我话音刚落,白湘的眉头就微微一皱,我不知是否是我说错了什么。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没有说错。过了一会儿,白湘又恢复了笑容,对我说:“姐姐,想来定亲宴也快了,姐姐就跟着湘儿一起去宴会所在吧?”

  我点了点头,白湘见我同意,转身就走,而我,就远远地跟着她。

  L酷K$匠‘+网唯一正,版d,7B其/v他(都0是盗};版◎7

  这一路上十分地无聊,不过好在那白湘公主身后跟着的侍女们都十分地聒噪,听来倒是为我添了不少乐趣。说来也是奇怪,最近我的五识一直不好,来了九重天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仙气缭绕的缘故,我的五识竟然出奇地好,那些婢子们已经尽量放低了声音,却还是被我听得清清楚楚。一路上听来,倒是可以解解闷。

  一位青衣仙婢说:“诶,后面跟着的那个女的说是灵山帝君的朋友,灵山帝君的朋友,我们公主都知道,怎么没见过那个女的?”

  此话一出,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刚刚白湘听说我是宫铭玉那家伙的朋友之后会出现那样的神情了。

  另一位粉衣仙婢说:“别管那女的了,听说这次定亲宴,灵山帝君也会参加?”

  青衣仙婢笑笑,说:“可不是,我们家公主喜欢灵山帝君已经喜欢了好久了,奈何最近灵山帝君一直来无影去无踪的,让公主好生郁闷,今日终于能见到灵山帝君了,公主可高兴坏了,打扮得可漂亮了。”

  青衣仙婢说完,我不由得笑了,没想到,宫铭玉那家伙还有个公主惦记着。不过,怕这位公主是要失望了,宫铭玉那家伙临时有事,来不了。

  青衣仙婢话罢,粉衣仙婢继续说:“不止我们家公主,那个经常喜欢跟我们家公主作对的南海水君家的公主,也喜欢灵山帝君。南海那家的公主,可想着在我们九公主的定亲宴上独占鳌头,以此来吸引灵山帝君的注意呢。这么不害臊,改天定要叫水君好好罚罚她!看她还敢不敢跟我们公主抢人!”

  青衣仙婢一番义愤填膺的话说完,博得粉衣仙婢的一阵好评,只听粉衣仙婢说:“南海水君家的公主,美则美矣,可是跟我们家公主比起来,那就是云泥之别,我们家公主,那可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坯子。”

  说完,青衣仙婢和粉衣仙婢都轻声笑了起来。

  我在一旁听着,大约弄明白了,原是天君的小女儿和南海水君的千金闹矛盾争风吃醋。而且,她们争风吃醋的对象还是宫铭玉,想起那个吊儿郎当的小痞子,我差点喷笑出声……

  不过,还没来得及笑,那位青衣仙婢又开口说道:“可是,我好像听说,天君要做主将什么父神佩剑之灵许配给灵山帝君,这事藏得严,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的,你说是不是真的?”

  这话一出,我再无笑意,这位青衣仙婢说的父神佩剑之灵,的确是我不错,而那位灵山帝君,也是宫铭玉无疑,可是,天君要将我许配给宫铭玉,我怎么不知道?

  粉衣仙婢听见了青衣仙婢说的话,面色微变,而前面的白湘,也十分惊讶地转头看向青衣仙婢,询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青衣仙婢没有料到自己和粉衣仙婢说的话会被白湘听到,面色一下子白了起来。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我离那两个仙婢那么远,都听见了她们的说话声,更别说离得近的白湘了。

  不过青衣仙婢和粉衣仙婢却是十分惶恐,赶紧跪下,不敢抬头看白湘,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奴婢有罪,奴婢有罪,不该在底下议论主子。”

  白湘似是有些不耐烦,根本懒得理那两位婢子的请罪之词,而是急切地询问那个青衣仙婢:“你刚刚说父君要让玉哥哥娶父神佩剑之灵,可是真的?”

  青衣仙婢吓得脸都绿了,声音颤颤巍巍的,说:“奴婢也不知道,奴婢也是听人说的。不过,奴婢听说,父神佩剑,已经有了二十万年的历史了,佩剑之灵,如果照着佩剑的年龄算,也是二十万岁的老女人了,灵山帝君定是不会喜欢这样的老女人的……”

  青衣仙婢一番话下来,我顿时有种白驹过隙、白云苍狗之感,那句“二十万岁的老女人”,现在想想,真是哭笑不得。她哪只眼睛看见我是二十万岁的老女人了?虽然说父神佩剑已有二十万年历史不假,可是我也是这几千年来才刚刚幻化成型,而宫铭玉那家伙已经有了七万岁,算起来,宫铭玉那家伙才比我老多了。

  不过,那两名仙婢明显没有这样的觉悟,听见青衣仙婢的话,粉衣仙婢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低着头,声音颤抖地说:“对啊对啊,父神佩剑之灵已经是二十万岁的老女人了,整整比灵山帝君大了十三万岁,灵山帝君定是不会喜欢她的,只有我们青春正茂的十公主,才配得上灵山帝君。”

  粉衣仙婢说的话很是讨白湘的喜欢,于是,白湘也就没有深究她的好父君有没有让宫铭玉娶我,而是继续向前走去赴宴。而对于刚刚的那一场乌龙,我也不想说什么,我是不在意天君有没有下这个旨,我非天君下属,不用听命于天君,他的旨意,对我无效。

  不过,由于刚刚的那一场乌龙,青衣仙婢和粉衣仙婢一路上都安静了许多,不敢再议论,一路上,也就少了些乐趣。

  大约又行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宴会举行的地方——水晶宫。

  水晶宫两侧有两名守门的宫娥,看见了白湘之后,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然后起身,一路分花拂柳,将我们一行人引进了宫里。

  此时距离开宴还差了些时辰,可是,各路仙家已经来了不少,几乎都到齐了,三个一团五个一伙地凑在一堆聊天。我竟不知,一个定亲宴,各路仙家居然如此地踊跃参加,莫非是世道变了,神仙都闲的厉害,逮着了热闹,就赶紧来凑?

  之前守门的那两位宫娥领着白湘走到了天君身边,而我,由于不经常来九重天,在这里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便被落在后面,在神仙堆里走来走去,想找个地方歇上一歇也是不能。

  说起来,走了这半天的路,,也着实有些累了。可是想找个地方歇歇,这水晶宫人山人海的,我又一人不识,只得在这神仙堆里打转转,暗骂九重天上待客不周。

  我在神仙堆里兜兜转转好久,终于从中挤了出来,挤得我腰酸背痛,只想找个地方睡一睡,打个小盹儿,等到了开宴,送个礼吃顿饭,我就打道回府。

  本来这计划是美美的,可是我寻了半天,愣是没寻到个可以睡个好觉的地方,真叫我泄气,正准备回水晶宫正殿赴宴,却忘记了来时之路。这下可好,就凭我这个路痴,要是没个人给我带路,别说开宴了,就算是宴会结束了,我都不见得找得到路。如今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于是,我便误闯了九公主白荨的千荨宫后花园。

  说实话,这后花园真是漂亮,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一片,像别人的后花园,一般都是这里只种牡丹,那里只种芍药,不会像这个后花园一样,种东西种的杂乱无章,美则美矣,同时也很有一种迷宫的风情——从我进来已有个把个时辰,愣是没找着出路……

  我倒是想过,施一个法术将这害人不浅的鬼园子给挪了,可是仔细一想,这到底不太厚道,我是来参加人家的定亲宴的,到头来却把人家的园子移了,像什么话?可是,不移,我是着实找不到出路。想到这,心里是一阵凄凉,凄凉到了极致,脑袋也微微有些不好使了。只见我居然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破树枝,随手一扔,树枝便被我抛落在地,一头指向了右边的岔道。我拍了拍沾了些灰尘的手,死马当活马医地走向了那条路……

  然而,事实证明了,我刚刚扔树枝选路真是个甚英明的决定……

  虽然说没有走出去,但是,好歹我遇上了一个人,不管怎么说,这对我来讲,终究是一件好事情。

  我刚准备走向那人,正巧那人也注意到了我,好看的眉微皱,急急忙忙走向了我。

  待他走近,我不由吃了一惊。真是春眠不觉晓,离离原上草,这货,艾玛,长得太招妒忌了。

  在没见到他之前,我一直认为宫铭玉那家伙长得已经是天妒人怨了,可是见了他以后,我发现宫铭玉什么的都弱爆了,我没有想到,这世间还有这样的美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