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却又很模糊,唯一能听清楚的,只有两个女子的对话声——“你要怎样才同意救他?”

  “只要你把你的肉身给我,我就同意救他。”

  “……好。”

  V◇酷:q匠网永G久(免G…费(√看;小J,说

  日复一日,每一夜,我都在做着这样的梦,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我猜想,这是游离在世间的执念,被三生剑捕捉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因为,我也是执念,三生剑,剑的执念。

  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在世间的,我只知道自我有意识以来,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宫铭玉,他告诉我,我叫梦三生,意为大梦三生,浮生若梦,愿我这一生,逍遥自在,再无苦痛。

  我一直没有体会到“再无苦痛”中的“再”是何意思,再,是再一次的意思,莫非,我以前有过什么苦痛?

  不过,我并不关心这些,只是总觉得,心里面空空的,好像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我把这个现象视为——最近睡觉没睡好,精神错乱导致的神经衰弱……

  所以,我每一天都在补觉,从太阳刚落开始睡起,睡到日上三竿,就连宫铭玉都说我懒得不像话。可是,不管睡了多久,我都觉得心里面空空的。直到现在,每天晚上都做梦,每天晚上都梦醒,一直没有睡好。

  ……

  近日,听说九重天上面有庄大喜事,九公主白荨要嫁给战神君子商。这件事情,在四海八荒,莫不是一段佳话。我虽不是个爱好八卦之人,却也略有耳闻,听闻那九公主白荨原本是九重天上面守着赤桅妖星的公主,一次战神偶然来到赤桅妖星下的赤璜星宫,毫不意外的,他们相遇了,就是那一眼,便让九公主多年未曾动过的红鸾星动了起来。

  当时,战神要下凡应劫,历三生之劫,九公主便求了天帝下凡陪战神历劫,经过三生苦痛之后,九公主和战神都回归了原职,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定下来了婚约,三日之后,就是战神和九公主的定亲之日。

  听到这里,我莫名地觉得脑袋疼。

  “你去还是不去?”耳边传来宫铭玉的声音,我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抬头看了看宫铭玉,对他说:“去哪?”

  宫铭玉好看的眉头轻轻蹙起,看着我的眼神透着忧愁,说:“我刚刚不是说了,去不去参加战神和九公主的定亲宴。”

  我听了,干笑两声,说:“是啊,我忘了。”

  说罢,我用食指揉了揉我的太阳穴,摇头叹了一口气。最近,我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了,经常出现注意力不集中、听力下降、视力减弱的情况,有时候,还会忘记事,比如说上午刚发生的事情,下午,我就不记得了。

  听宫铭玉说,会出现这个的原因,是因为三生剑的法力不够支撑我存活了。

  三生剑本来是上古父神的佩剑,拥有父神一半的法力,威力无边,也正是因为三生剑有着如此强大的法力,才可以支持我化作灵,还是这世界间,最强大的灵。

  不过,父神之力不是用之不竭的,如果三生剑里面的父神之力用完了,我就会化为虚无,而现在,五识减弱,就是父神之力不够支撑我存活的前兆。

  宫铭玉皱了皱眉头,说:“父神之力减弱得越发厉害了,我刚说的话,你就忘了?”

  我沉默不语,用手想要拿起茶几上的一杯茶,当手指触到那黑玉茶杯,竟然毫无触觉,看来,我就连触觉,都变得模糊了……

  “可有办法?”我轻声说道,表情没有一丝丝变化。

  我不怕消失,我本就是一个死物化的灵,如果没有父神之力,我根本就不会存在于世间。可是,我也并不想,就这样消失,没有半分意义地消失。

  宫铭玉想了想,说:“若你不想消失于世间,办法,倒还有一个,那便是重塑肉身,而且还是要重塑一个可以容纳得下父神之力的肉身。”

  我微微抬了抬眼皮儿,看着宫铭玉,一脸的惊愕。重塑肉身,是违背星辰法则的,四海八荒之中,千万年来,重塑肉身成功的屈指可数。

  宫铭玉知晓我的心思,向我解释说:“重塑肉身之事的确难以成功,不过,你是三生剑化的灵,又修得了青玄决,若能得到存有父神另外一半法力的五灵珠,就可以重塑肉身了。”

  这五灵珠,我倒还听过,是件宝物,传言拥有父神一半的法力,不过这五颗灵珠,经过千万年,早已不知去向何处,听了宫铭玉的话,我觉得我还是安安静静地等着自己消失罢了,免得寻寻觅觅,也寻不到,反正在世时间不多,倒不如好好地过好每一天。

  我觉得这个话题不聊也罢,于是对宫铭玉说:“我想去参加一下战神和九公主的定亲宴。”

  我本是灵,原本应该是九重天上众神看不起的生命体,但由于我是父神佩剑三生剑之灵,又有着一半的父神之力,自从存在于这世中之日,就备受神界关心。毕竟,要是我哪天不高兴,把四海八荒哪个地方炸了,神仙也奈何不了我。于是乎,他们只好盯紧我一点,以防我有什么异动。所以,四海八荒之中的神,由于忌惮着我的法力,还是很给我点面子的,这战神和九公主的婚礼,也就邀我参加。

  我本应是他们看不起的,只是沾了父神的光,他们不敢看不起我,还礼数周全地请我去参加公主与战神的婚礼,实属不易,若我还不识抬举地说不去,未免就太目中无人了,于是,我便也就很给面子地答应去了。

  ……

  三日后,我独自一人前去赴宴。

  此次去参加订婚宴,什么都很好,就是没个人给我指路,而我又是第一次来这九重天,宫铭玉这家伙本来是要参加这场订婚宴的,可奈何师父他老人家临时有事,找他去办事,我就只能一个人去了。

  九重天庄严肃穆,却也是个极美的地方,只不过到处都是弯弯绕绕,我走了半天,也没找到宴会举行之处。

  走了几圈,又走回了原来的地方,我叹了口气,准备继续上路,忽然听见后面有个女子“姐姐,姐姐”地叫我。

  这声音我极为陌生,而且,我是三生剑化作的灵,我竟从不知我自己,还有个妹妹……

  一疑惑,我就转过头来看了看那个女子,穿的都是锦衣华服,大概是哪位前来赴宴的仙家。

  看见我转头,那女子原本笑着的脸趋向了僵硬,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实在不了解为什么上一刻她还笑得如花一般灿烂,见到我的真容之后,立马就笑容僵硬,莫非,我真的长得那么丑么?

  可是,不应该啊,怎么说,我长得也不难看啊?她这般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你可是在叫我?”我调息了一下我的心情,努力平静地对她说。

  那女子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我认错了,我还以为,你是我的姐姐白荨呢,背影看起来真的很像。”

  “白荨,可是你的亲姐姐?”我问道。

  那女子身后带头的神婢略有些气恼,冲我说道:“你是哪里职差的婢子,九公主的名字岂是你能随意挂在嘴边的。”

  我原本觉得这位仙家小姑娘挺有礼数,可见家里着实有教养,可是她婢子的教养,我着实不敢恭维。只见我略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理那位婢子,而是对那个锦衣华服的小姑娘说:“这四海八荒,能叫白荨姐姐的不多,若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十公主白湘吧?”

  白湘点头,说:“不好意思,湘儿认错人了,不过,姐姐的背影真的很像湘儿的姐姐。”

  我淡笑,说实话,这个白湘长得虽然不算是倾国倾城,但也算是清丽素雅,而我,对美人总是格外地有礼貌,看了看白湘,叹道,果然九重天上出美人啊,想了想,突然想到我不认识路,此时此刻又遇见了识路的,何不叫她为我带路?于是乎,我便对白湘说:“十公主,我是来赴宴的,不过,我不认得路,可否请十公主带个路?”

  白湘一笑,尽显青春的朝气之美,明明已经是六万多岁的人了,却还跟个小姑娘似的。这笑容,清纯优雅,格外夺目,羡煞旁人。只见白湘笑着应我,说:“当然,湘儿愿意为姐姐带路,可是不知,姐姐是哪路仙家?”

  我寻思了一会儿,说:“灵山帝君宫铭玉的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