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姑娘“叶枫收手,心中松了一口气。“我转过去了”

  “嗯”凌诗语轻声哼道,传来一阵悉嗦之响。“穿好了”

  叶枫回转过身,两人四目相对,清辉挥洒,倾泻如水,飞禽鸣唱。气氛有那么一瞬间让人不明不白。

  他想要开口打破僵局,这种时刻,作为男孩子是应该说点什么。

  可是话到嘴边就是蹦不出一个字。

  凌诗语看着叶枫,思绪斗转星移间暗淡不少,“谢谢你,不过今天发生的事情你自当是没有出现。”

  声音清冷,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还是可以明显感受得到。

  叶枫心中添堵,即使知道不可能发生什么,但是就这么快,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又把他叶枫置于何地。

  “我知道,”叶枫说道,“姑娘你现在身子还是虚弱,可以我的木屋休息一下再作打算。”说完这些他就准备离开好生琢磨灵士九脉的问题。

  “好,”凌诗语略微一沉思,想着外面此刻估计还是有人在追踪,没有适合落脚的地方,有个木屋倒还是算不错。

  叶枫只当是礼节上回复没有放在心上。

  月光如水,映照宽广无际的绿涛仿佛是梦境一般美好。

  若这片大陆没有被魔气侵扰,没有喜食同类的魔尸,又该是多好!

  月盘当空,叶枫一个起跃,落在树干之上,推开木门,月光投射进去照亮里面一切。

  “你怎么,在这里?”月光照耀之下,一个美若仙灵的女孩靠坐在里边,柔夷抱膝,青丝垂落铺散开来。

  灵诗语稍感无解,“不是你叫我来这里休息的吗?”

  呃,这倒是轮到叶枫不知所措了,本来只是客套一句话,没想到却是当真。

  如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况且对方还是一个天仙一般的人儿,容不得他不紧张。

  气氛陷入尴尬,不知道说些啥,叶枫走进木屋,来到另一个角落。月光下,一间屋,两个人。时间在默默流走,空气变得沉默。

  此时落针可闻,仿佛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心跳声。

  “姑娘,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番,不知可否?”刚好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料想眼前姑娘也不是凡人,正好趁此机会打破萦绕在两人当中的尴尬气氛。

  半响不见回话,叶枫正要自嘲。

  “你说吧”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哦,”叶枫还以为这位姑娘已经睡着,只是他一个人在一边紧张难堪。“不知姑娘可曾听说过一个人修炼一途上,灵士九脉已经趋于饱和,就是不曾松动,进入更高一个层次?”

  灵士九脉趋于饱和,不曾松动?

  酷N匠%X网7正版/%首=!发

  叶枫的话勾起了凌诗语的兴趣,让她想起了一些东西。恍恍惚惚又不是很清楚,脑海中有那么一根线索。

  叶枫半天不见声响,心中也是一阵暗淡,眼前之姑娘来历定是不凡,若是她都不知道那他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难如登天。

  唉。

  “你说你灵士九脉已经趋于饱和,就是不进入另一个境界?”凌诗语问道。

  “嗯,”

  “是不是感觉自己还是可以吸收天地灵气,但就是不能有所精进?”

  “嗯,就是这种感觉”

  再次陷入沉默,叶枫屏住呼吸,不知道接下来凌诗语会说些什么。但毋庸置疑的是关乎他的未来。

  “不可能啊,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发生呢?”凌诗语喃喃自语。

  叶枫连忙问道,“可是有什么眉头?”

  “你这种情况叫做无上,”斟酌一番,凌诗语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叶枫真相。

  “这是一个境界,”凌诗语叹了一口气,以这个大陆的知识基本上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无上之境,

  但是偏偏眼前这个救了自己的男孩遇到了,略一沉思,她还是决定告诉他,

  灵者上面居然还有一个境界?!

  叶枫怀疑自己听错了,“姑娘,那个,不会吧,灵者上面,众所周知是灵师,可没听说过这个什么无上,”

  凌诗语锊了下耳边的发丝,晶莹剔透的耳垂小巧可爱,“我等下要说的,你以前是没有听过的,”

  叶枫心中激跳,若是真的,这其间必定包含一个秘辛,

  “天地初开之际,阳清为天,阴浊为地,鸿蒙初开,太古降临”

  “祖辈领悟天地之意,创立武道,然后繁衍出各种修行法门”

  “豪强并起,英雄辈出,实力通玄,力可拔山”

  一个群雄逐鹿的豪壮时代,

  “那时”冷千枝略一停顿,看了无决一眼,“灵者九阶不是极限,上面还有一阶”

  “但是并没有被归纳为灵者十阶”

  “只因九阶之后境界,想要突破就必须”

  “必须什么?”叶枫算是听出来了,他现在就是遇到这个瓶颈。

  “遭受天谴”

  天谴?!

  “天雷洗礼,万剑贯心”

  凌诗语担忧的看着叶枫,

  若是他想突破就必须要经历这一关,

  “九天神雷,威力巨大,无数先贤,惊才绝艳之辈死于上面”

  “挺过天雷一关,然后就是万剑贯心”

  “天地以气凝剑,九九八十一把剑全部贯穿身躯”

  “熬过天雷的前辈,又有数不清的人生生被万剑穿心而死”

  “是以,先贤中有大能之才,另辟蹊径,改变修炼之法,避过无上之境,直接进入灵师”

  “虽然这样进阶的实力要弱于通过无上这一途径,但是可以免于身死道消”

  “长此以往,代代相传,无上之境就被逐渐遗忘,渐鲜有人提起”

  说到这里,凌诗语望着天上巨大的玉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人类感悟天地,创立武道,力量来自苍穹,但是,无上之境一直的突破,却是对苍穹产生了威胁”

  “所以引来天谴”

  “取之于天,当臣服于天”

  叶枫心神震动,波涛翻涌,听到来自远古的秘辛,久久不能平静。

  沉默,但是并不尴尬。

  听完这些,他陷入沉默,不发一语。窗外依旧月光如水,不时有灵兽吼叫。但是他的内心却是冷如冰窟。

  无上?!

  为何会是他叶枫遇到,九死一生的局势,不时浴火重生便就此陨落。

  可他还有事情没有做,难道就要这般将未来赌注一番。

  凌诗语心中也是不忍,“看开一点吧”

  “作为好意,我提醒你一下,就此放弃修炼,做一个普通的凡人。”

  拳头紧握,鲜血渗透,心中怒吼,表面上却是平静,“对不起,我做不到。”

  声音平静,波澜不惊,但是谁都可以从中感受坚定不移的决心。

  凌诗语心中微叹,但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想起无上之境的威能,可能从今以后这片南大陆就会少一个修炼少年。

  当然这根本不算什么,修炼一途上,芸芸众生,少一个又算不了什么。

  “祝你好运”凌诗语突然没有了说话的欲望,闭上双眼打算休息。

  天谴之子,人魔不容,到头来还是要天来收,无上之境,或许就是他修炼一途的终结。

  闭上眼睛,和着月光,叶枫就此睡去。

  眉头紧皱,双腿蜷缩,冰冷世界一个独行者。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