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远放下传音石,脸色阴沉,凝重得可怕,径直来到二号车厢,定定的看着永年。

  永年也是感觉不妙,出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风远咬牙,一字一顿的说道,“神国禁师,”

  “发生异变,成为魔尸,大肆屠戮,陆续感染,此时神国已经出现大规模洗牌事件,鲜血横流。”

  永年愣在当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神国禁师发生异变!

  这个消息可以说是惊天动地。

  他猛然想到了叶枫。

  “知道该怎么办吧?”风远咬牙切齿,“必须尽快斩草除根,若是酿成大祸,后果你是知晓,断然不是我们可以承担。”

  ;.更9新M"最(‘快√上酷匠0G网

  “当时我就阻止救他,如今看来,简直是多此一举。”

  永年焦急的解释道,“我还不是不愿意,奈何小姐她、、、”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于月萱。

  风远打断他的话,“所以接下来的事情莫要让她知晓。”

  永年神色复杂,然后轻轻的点头。

  五号车厢。

  青玲正靠在叶枫肩头熟睡。表情安详。

  叶枫定定的看着甲皮,眼中失神。

  整个世界上还有青玲、张小龙信任他。若是没有,她不敢想象会是怎样伊一个黑暗的天地。

  嘭,

  铁门被打开,光线投射进来,青玲被惊醒。叶枫低头说道,“没事。”

  来人正是风远,身后跟着一众近卫队。外面全是围观的民众,眼神中带着好奇,惊恐。

  叶枫和青玲站起身看着风远,不发一语,拳头轻轻的捏起。

  风远也是看见,嘴角扯出一个轻蔑的弧度,微不可察。下巴一抬,一个近卫队士兵走过去,对着一个把手一扳。

  哐的一声,铁门打开,冷冽寒风席卷进来,外面是连绵而过的凄凉大地。

  叶枫皱眉,不明所以。右手拉紧青玲,青玲脸色苍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叶枫是吧?”风远开口问道,不带感情。

  叶枫点头。

  风远又看了几眼他,“吊桥那件事,你是我们的恩人,我们每个人都该感激你。”

  叶枫皱紧眉头,风远越是这么说,他感觉越不好。

  “但是,”风远脸色一变,狠辣密布。

  咻,甲车入涵洞,寒风更盛。一句但是冷到叶枫和青玲骨子里。

  “你现在有了必死的理由,”

  必死理由!

  一记惊雷!

  “哦,错了,是你们,与嫌疑者亲密接触的人都得死。”风远狠厉说道。

  “不,不会,”青玲仿佛以为自己听错,脸色煞白,恐惧从内心汹涌而出,“这不是真的,”

  你们?!

  冷气从后面升起,来自灵魂深处的胆寒让叶枫麻痹,一瞬间似乎失去思考能力。

  他上前一步,狰狞的说道,“你敢?你、、、”还没说完就看到一只手掌平推过来,带着令人窒息的威压。

  风远这次是全力出手,上次居然让叶枫活下来实在是让他无解。估计是魔气让他体质变得强横,所以这次决定全力出手,免除后患。

  “不要”青玲声泪俱下,叫着冲过来。

  “别过来!”叶枫睚眦欲裂,暴吼道。但是没有半点效果。

  不要,

  青玲挡在了他的前侧,

  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鲜血喷洒,

  滴溅在叶枫脸上,

  冰凉的触感。

  然后,倒飞出去,飞出了甲车、、、

  叶枫定定的呆滞当场,不敢相信看见的一幕。

  刚才,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

  青玲,青玲。

  “咦?”风远略微惊讶,感觉有点出乎预料,不过没啥大不了,谁先谁后不重要。

  愤怒、悲伤从心底涌起,宛若两座火山喷涌而出,叶枫双眼通红,已经失去理智。

  “老狗,劳资要你死!”

  声震长空,肝胆欲裂,但是在这方世界却是显得如此悲凉无助。

  “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叶枫一声老狗让他怒不可遏。再次全力出手。

  叶枫拼尽全力一拳轰出。

  嘭,灵力风暴肆虐而开,无可抵挡。

  风远当当当退后几步,叶枫则是直接飞出去,消失在暗沉的天色中,原地只留下喷溅的黑血。

  风远一皱眉,“处理干净,”然后拂袖离去。

  凄凉的大地上,躺着一名少年。

  睫毛微眨,叶枫慢慢醒转过来。双手抱头,记忆如同潮水淹没而来。

  “姐姐,姐姐、、、”叶枫疯狂嘶吼,蹒跚着脚步向后走去,内心恐惧。

  过往额回忆历历在目。

  他害怕,真的害怕,若是姐姐离开,他要怎样面对这个世界。

  “姐姐,姐姐,姐姐、、、”

  这是支持他走下去的唯一精神信仰。

  终于,

  在苍夷遍地,面目全非的土地上,他看见了一抹白色身影。

  “姐姐,姐姐,”他疯狂的跑过去,泪水肆虐。

  叶枫放慢脚步,最后居然渐渐地不敢挪动脚步。

  泪水无声滑落,他的神色惊恐。

  “姐姐,姐姐,我是小枫,我来了,姐姐”

  没有半点回响。

  终于来到近侧,叶枫跪倒在地,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放在青玲鼻息之间。

  砰,

  宛如一记重锤敲击在心口,

  叶枫全身无力,眼神空洞,大脑空白。

  没有,没有呼吸了,没有呼吸了。

  “姐,姐姐,我是小枫,你,你别骗我啊,小枫害怕,姐姐,你醒过来啊。”

  叶枫推着青玲的身体,哭喊道,“姐姐,你醒醒,你醒醒啊,小枫不能没有你,姐姐。”

  “你醒醒,”

  “你醒醒啊,姐姐,”

  空旷原野,破败寂寥,一个少年痛苦欲绝。

  “啊啊啊啊啊、、、”

  叶枫仰天嘶吼,泪水滑落,竟是暗红之色。

  血泪!

  悲伤汹涌而出,似要淹没整个世界。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丹田位置红色突然流动开来,形成纹路密布叶枫全身。

  夺我妹妹!

  夺我姐姐!

  让我成为异类,

  众神!

  你可看见?

  老天,你可有眼?

  天道无情,

  天道无眼,那我顺你为何?

  天下为敌又是如何?

  入魔又是如何?

  异类又是如何?

  天上黑云旋转,最后居然形成一个漩涡,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天地变色。

  轰,

  一道惊雷,如长蛇降落,仿佛分割开整个世界,直直的劈在叶枫身上。

  叶枫直接倒下。

  只是右眼下方一个血红色十字慢慢浮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