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势不可控制,近卫队出手撩翻一片人,但是无济于事。

  酷c匠●网ck首¤发R…

  求生的欲望,爆发出巨大力量,所有人冲向甲车,那时生存的希望。

  “吼,吼,吼、、、”声音逼近。

  所有人变色,

  “魔尸,魔尸来了”

  “来了,来了,完了。”

  随着这一波人潮,叶枫和张小龙顺利登上车,里面拥挤不堪。

  近卫队变色,掏出石块大声喊道,“开车,走!不然全部要留在这里!,快!”

  甲车前厢,风远漠然的看着一切,下令,“启动”

  铁梯收起,阵纹密布,以灵石为基础作为的动力的巨大甲车缓缓启动。

  上面攀附之人纷纷被甩落下去。

  尖叫声,恐惧声,穿过甲车透进车厢,里面的人相互紧抱,脸色苍白。

  混乱不堪,这就是魔尸当道的末日时代。

  “嘭,”

  一个魔尸撞击在甲车上,然后如潮水般的魔尸开始出现。

  “加大动力,全速前进”风远厉声喝道。

  没能上甲车的民众骇然的看着铺天盖地的魔尸汹涌上来,流淌着延水。

  啊,啊,啊、、、

  尖叫声不绝于耳,鲜血喷溅,残肢断臂,仿若人间地狱。

  叶枫同科的坐在厢底,他不知道青玲是否还活着,不知道青玲是否已经上甲车。

  这一刻他真的想要冲出则会硕大无比的甲车,去证明青玲的死活。

  但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出去只是送死。

  双手抱头,撕裂般的痛苦。

  “哥哥”

  “小枫”

  “枫儿,”张小龙喊道,

  叶枫猛然一惊,抬头看到张小龙,心跳这才减缓。

  “怎么了?”叶枫问道。

  张小龙也是发现不见青玲身影,准备出声询问。

  “啊,啊,啊、、、”车厢内突然爆发巨大惊恐声。

  只见两节车厢连接缝隙出,几只魔尸试图挤进来。嗜血恐怖的面容让人不敢直视。

  “魔尸,是魔尸”

  “救命啊,”

  “救命”

  、、、

  叶枫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挥出风雷阵阵,直接打飞一直魔尸,同时一脚蹬出,势大力沉,又是一只被击落。顺势一个倒拐将最后一直打爆。

  “没事了,大家,”叶枫回过头。

  但是他看见全车人脸色苍白,神色恐惧的看着他。

  心中陡然一惊,低头一看,披风在刚才打斗中被撕裂,丹田位置流动的红色,暴露在众人眼中。

  “你,你们,听我解释,我不是魔尸,我、、、”叶枫焦急的说道,心中恐惧。

  “他是魔尸,他是魔尸,”

  “救命”

  、、、

  车厢一瞬间仿佛成为人间地狱。

  “不,我不是,你们、、、”叶枫上前一步,试图解释。

  但是他这举动将所有人震撼惊恐。

  “魔尸在哪?”车厢门被打开,冲进来一行人,为首的便是风远。

  众人仿若见到救星,“是他,是那个男的,”

  “对,就是他”

  “他是魔尸”

  、、、

  “我不是魔尸,”叶枫苦涩痛苦的解释。

  “他不是魔尸,”张小龙直接冲出来,“他没有丧失理智,刚才还是他救了我们,”

  “哼,可笑,”风远对着张小龙说道,“你见过哪个正常人类会出现红色印记,这就是铁证,难道要将整车人的性命作为赌注?”

  说着又转向叶枫,”为了对你刚才的英勇行为表示敬意,我让你死个痛快。“

  话音一落,风远平推一掌,

  “不要,”张小龙大声喊道,试图冲上来,但是被近卫队制止。

  空间仿佛出现通道,一掌轰击在叶枫胸膛。

  倒飞出去,口吐鲜血,暗红之色。

  嘭,

  叶枫落在地上,甲车远去。

  、、、

  撕裂的痛苦席卷而来,风远一掌威力莫测,直击胸膛,若是常理,叶枫已经内脏爆裂而死。

  但是现在只是感到钻心刺骨的疼痛。内视之下,不由变色。

  他的内脏居然移位了!

  这不是正常人该发生的事情,难道他叶枫真的成为了魔尸,可为何还有人类的意识?

  天下之大,如今可能无他容身之处。天地寂寥,上天抛弃,形单影只。

  、、、

  车厢内,张小龙屈膝而坐,将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中,不发一语。

  前车厢,驾驶者回过头禀告,“风大人,马上就到风云城和神国外围边界,请求指示。”

  风远站起身,大声说道,“启动连接,放下吊桥。”

  驾驶者训练有素的忙碌,然后按下一个按钮,但是无法像正常一般下陷。刚才混乱中,估计是谁的尸首夹住甲车机关。

  “风大人,出故障了”驾驶者焦急恐惧的说道。

  风远脸色一变,交汇边界是进入神国的标志,甲车是唯一可以放下吊桥的媒介。除此之外剩下唯一办法就是到车外扳动机关。

  只不过,三万尸潮紧随其后,稀稀拉拉的只是前面几个,后面还有一大片。

  就是他风远也不敢下车。

  二号车厢内,一行人全部身着统一制服,训练有素。

  于月萱长长的睫毛微眨,醒转过来。

  “爹,哥哥”回忆如潮水,瞬间将她唤回现实。

  “小姐”永年单膝跪下,脸上也是悲痛,“小姐”。

  两声小姐,其中却是包含万千滋味。

  发觉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于月萱眼神呆滞、空洞,泪水却是无声的滑落。

  永年上去将于月萱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走到车厢交汇口大声问道,“怎么回事?车为什么停下了?后面可是有魔尸跟随!”

  风远勉强的回答道,脸色难看,“出故障了,吊桥放不下来,”

  出故障?

  这无疑在永年心中响起炸雷。

  五万魔尸与近卫队血拼之后,保守估计也是有半数以上的存留,若是再这样拖延,最后在场之人,无一不会成为魔尸口腹之物。

  现在外面已经陆续开始出现几只魔尸,永年脸上一沉,“快想办法,你可知道,小姐的真实身份,她若是出了差池,你全家老小无一可以逃脱性命。”

  风远心中咯噔,脸色更是难看。

  甲车故障的消息不知被谁泄露,一传十,十传百地在十几节车厢中传开。惊恐仿佛瘟疫一般席卷众人。死亡的威胁再一次降临。

  想起魔尸分食血肉的残忍场景,每个人感觉全身战栗,头皮发麻。

  死亡可怕之处,不在于灵魂彻底的消逝,而是将要被毁灭,来自脑海无尽的想象。

  哭泣声不时响起,更多的人选择沉默。

  仿佛这是众神大陆最后的结局,所有人终将成为魔尸口粮。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趴在石英小窗上惊叫道。

  他的叫声,也是吸引了一些人。

  昏沉的天空,弥漫的魔气,隐隐约约开始出现几十只魔尸。

  但是其中一道身影却是显得突兀,格格不入。

  正是叶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