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大一会儿,一桌丰盛的全鱼宴就摆在了桌上。

  真丰盛啊,有蒸的鱼、煎的鱼、煮的鱼、炸的鱼……

  “他爸,把咱家藏的酒拿出来。”梁桂香望着陈水生说道。

  “我不会喝酒。”雷远志推辞着说道。

  “男子汉哪有不会喝酒的,少喝点,那可是上好的酒,从来都舍不得喝的,今天也让老东西沾沾你的光也喝点。”她的话还没说完,一壶酒已经摆在了桌上。

  “哎,真是盛情难却,就少喝一点吧。”雷远志无奈地说道。

  “什么叫盛情呀,我们不懂。只要你把这儿当成你自己的家就行了。”听雷远志这样说,梁桂香似乎有点不高兴。

  “对不起,我说错了。今后我就把这儿当成家了,成吗,三姨妈?”雷远志在讨着她高兴。

  “嗯,这还差不多。不说了,喝酒。”大家都座了下来。

  雷远志端起酒杯,站起来说道:“我敬姨父姨妈一杯,感谢……,哦,一家人不说感谢的话。祝二老身体健康!我先干为敬。”说完一杯酒就见底了。

  “嗯,好好好,干,远志,你吃菜。”梁桂香不停地往他的碗里夹着鱼,说:“尝尝你姨妈的手艺怎么样?”

  “嗯,好吃,真香,姨妈做的菜就是好吃。”雷远志一边吃着,一边夸着。

  不大一会儿,一壶酒剩不了多少了,两人似乎都有些醉了。

  陈水生摇摇晃晃端起酒杯,说:“来,兄弟,我们干一个。”

  “你这个死老头子,说胡话呢,谁是你兄弟?他是你姨侄呢。”梁桂香见状,夺过他手中的酒杯。

  更√新I最快&上t酷K匠}D网B

  陈水生又抢过杯子,怒声说道:“你个老娘们,咱们男人喝酒关你什么事。来,兄弟,我祝你有个大大的好前程。”

  “前程?哈哈哈哈……”雷远志忽然狂笑起来,笑得直令人毛骨悚然,“我雷远志没有前程了,没有前程了,呜呜呜……”说完他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雷远志睁开了双眼。却见十几只眼睛焦急的望着自己,有大伯大妈、姨父姨妈,还有小香嫂子,还有一个长得清秀的女孩,似乎她的眼睛里还噙着泪水。

  “哎呀,谢天谢地,终于醒了。”梁桂香用手抹了抹胸口,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三姨,你们这是?我怎么了?”雷远志弄不明白他们怎么都在看着他。

  “你都快把我们给吓死了,你酒喝多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你都昏睡了一整天了。你看看,喝酒的时候是上午吧,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梁桂香还心有余悸地说道。“好了,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吧。”

  陈小香和她公公婆婆对雷远志说道:“远志,你好好休息,我们就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记得叫我们啊。”说完他们就出了门。

  这时候雷远志才想起上午和姨父喝酒的事,他使劲地拍了一下脑袋,却“啊”地大叫了一声,头像要裂开似的痛彻心扉。

  “怎么啦?”梁桂香着急的问。

  雷远志极力地掩饰自己的痛楚,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没什么,只是头还有点痛。”

  “贝贝,快去把熬好的姜汤端来给你哥喝下。”梁桂香吩咐着旁边的那个女孩。

  转眼间,她就端来了姜汤递给雷远志说道:“远志哥哥,快把这碗姜汤喝了。”

  雷远志坐起来,接过碗“咕咚咕咚”就喝完了,把碗递给他轻笑着问道:“你是小贝妹妹吧?”

  “哼,远志哥哥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我们也只不过两年没见呀?”陈小贝把嘴唇撅得老高,气呼呼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不到,两年前还流着鼻涕的小女孩,现在却出落成了个漂亮的小大姑娘了。所以我才不敢认了,哈哈……”雷远志陪笑着,拉她坐在床沿上,并摸着她的头,轻轻的擦着她眼角的泪痕,说道:“妹妹确实变得漂亮了,可是爱哭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啊?”

  “妈,你看远志哥哥,只不过比我大了那么一点,说话却老气横秋,像比我大多少似的。什么小大姑娘,我现在就是个大姑娘了。人家不是担心你才哭的嘛,再说我妈不也哭了。”陈小贝撒起娇来。

  “好好好,大姑娘。真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雷远志愧疚地说着,马上他又话锋一转:“小贝妹妹真了不起,现在居然是人民教师了,真让人羡慕呀。”

  “唉,我现在也不过是个雇请的老师而已,有什么好骄傲的。再说,我怎么也比不了哥哥你啊,你可是……”她的话被雷远志打断了。

  “别说了,我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雷远志说着,脸色忽然变得阴暗起来。

  “哎,远志,你中午喝酒的时候又哭又笑的,说什么前程八程的,又说什么开除怎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给我们说说。”梁桂香焦急地问道。

  雷远志叹了口气,把前不久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时间静默了大概有十来分钟。

  “妈,你说我远志哥聪不聪明?”陈小贝仰起头一脸正经的问她妈妈。

  “当然聪明,我家远志是这世上最最最聪明的人。”梁桂香边说边翘起大拇指,她们俩母女一唱一和。

  “所以说,只要人聪明,干啥事都成。读书对于咱远志哥哥来说那就是浪费了几年的光阴,这个书不读也罢。你说我说的对吗?哥!”陈小贝摇着他的手说道。

  “嗯。”雷远志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好啦,贝贝,你去给你哥去打水来洗澡。”梁桂香拉起陈小贝说道。

  “不用了,我去湖边去洗吧。”他说着,下床站了起来。

  “现在都秋天了,湖水有点冷的,别弄感冒了。还是在家里洗吧?”梁桂香坚持着说。

  “不要紧的,有时候冬天我都是用冷水洗的。”说完,拿起陈小贝递过来的香皂毛巾,径向湖边走去。

  洗完后,雷远志感觉人轻松了很多,头也没有那么痛了。他随便拿起一本书躺在床上看了起来……

  一会儿,陈小贝进来了,轻轻地关上门,坐在他旁边,轻声问道:“哥,看什么书呢?”

  “嗯,随便看看。”他随口回答她。

  陈小贝这时却把头靠在他的胸脯上,望着他说道:“哥,这两年你有想过我吗?”

  “想,怎么不想,我特别想那个流着鼻涕的爱哭的小妹妹。”雷远志伸手在她鼻子上轻轻地揪了一下说。

  陈小贝不高兴了,撅着嘴说道:“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却敷衍人家,你真坏。”她还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捶着他结实的胸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