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雷远志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发现大闸这边有条小船,似乎有人在往船上搬东西。他迅速走下堤,跑向小船。只见堤坡边上堆放着大米、油等食用物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正在往船上搬着媒块,他走近她,有些着急的问道:“大姐,您是去湖心村吗?”

  见有人问话,那位大姐抬起头说道:“是啊,有什么事吗?”

  “我想搭您的船去湖心村,可以吗?”雷远志吞吞吐吐地说,并动手开始帮她搬了起来。

  “行啊,小伙子。”没想到大姐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这让雷远志十分的高兴。

  一会儿,船开桨了,大姐操着两只大桨荡了起来,向湖心驶去。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去湖心村找谁呀?”那女人一边划着船一边问道。

  “哦,我叫雷远志,去湖心村看我三姨妈,她叫梁桂香,你认识吗?”雷远志回答道。

  “哟,是桂香婶子啊,那也是我二婶啊,那么说我们也是亲戚了。”那位大姐高兴的说道。

  “还没有请教大姐你……”雷远志很有礼貌地问了起来。

  “我叫陈小香,是你姨妈的侄媳妇。”大姐快言快语地说起来。

  雷远志“哦”了一声,然后仔细打量起陈小香来。她的一头秀发是深色的,像丝质似的光润,随着船的摆动路来富有弹性地飘动着。五官也很清秀,只是皮肤黝黑黝黑的显示出健康的色彩。

  由于长时间的划船,陈小香此时已香汗淋漓,她不得不把外面的秋衣脱下来,只穿着一件短衫,湿透了的衣服紧贴着皮肤,把完美的曲线给勾勒了出来,而且还随着划桨动作一闪一闪的,更要命的是她竟然不时地撸起衣角擦头上的汗珠,她白花花的肌肤呈现在他眼前,弄得雷远志有些口干舌燥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景物依稀可辨,星星点点摇曳的灯光,在湖面上一圈一圈地荡漾着……

  晚风吹来,不禁有了一丝寒意。

  雷远志打破了沉寂,轻声问道:“大姐,还有多远啊?”

  酷)匠^网N永久免g费-V看小说D

  “瞎子磨刀——快了。”说完,她把船停了下来,用竹篙插在水中把船固定好。

  果然,不大一会儿,船已靠近湖心村了。

  “哎,你去我二婶那儿,是只玩几天还是怎么的?”陈小香轻轻地问他。

  “哦,我只玩几天就走了。”雷远志说道。

  “怎么不多玩几天呢?我们这里很好玩的,有大片大片的荷花,红的白的美极了。也可以下湖去捕鱼,可以采菱角。”陈小香详细地介绍道。

  “其实,我现在也没读书了,多玩几天也没啥的。”听见她说的这么诱人,且还有个波涛胸涌的姐姐陪着自己,他似乎也改变主意了。

  “那就说定了啊,你想去哪儿玩,我都陪你去。”陈小香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喜笑颜开。

  说着说着,船已经靠岸了,终于到了。

  刚刚走到梁桂香家门口,陈小香就扯起大嗓门嚷嚷开了:“二婶,二婶,快开门,你看谁来了?”

  “谁呀?这么晚了。”梁桂香说着打开了门。“哟,是小香呀。”紧接着便发出一声惊呼:“哎唷,是远志吧?一年不见,长这么高了?”

  雷远志见三姨妈如此的热情,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腼腆的说道:“三姨,您和姨父都还好吧?”

  梁桂香不住的点着头说道:“好,好,都好。”然后对着房门大声喊道:“老东西,快出来,你姨侄来了,快弄点茶水来。”

  “二婶,小表弟,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明天见!”陈小香说着,朝雷远志摆摆手。

  “谢谢你了啊,小香。”梁桂香的话还没说完,陈小香早就没影了。

  雷远志只知道三姨妈叫梁桂香,大概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但从没有见过三姨父。听说他叫陈水生,四十多岁,好像是安徽人,逃荒到这里才落籍的。

  陈水生端了杯茶过来递给雷远志说道:“来,喝点茶。”

  “您就是三姨父吧,谢谢您了。”雷远志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这位从未谋面的三姨父,瘦瘦的,饱经风霜的脸上已经刻满了皱纹,头发乱蓬蓬的,黑苍苍的脸上长满了密匝匝的络腮胡子,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唉,当年端庄秀丽、眼高于顶的三姨妈怎么会找了个这样其貌不扬的男人,其实还不能算其貌不扬,简直可以用丑陋两个字来形容。

  唉,雷远志不禁在心底叹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