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远志眯了眯眼,小声对马金城说道:“你现在摸回去,看看有没有警察来找过你?”

  “好的。”马金城答应一声,一溜烟跑了。

  不大一会儿,他回来了并说没有警察来找过他。

  “好,好,好。”雷远志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那就说明崔波还没有把我们供出来,现在时间还有点早,我们现在休息一会儿,到了十二点钟我们再出发。”

  “出发到哪儿?”李友林不解的问道。

  “到时候就知道了。”雷远志说着,蹲在墙角闭目养神了起来……

  许三赖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一阵一阵彻骨的疼痛使他怎么也睡不着。这是他有生以来所受的最大的耻辱,在这个小小的芦陵镇上还没有一个人敢在他太岁头上动土,这次居然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打得遍体鳞伤,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必须得想个法子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可当他想起当时雷远志眼里露出的逼人的寒气,又有点犹豫起来……

  忽然他觉得床边站的有人,他睁开眼一看,“啊”字还没有吐出口,就被一只宽大的手掌封住了他的嘴巴。顷刻,他便看见了雷远志目光棱棱的眼睛显露出一种凶狠的杀气,一股寒气从脚底瞬间袭遍全身,他不禁“激愣愣”地打了一个冷颤……

  雷远志在他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许三赖,你给我听好了,如果明天我没有见到崔波兄弟,哼,你懂的。”说完,右手在许三赖受伤的头上用力的按了下去。

  许三赖被封着的口里发出“哎呀哎呀”痛苦的闷叫声,豆大的汗滴随着被雷远志挤压伤口渗出的鲜血一起流了下来,他惊恐地望着雷远志,使劲的点着头。

  “记住了,如果我兄弟明天没出来,我还会来看你的。”丢下一句话,雷远志他们便消失在病房门外……

  日上三竿了,雷远志才被人摇醒了。

  “干吗呀,还让不让人睡了?”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哟,崔波回来了!”

  “雷老弟,你真行!”崔波向他竖起大拇指,说道:“马大哥都对我说了,你太有办法了,谢谢你了!”

  “谢个啥啊,都是兄弟,再说你也是个挺讲义气的人,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雷远志高兴地说道。

  “怎么还雷老弟雷老弟的叫啊,既然大家都是兄弟了,以后雷英雄就是我们大哥了。”马金城瞪了崔波一眼说。

  “别别别,我可不敢做你们的大哥,我还要读书呢?”雷远志推辞着说。

  “那也是啊,雷老弟可不比我们,他的志向大着呢,我们就不要为难他了。”李友林帮他解了围。

  /更新1●最◇》快%上@酷#i匠%*网K}

  “哟,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昨天一夜都没有回家,她们肯定急死了。”说着,雷远志急急忙忙起身,穿起衣服,从马金城家里走了。

  走进谢嘉薇家的时候,看见王玉芬坐在沙发上发着愣,“阿姨,我回来了。”雷远志轻声叫了一声。

  “来,远志,坐到我这边来。”王玉芬见他在旁边坐下,摸着他的头说:“孩子,你可要坚强点。”说完,递给了雷远志一张纸。

  雷远志感觉有点不对劲,接过纸一看,顿时脑袋“嗡”地炸开了,纸上赫然写着被“开除”了的字样,他顿时感到全身发冷,像掉进了冰窟一般,浑身瑟瑟地发抖,泪水夺眶而出……

  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开除”那两个鲜红的大字,就像审判法官宣布他的死刑一样。他苍白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他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沟壑,万劫不复……

  口中喃喃地重复地说着“完了,完了。”

  王玉芬流着泪把他揽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孩子,别憋着了,想哭就大声地哭出来吧,那样会好受些。”

  过了好大一会,雷远志抬起泪眼,望着王玉芬说:“阿姨,有酒吗?我想喝点酒!”

  “好,你等着,阿姨陪你喝。”说完,王玉芬从厨房里端出了几道菜和一瓶酒。

  雷远志一边流着泪,一边拼命地一杯一杯地喝着酒。王玉芬见状,夺过他手中的杯子,说道:“你喝多了,不能喝了。”见杯子被夺,他又拿起了酒瓶直接灌了起来。王玉芬抢过酒瓶,摔在地上。

  雷远志被酒精燃烧着,精神失控了,他抓起一只大碗就要向自己的脑袋上砸去。王玉芬一把打掉了碗,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雷远志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他慢慢的走出房间,见桌上有两张纸条,他拿起其中一张,上面写道:“远志,让轻轻的风,吹开你紧琐的眉头,让所有的忧愁向后飞去。请不要回头去追那些不属于你的忧愁,你应该向前奔跑,因为希望就在前方!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的。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着,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但有一样是永恒的,那就是我爱你的心!不管你以后有怎样的际遇,也不管你以后的生活如何跌宕,我都会爱着你,直到永远!另我今天不回家了,去照看张老师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听话啊!嘉薇。”看到这里,他感动得潸然泪下,任泪水模糊了双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