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杯把盏间,崔波和李友林忽然唉声叹气了起来,而马金城更是一个劲地喝着闷酒。

  “哎,哎,哎,我说你们怎么啦,怎么像霜打的茄子——蔫了?”雷远志好奇地问道。

  “唉,不好说,丢人。”崔波有点丧气的说道。

  “真他妈的窝囊,我就是个窝囊废!”马金城说着不停地用手捶着自己的脑袋。

  “真急死人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快说给我听听。”雷远志放下酒杯,着急地问道。

  见雷远志着急了,李友林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原来,马金城的妹妹马月娥前天晚上下晚自习回家时,被镇上的另外一伙流氓调戏了,还差点被强暴,后来有几个人经过,马月娥才跑了回来。他们领头的叫许三赖,是芦陵镇有名的地痞,就连派出所都拿他没办法,每次将他抓进去,顶多就是被教育一番。反正他就是大法不犯,小法不断。马金城听说后气不过,就去找许三赖,可他根本是人许三赖的对手,不仅被他们奚落了一番,还留下了几处伤痕。

  “马哥,你妹妹马月娥是不是高三(二)班的?”马月娥的名字雷远志自然是很熟悉,他立马问道。

  “是啊,他有跟我讲过和你是同学。”马金城说道。

  雷远志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厉声说道:“这些人也太嚣张了,居然欺负到我同学头上了,走,你们带我去找他们,看是不是马王爷长了三只眼?”

  “当时他们欺负月娥的时候,她为了自保,还说你雷英雄是她同学,可他们说‘雷英雄有什么了不起的,哼,在我眼里他就是只狗熊。’”李友林在一旁火上浇油。

  李友林的这番话更加点燃了雷远志胸中的怒火,他双眼圆睁:“走啊,找他们去!”

  “我看算了吧,忍着点,他许三赖做事很绝,下手非常凶狠,你斗不过他的……”马金城还是有点担忧,怕弄出什么大事来。

  “他狠,我比他还狠!走!”雷远志充满血丝的眼睛里闪出一道凌厉的光芒,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很快,他们便在一间桌球室里找到了正在打球的许三赖他们。

  看见马金城几个来了,许三赖停了下来,斜着眼轻蔑的说道:“怎么,上次没有打痛你,这次居然还送上门来了,哟哟哟,还带了个帮手,兄弟们,还楞着干什么,招呼招呼他们呀。”

  许三赖的几个兄弟正要冲上来,只听得大吼一声:“慢!”雷远志把手一抬,对着许三赖说道:“别急啊,你就是许三赖?”

  “瞎了你的狗眼,我们大哥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一小混混说完,抬起右腿便向雷远志踢来。

  雷远志眼疾手快,抓住他踢来的脚使劲往外一扭,只听得“哎呀”一声,那小混混便倒在地上鬼哭狼嚎起来。

  接着他用手指着许三赖一字一顿地说道:“许三赖,老子便是马月娥的同学雷远志,你小子居然敢欺负我同学,今天你得给我个说法,不然的话……”

  话没说完,老羞成怒的许三赖抡起球杆便向雷远志砸来,怒声说道:“你个小兔崽子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找许爷的麻烦。”

  说时迟那时快,雷远志闪身躲开了砸来的球杆,从球桌上抓起一颗球猛力向他掷去,正击中了他的额头,瞬间便血流如注。可雷远志此时的怒火借着酒劲炽热地燃烧了起来,他停不下来了……

  他抢过许三赖手中的球杆,使劲向他砸去,一下,二下,三下……

  许三赖抱着受伤的头,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不住的求饶。雷远志像一只发了狂的狮子,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球杆像雨点般落在许三赖浑身血肉模糊的身上。

  许三赖的兄弟们都跪着向他求饶:“雷英雄,求求你,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此时的马金城看着雷远志疯狂的举动,心底不禁涌出一股寒意,虽然他确实解气,但又怕真的会弄出人命,连忙抱住了雷远志,此时突然一阵警笛声传来,“快跑,警察来了。”马金城拉起雷远志慌忙从桌球室的后们逃了出去。

  可是崔波腿上一绊,摔倒了,被随后赶来的警察连同许三赖一起被带走了。

  惊魂未定的他们躲到了一间废弃的民房里,他们都在担心崔波,会不会在派出所里把他们几个都给供出来。

  酷{@匠网永久X免T…费c看7小;1说…f

  此时的雷远志酒已经醒了大半,他呆呆的抱着头蹲在墙角里,他知道自己又闯祸了。不过他没有上次那么慌乱了,冷静下来,他在努力思考着怎么才能化解这场祸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马金城实在忍不住了,对他说道:“雷老弟,放心,崔波兄弟我是知道的,他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他不会供出我们的。可是我们现在又不敢回家去,到底怎么办啊?”

  雷远志脑际忽然灵光一闪,有办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