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我所言,没有过去几天,梅西就带着他的家族,还有家族名下的所有企业来到了临水市,整个华夏都轰动了。

  许文成和林士甲都很震惊,原先以为我去了一趟美国,只是拉来哪个朋友的小公司来临水市投资。而临水市对前来投资的商人,不论大小都是欢迎的,毕竟只要加快了本地的经济建设,再小的蚊子都是肉嘛!

  而许文成和林士甲他们作为长辈,觉得应该帮助下我的朋友。

  但当梅西的家族企业名下的几个集团,几十家公司,几乎是倾巢出动来到了临水市后,许文成和林士甲惊得呆住了,这哪是来华投资啊,分明是把家底都搬来了,要在华夏设立总部!

  许文成只是觉得震惊,林士甲身为商人,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梅西家族的名气,在西方非常大,他们的几十家企业,一直守在美国本土,是不屑去其他国家发展的。而他们家族扼住了美国的几条重要经济命脉,通过这点来影响世界,家族的所有财富,在整个世界的财富中都能占得一定的百分比!

  一下子整个梅西家族跑到了临水市,林士甲所在的集团接到了无数的生意,他的地位在集团里节节提升,已经是第二大股东了。

  许文成则连呼吃不消,临水市在华夏只是一线城市,还算不上顶尖的城市,突然来了这么多外企,根本吃不下,又迫于周围城市的压力,将一些企业匀了过去。

  这下许文成意外的收获了许多高层官员的好感和称赞。毕竟附近几个城市能获得这么多外企,都是许文成给送过来的,他在官场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又临近换届的时间,无疑是好处多多。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许文成上位市委书记十拿九稳。

  而且因为我丝毫不居功,将拉来外企的功劳都推给了许文成,鉴于他的巨大贡献,传言在换届后,很可能不但是市委书记,还要兼任市长的职务,在省委成为秘书长的呼声也很高!

  这样一来,许文成可就是实打实的副部级的干部了。

  许文成对我是感激不尽,同时在电话中提到了对付市委书记马天生的事情,已经部署的差不多,只等找到决定性的违纪甚至是犯罪证据,在换届临近的关头,就将马天生和他的同党一网打尽。

  我问道:“许市长,去哪里可以找到马天生的违纪证据,只要有个模糊的地点,我就能找出来。”

  “真的吗?”许文成连忙道:“我的确有几个地点,分别是马天生家里,还有他几个情妇的家,里面可能有马天生记录收受贿赂的账簿,还有一批没有藏起来的巨款。”

  “是哪里,许市长你告诉我吧。”我回国后,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

  看{正|*版;m章节上w酷W。匠i(网

  根据推测,这种不安的来源,是因为临水市天空上越来越浓厚的一层蓝色灾气,海里面那条长达几千米的孽龙,很可能要脱困了,它一翻身,就是一场可怕的海啸。

  但我却觉得,海啸的事情还不那么紧迫,危险不安的感觉另有来源,可能和马天生有关。

  我吃了一惊,我现在有上千年道行,在古代也是陆地神仙级别的人物了,一个凡人市委书记能威胁到我?尽管摸不清头脑,我还是决定趁早动手,解决马天生这个心腹大患。

  许文成道:“大成,其实不用你去做这么危险地事情,换届中我就可以解决马天生。”

  但在我的要求下,许文成还是告诉了我几个地点。

  “伟哥,你没事去跟梅西的人学学经商管理,以后说不定能用到……”我挂断电话后,对侧卧在沙发上的杨伟说道。

  在陈静香没有复活之前,杨伟实在是心虚,不敢回到家里去,生怕被自家家长还有未来岳父陈段德追问陈静香的下落,死活搬到了我家里。

  杨伟一骨碌从沙发上跳起来:“大成,你快点把陈静香复活呗!我心里实在不踏实啊,万一遇到了陈段德伯父怎么办?”

  我笑了:“你直接告诉他女儿死了不就得了。”

  “去死吧你!”

  杨伟把拖鞋向我甩了过来,被飞快避开,他知道我有正事要办,也就没再纠缠,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大成我刚才给你算了一卦,你这次出门会遇到很可爱的女孩子,但记住不许勾搭啊,否则我会告诉许雅琳的。”

  我并没有把杨伟的话放在心上,直接飞出了家门。

  到了街上的天空,我飞了一阵子,随意一瞥,就是一怔:“靠,伟哥也会算卦,他是蒙对的吧?”

  我真的见到了一个很可爱很漂亮的女生,而且有过一面之缘。

  “赵颜妮!”

  我从天而降,打了个招呼道。

  赵颜妮吓了一跳,捂住嘴巴惊呼一声:“你,你怎么会从天上飞下来?”四处看了一眼,身边的路人居然视若无睹,对我的存在视若不见。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法门,不过很实用。

  我笑道:“赵颜妮,我朋友算卦说我出门会遇到很可爱的女孩子,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赵颜妮的脸色一下变得通红,似乎有些害羞:“你说我吗?”

  她觉得我是在刻意夸她,至于什么朋友算卦,赵颜妮根本不信。

  “你找我,是想……”赵颜妮忽然想起来,她大半年前对我说过的话,要做对方的情人,难道我听到了,现在来兑现她的诺言?不由得心跳一阵加速。

  我关心道:“你父亲的病好了吗?”

  “谢谢你,请来的美国医生已经治好了。”一说起这件事,赵颜妮的美眸中就充满了感激,开始有泪花闪动,道:“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父亲现在说不定已经去世了。”

  “别哭,别哭啊!”

  我有些慌了神,还好周边的路人看不到他和赵颜妮,否则岂不是以为他把人家姑娘欺负的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