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到了身旁的声音,不动声色的放下了课本,心中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考到第一名的学生,西方的一位神之子?

  我既然来到了市二中,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会和仙之子、神之子发生交集,甚至是冲突,却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转过身去,我却是一脸愕然,面前空空如也,并没有站着哪个女生,那是谁在说话?

  我四下环视了一圈,都没看到什么人,接着又听到了那个老气横秋的女声,似乎有些不耐烦:“低下头来,我在这儿!”

  我一低头,顿时看到了一个小女生,却是一阵阵的惊愕。

  面前的女生,实在太小了,看起来才八九岁,肤色白皙,面孔如洋娃娃般可爱,却分外稚嫩。

  一头咖啡色的褐色长发略微曲卷,垂落在小女生肩头周围,穿着几乎垂在地上的红色公主裙,使她看起来落落大方,却又仪态万千。

  面前的女生看起来幼小,却透发出一股神秘的威严,让我立刻确定她是神之子无疑。

  只是没想到,想象中的神之子,居然这么一个样子。

  而且,更加令我心惊的是,这时我才注意到,身边的同学,无论是东方面孔,还是西方人的面孔,居然都显得很不普通,身体自主散发着某种迫人的威压!

  难道,整个班级除了我以外,都是神之子,仙之子?!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大跳。却又觉得很有可能,应该是唐血剑要求校董事会,刻意将我调进了这个班级。

  “大胆,居然无礼的盯着本公主!”看到我一直盯着自己,却不说话,这位西方的神之子发怒了。

  哗!哗!

  两声兵器出窍的声音,坐在我背后的两个外国男学生,本来一直在那坐着沉默寡言,这时却纷纷拔剑,就像我脖颈招呼了过来。

  而教室内的神之子、仙之子,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却没有阻止,嘻嘻哈哈的在一旁看热闹。

  “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我遇事不乱,并没有回身,脑子后面却像长了眼睛,双手身在背后一抓,就来了招空手夺白刃,捏住了两柄劈来的十字长剑。

  d更}x新-!最快|*上q1酷匠I网u}

  在十字长剑中,似乎被两个外国男学生灌注了某种神秘的力量,居然爆发出白色圣光。

  不过,我将法力运转在掌心,任长剑如何锋利,圣光如何炽烈,都无法伤害到他,反而我体内的尸煞法力,一鼓作气,涌入了两柄长剑中。

  肉眼可见之下,圣光越来越微弱,我乌黑的尸煞法力,已经将圣光全部吞噬,而且有着可怕的腐蚀力量,两柄捏在我手中的长剑,飞快的软化下来,成为一滩绿色的铁水,掉落在地上,还在滋滋滋的冒烟。

  这位神之子看的大惊,其他神之子和仙之子也变了颜色。

  “住手,不要伤害我的卫士!”眼看我似乎要反击了,这位神之子连忙大叫道。

  又有一个声音道:“大成住手。”

  其他人的话,我可以无视不听,后者的声音,让我迟疑了一下。

  僧成道站在教室门口,一脸的焦急:“大成,你还不过来!”

  我走过去之后,僧成道埋怨道:“你为什么要和神之子动手,我总觉得心里面不安,跑过来一看,果然出事了。”

  我无语道:“我只不过看了那小丫头一会儿,她就要她的卫士杀我,难道我不能反击吗?”

  回过身,我看了教室里面一眼:“还有,神之子身边的卫士也太弱了吧。”

  教室里面的神之子仙之子有十几个,其他的应该都是他们随身带的仆人,卫士一流。在我眼中,这些人太不经打了,如果我出手,瞬间就可以摆平所有人。

  僧成道气道:“这些神之子仙之子当然不可怕,可他们背后的家长呢,你不怕?在一千年之后,下一次天地变化出现,那时可能有仙人下凡,西方的主神也可能跑到东方来,那时你不害怕遭到报复?”

  我初听僧成道的话,心中还真有些打鼓,神之子仙之子们只是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但他们的老爹老妈如果要对付我,那简直太恐怖了,逃到天涯海角,恐怕都会被杀死。

  但紧接着,僧成道话中的含义,让我呆住了:“你说下一次天地变化,是在一千年之后?”

  僧成道道:“没错。”

  我道:“那时候,西方的主神和下凡的仙人才能来找我麻烦?”

  僧成道看着我,犹豫了一下,道:“你这么说也没错……”

  “那还怕什么。”

  我无语,忽然道:“老僧,你不要告诉我,去年那个让你搬家到垃圾场的小屁孩仙之子,他的老爹也只能一千年后出现。”

  僧成道的语气有些不确定:“仙人下凡也不容易,有名额限制的。肯定一群仙人抢着下凡,那位仙之子的老爹,未必能抢到名额吧?”

  我道:“那你还怕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屁孩!一千年后,早就死成灰了,你害怕被仙人挫骨扬灰?”

  僧成道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可我已经死了。”

  我顿时无言,我发现,自己的思维还是正常的人类水准,很难想象到僧成道这种鬼神的思维。

  僧成道现在是鬼王,只要不被厉害的人物杀死,几乎是永生不灭的,他肯定能活到——不对,是‘死’到一千年之后,肯定怕被仙人找麻烦。

  而我只是一介凡人,一千年后化成灰烬,哪里怕被什么主神仙人找麻烦?

  僧成道也明白了我的思维,语重心长的道:“大成,你也算是个修行的道人了,以后未必没机会成仙,活到一千年后也不难。所以我劝你,尽量不要得罪仙神的后代们。”

  我无语道:“我不怕!一千年,我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是个未知数呢。现在我就进教室,再去教训那个所谓的神之子,让她懂得如何做个正常的小孩。”

  僧成道拉住我,气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万年难遇的绝世天才?即使你苦修一千年,到时候也不是仙之子神之子爹妈的对手,被杀了岂不是可惜?知不知道修行界的一句谚语?”

  我有些感兴趣:“什么谚语?”

  僧成道道:“任你千般大道,万般法术,无穷神通,我只问一句——你爹妈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