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小偷看到被我揭穿,惊得面无血色,转身就要逃走,我却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用了很大的力气,疼的女小偷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将她狠狠地甩在地上。

  女小偷发丝散乱的卧在地上,被我捏过的那片手腕,渐渐地浮现出了一片紫黑色。

  对于小偷,哪怕她的容貌再漂亮,我都不会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我去城西的垃圾场找过僧成道几次,两人聊天的时候,僧成道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一些因小偷而死的冤魂。

  有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车上心脏病发作,本来她随身带着特效药,可以不死的,却因为小偷偷走了她装药和钱的布包而死亡。

  还有人好不容易凑齐了给家人治病的巨款,在去医院的途中被小偷把钱偷走,最后亲人死亡。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我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小偷,走到电话前就要拨打110。

  女小偷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抢过我手中的话筒,一脸哀求的道:“别别!求求你,求求你,千万不要报警察!”

  “凭什么,我如果放你走,不是对那些被你偷了财物的失主不公平吗?”我根本不为所动,挥了挥手,将女小偷推在了……床上。

  并不是我有什么龌龊的心思,也不是我怜香惜玉,而是发现自己压榨极限的使用尸煞法力后,身体似乎被改造了,力气变得越来越大。

  方才捏了女小偷手腕一下,我并没有用最大力气,却险些将她的骨头捏断,手臂发轻发紫。

  而房间中到处是有棱有角柜子,地面上还是坚硬的大理石,如果再把女小偷推在地上,万一磕磕碰碰撞出人命可就不好了。毕竟小偷虽然罪恶,却还不到因为偷盗就要付出性命代价的地步。

  女小偷从床上爬起来,这次抱住了我的双腿,一脸凄苦,泪流满面道:“先生,求求你,千万不要报警呀。我有苦衷的……”

  这时,浴室的花洒喷头喷水的声音停止了,许雅琳脆声道:“大成,你和谁说话呢?”

  我大声道:“我在自言自语!”

  然后看向女小偷:“说吧,说出一个让我不报警的理由。”

  女小偷擦了擦眼泪,低声道:“我父亲患了肺癌,需要很大一笔钱来治病,家里也借了不少钱。可借钱之后,才发现借钱的人有黑道背景,借的是高利贷,整天逼着我们还钱,可父亲治病的钱都不够。我、我这才出来……偷东西。我是第一次偷东西,求求你放过我。”

  Fk酷W匠=网!)正版首{发

  “呵呵……”我笑了,还真是狗血的事情啊。

  女小偷急道:“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父亲真的是肺癌……”

  “我没说不相信你。”我打断了女小偷的话。

  经过仔细观察,我在女小偷身上看到了一层死气,并不是属于她的,经过我推算,是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中年人,眉眼间依稀和女小偷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她的父亲。

  因此,我知道女小偷说他父亲得肺癌的事情,并非弄虚作假。

  我对孝顺父母的人很有好感,这个女小偷也不例外,我决定帮助她,前提是将她偷来的东西都物归原主,再由我给她进行审判,给出一点小小的惩罚。

  我道:“我相信你的父亲得了肺癌,不过你对我撒谎了。”

  女小偷急的又流出了眼泪,委屈道:“我真的没有骗你啊……”

  我道:“你说你第一次偷东西?第一次偷东西,就能频频得手,没让失主发现?不要告诉我你是神偷转世,天生就会偷东西。”

  偏偏女小偷的回答,令我沉下了脸色,她道:“我真的天生就会偷东西……”

  女小偷知道我不信,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说的是真的。从七八岁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能将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只是我父母从小教育我要做个乖孩子,所以我从没用自己的能力去偷东西。父亲患癌症后,我才第一次用自己的能力去偷……”

  说着,她就表演了一遍,如何将‘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

  女小偷手掌一翻,掌心就多了一个黑壳的翻盖手机。

  我看的一惊,魔术?

  随即,他就觉得女小偷手中的黑色手机很熟悉,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惊讶道:“我的手机?你什么时候偷走的?”

  我确实觉得很不可思议,我的感觉十分敏锐,别人用敌意的目光注视我,或者我被手枪瞄准,他的身体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但是,口袋中的手机什么时候不见的,我根本没有感觉到。

  难道,这个女小偷手的速度,能快到我都察觉不到的地步?

  看到我的表情缓和下来,似乎是相信她了,女小偷松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我觉得,我的能力,类似于小说中的空间传送,只要我的感觉能触及到的地方,什么东西都可以随意所欲的传送到别的地方。”

  我惊讶,这个能力也太逆天了吧,难道这女小偷是传说中的异能者?

  我又心中一寒,觉得女小偷的能力太恐怖。

  万一谁要是惹怒了她,她直接施展空间传送,别人岂不是要被传送走?

  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地方还好,要是出现在车辆密集通行的高速公路,或者什么下水道,高压电变压箱上,或者大雪山,地球上某个鸟不拉屎没有人烟的地方,甚至是没有标准大气压的外太空,或者月球上?

  看到我警惕的目光,女小偷似乎明白我在想什么,连忙道:“我的能力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只有在我身边两三米的距离,才能随心所欲的传送。而且传送的物体,也不能超过五公斤。”

  我道:“原来如此,看来你说的第一次做小偷,也并非虚言了。”

  “你肯放我走了吗?”女小偷大喜。

  我摇了摇头,看到女小偷绝望的神色,接着道:“你先不要走,把这些偷来的东西都还给失主吧。你父亲治病需要多少钱?我一并替你支付好了。”

  女小偷绝望的神色一震,渐渐地充满了惊喜,颤声道:“这、这位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