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洗了把脸,回来时却看到许雅琳有些闷闷不乐,娇躯甚至在轻微的颤抖。

  她回过身来看着我,脸色竟然有些苍白,轻声道:“昨晚我一直没有睡好,闭着眼睛也能看到僵尸吃人还有你杀人的场面……”

  犹豫了一下,许雅琳道:“大成你不要报警察好吗,警察可能会判你杀人罪,我先去找我爸爸给你求情,然后……”

  “你不要担心,这些事情交给我来解决好了。”我上前一步,将食指贴在许雅琳柔软的红唇上,笑道:“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实际上,我并不担心杀人后的麻烦,怎么说救了许文成的女儿,他都会想办法把这件事情摆平。更何况,所谓侠以武犯禁,如今以我的眼界和实力,并不太将世俗法律放在心中,即使不靠许文成,我也有信心摆平这件事情。

  许雅琳被我亲昵的动作弄得脸上一红,苍白的脸色倒是恢复了几分红润,她道:“嗯,我相信你,永远支持你。”

  我道:“我也会永远保护你。”

  许雅琳轻轻嗯了一声。

  一时间,两人间的气氛有些暧昧起来,彼此不知道说什么好。

  女生和男生独处时,只要对男生没有太大的恶感,往往是无法沉闷着不肯说话的,许雅琳鼓起勇气道:“大成,谢谢你来救我,我真的很高兴。”

  我嘿嘿一笑,趁机将许雅琳抱在怀中:“有没有觉得我很值得依靠,在我身边是不是很有安全感?”

  “臭美!”许雅琳道。

  两人正在说话的功夫,卧室的房门被人打开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女生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制服,似乎是宾馆的女服务员,看到我和许雅琳抱在一起坐在床上,她满脸的惊讶,捂住了嘴巴。

  许雅琳大窘,连忙从我怀中挣脱出来。

  我道:“这位小姐,请不要激动,我们会付住宿费用的。”用胳膊碰了碰许雅琳,示意她掏钱。昨晚三更半夜,我跑出来并没有带钱。

  女服务员倒是很好说话,并没有大声叫嚷,很顺从的点了点头。

  酷P、匠*H网Rl首ja发

  这时,我发现这个女服务员还是挺漂亮的,尤其是身材堪称魔鬼级别的,腰非常的纤细,肩膀很窄,下身的曲线却又很丰满。

  任何男人看到了这个女服务员,恐怕都会忍不住将目光在她身上多徘徊几眼。

  许雅琳翻了翻钱包,只找到了两张十块钱的钞票,还有一堆零散的钞票。而根据临水市的物价,即使是市区边缘的宾馆,住宿一晚上恐怕都得两百元左右。

  我正暗暗叫苦,还好许雅琳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刷卡可以么?”

  漂亮的女服务员似乎不喜多话,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用软软的嗓音的道:“可以,你们去楼下的服务台结账。”

  许雅琳把卡递给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出了密码,然后道:“你去结账吧。”

  我道:“你呢,我们结账完直接就离开这里,难道今天晚上你还要我陪你在这里过夜吗?”说到这里,我还真有些怦然心动,心中火热无比。

  许雅琳嗔道:“你想什么呢,我去洗个澡。”

  我这才发现,我和许雅琳身上,都是脏兮兮的,沾满了泥土还有灰尘。我倒是不在话下,不过许雅琳是女孩子,天生爱干净,让她这样回家确实不太合适。

  那个漂亮的女服务员,看到我和许雅琳竟然不是一起下楼结账,眼中闪过了一丝焦急。

  我拿着银行卡去楼下结账,许雅琳则去浴室中洗澡。

  在六楼的走廊中转悠了一阵子,我找到了两处电梯,一处似乎是在维修中,另一处爬升的非常缓慢,我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眼见四下无人,我索性给自己加持一个隐身咒,然后纵身从六楼的窗口跳了出去。

  飘飘荡荡的降落在地上,进入宾馆一楼的大厅后,找个无人的位置现行,把钱交了,然后又如法炮制,再次轻飘飘的一跃,飞上了六楼。

  准备进房门时,我却忽然刹住了脚步。

  我眼中金光一闪,穿透墙壁,在房间中看到了两道人类所特有的灵气,其中一道在浴室中,应该是许雅琳了,另一个人是谁?

  悄悄扭开门,我进入其中,就看到了之前的那个漂亮女服务员。

  她的动作却有些鬼鬼祟祟,轻轻的掀开了床垫,在里面往外掏着东西。

  “喂。”

  我来到女服务员身后,轻轻的在她肩膀拍了拍。

  就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女服务员却吓了一大跳,惊得面无血色,转过身来,额头撞在了我的额头上,两人的嘴唇也贴在了一起。

  “哎呦。”

  和女服务员接了一吻,我可没有半点香艳刺激的感觉,嘴唇火辣辣的痛,伴随着淡淡的铁锈味,似乎是被女服务员的牙齿磕破嘴唇了。

  我怒道:“你干什么往我脸上撞,你不嫌疼,我还嫌疼呢!”

  女服务员眼泪汪汪的,脸上泛起红晕,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伤心,她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说不出话来。

  我疑心大起,转过身去,看了墙壁上挂着的镜子一眼。

  镜子的角度,正好照射到房门上,而此时的房门又没关严,有一丝缝隙,一束光线从镜面反射到房门外面去,照射在外面挂着的一面大镜子上。

  而那面大镜子的对面,就是一个公告栏,上面贴着所有宾馆服务员的相片和姓名以及负责的业务介绍,尽管光线很暗,我的金瞳却看得清清楚楚。

  其中,并没有我眼前这个漂亮的女服务员。

  我冷笑道:“好啊,原来你是假冒服务员的小偷。”

  推开阻拦的女小偷,我将床垫揭开,顿时找到了一个大袋子,里面零零散散的放着七八个钱包,有男士的黑色钱包,还有女士的橙色或粉色钱包,以及一些手机,项链或者戒指。

  “这些都你是伪装成服务员,偷宾馆里客人的财物,然后藏在了这里?”我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