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身望着农家小院,我心中一凛。

  这时,宋江山的几个手下都被僵尸抓住了,但一旦吞完这些血食的精血,僵尸还会出来,去其他人类的家中祸害。

  尽管这七个僵尸早晚都会尸变,却被我提前了很多年,我觉得自己有做收尾工作的义务。

  扶着许雅琳,让她在一块石碑前靠着坐下,我跑到了农家小院外面,取出惊鬼神笔,围着四面围墙刻下了金光咒,这样僵尸就被挡在屋里出不来了。

  而后,我搓了搓双手,用刚刚产生的一点法力,燃起了法火,丢在房屋上,立刻燃起了熊熊大火。

  此刻郊外的农村中,家家户户几乎都亮起了灯火,有些民众准备出来看看,想知道什么地方这么吵闹,还有奇怪的吼声和咆哮声。

  此地不宜久留,我不顾头上的伤痛,背着许雅琳,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田间奔跑了起来。

  跑了好一阵子,离开了村庄,甚至连农家小院的熊熊大火都看不见了,我才放下许雅琳,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大成,你不用背我了,我能走路!”许雅琳道。

  我抬头看了许雅琳一眼,发现她脸红彤彤的,鼻子也冻得通红,娇弱的身躯在冬季的寒风中微微发抖。

  我脱下上衣,披在了许雅琳身上。

  许雅琳推开了我的上衣:“你穿上吧,我不冷。”

  我笑了笑,做出一个健美先生的姿势:“放心吧,我不怕冷,一年四季都洗冷水澡,大冬天的也不例外。”只是动作太大,牵动到了头上的伤口,立时一阵龇牙咧嘴。

  许雅琳看着我头部的伤势,心中就是一阵悸痛,今天的所见所闻令她的思想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尤其是我不顾一切的来救她。

  她迟疑着伸出手,轻触了下我的额头,嗔道:“你这人,明明受伤了还在这儿逞强,万一落下病根,年纪大了发作怎么办?”

  我道:“可我还年轻,况且男人多喜冷水澡,有助于曾强那方面的能力……”

  说完我才觉得不妥,现在不是讲黄色笑话的时候。

  许雅琳脸一红,伸出纤纤玉指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你又不正经了!”这个亲密的动作,又让两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我不顾许雅琳的抗议,将上身的棉衣强行穿在了许雅琳身上,还拉好了棉衣的拉链,只是不免只有部分身体接触,我的手背似乎触及到了一片柔软,令我心神荡漾。

  许雅琳脸红红的,只是白了我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我道:“快走吧,早点送你回家,否则迟早冻成冰棍。”

  许雅琳看着我,眼中闪过了感动,还有莫名的神色,她忽然道:“大成,你对我这么好,也不担心我会喜欢上你吗?”

  “你说什么?”夜晚的风很大,我的头部又是刺痛阵阵,没有听清楚。

  许雅琳咬了咬红唇:“没什么。”

  两人牵着手,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好在现代社会中,即使是郊外的夜晚也不可能一片漆黑,所以倒也能分辨的清路。

  但走着走着,我就有些后悔了,我高估了自己和许雅琳两人的体力。

  外面这么冷,浑身似乎都被冻僵了,行走起来很缓慢,比起僵尸步快不了多少,更加上黑暗中的磕磕绊绊,行走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居然都没有走出多少距离,身体却越来越冷。

  我和许雅琳已经靠在了一起,互相取暖。

  我道:“这样不是办法,我背你,闭上眼睛。”

  许雅琳被我强行背起来,我道:“记得闭上眼睛,不准睁开!”

  7\酷9\匠=网永久0免\%费V7看=小m/说I

  “为什么?”许雅琳问。

  我道:“少啰嗦!你如果睁眼,我一定会看到,然后扭过头去强吻你!”

  运转了一下体内新生成的法力,我高高一跃,就冲出了百米远的距离,回去的路是顺风,在空中飘荡,往往借助气流的吹拂,能冲出更远的距离。

  而且,我发现,在夜晚里我的尸煞法力恢复的最快,好像能从黑暗中汲取到一种神秘能量,然后转化成法力。

  进了市区中,我的法力却渐渐有些不支了,我再次一跃,跳到了一家宾馆的六层楼上,眼中金光一闪,选中了一间没有人的房间,跳了进去。

  栽倒在床上后,我直接晕倒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直到日上三竿的时间,我才清醒了过来,感到分外的神清气爽,有法力自主疗伤,头部的伤势似乎全部长好了,再也没有半点疼痛的感觉。

  而一转身,我愈发的心跳加快,在我身边床上不远处,许雅琳正静静的横卧在那里,两人离得极近,近到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彼此的呼吸。

  曾经,我和林楠兰同床共枕过,不过我一直没把这个兄弟当女人,自然说不出什么感觉,现在却是一直喜欢的梦中女神就在身边,令我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灼热的目光,许雅琳睫毛轻轻颤动,然后醒了过来。

  看到我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许雅琳连忙后退了一些距离,气鼓鼓的道:“你昨晚为什么要把我带到宾馆的房间里来?”

  我干咳一声,不管我是刻意还是‘不小心’将许雅琳带到了宾馆,都得分辩几句:“雅琳啊,你看昨晚都半夜三四点了,市区边缘这边也叫不到出租车,我力气耗尽,不来宾馆的话,难道在外面挨冻一晚上吗?”

  “那我们可以去网吧。”许雅琳还是耿耿于怀。她曾经听杨伟吹牛,说他和我彻夜去外面玩,最后去网吧里面凑合了一晚上,里面有暖气根本不怕受冻。

  我无奈:“你看我这满脸血的样子,适合出现在网吧吗?”

  许雅琳一想也是,又有些心疼的道:“你头还疼吗……”

  我道:“等会儿我去洗把脸,再去医院包扎一下。”我的伤势愈合能力太逆天了,还是不要表现的太过惊世骇俗比较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