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这个想法无疑很疯狂大胆,一旦七头僵尸觉醒,是敌非友,因为我的记忆传承之中,并没有茅山道士的传承,虽然我也懂得一些控制僵尸的方法,却都需要一些材料,制作法器才能完成。

  不过现在面临死境,如果是对付七头僵尸,恐怕也要比对付手枪里的子弹要来的容易。

  我的五指微微张开,体内的尸煞法力一滴不剩,全部喷涌了出来,在空气蔓延,缓缓地向七口棺材接近,然后慢慢地渗透了进去。

  现在,我的体内空荡荡的,不剩一点法力,却有一颗漆黑的圆珠。只要花费三天左右的时间,圆珠就能吸纳天地间的灵气,重新补满法力。

  我也不清楚,这颗圆珠到底是所谓的僵尸内丹还是什么,并不是在下腹部的丹田中,而是在自己体内随着血流流动。

  而我的所有法力一分为七,沉浸到了棺材中,一点不剩的被七具尸体全部吸收。

  陡然间,屋内的空气就阴凉了数倍!

  源源不断的阴气,涌入房屋中,再被七具棺材中的尸体吸收,而且这个吸收的速度越来越快,似乎天地间的所有因气,都朝着这个方向奔腾汹涌。

  “阿嚏!”小个子绑匪打了个喷嚏,他感到了非常强烈的凉意,此时如同置身冰窖中,室内的温度恐怕在零点几十度以下了!

  我满心紧张,成败就在此一举。

  宋江山的神情变得很冷峻,冲我大喝道:“你做了什么?”

  他虽然没和师父学过道法,却也了解过一些天地异象所代表的含义,现在室内的温度陡然降临了许多,令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感到什么危险地事情将要发生了。

  吼!

  一声巨大的咆哮,震耳欲聋。

  靠近门口的一口棺材,棺材盖直接被掀飞了,沉重的棺材盖好像轻的如同一扇纸,高速移动,狠狠地拍在了一个绑匪身上。

  他大叫一声,被棺材压趴在地上,全身的骨骼霹雳啪啦的爆响,被压得粉碎,口中不停地喷出鲜血,眼看出气多进气少,已经不活了。

  宋江山等人大惊,刚刚转身,就看到棺材中一个人影缓缓地立了起来,面色苍白,表情麻木,身上筋骨咯吱作响,好像一台缺少润滑油的机器,举步维艰。

  尸变!

  这是宋江山这些人的第一个念头,心中都泛起了凉意,哪怕是持枪的刀疤脸,身体都开始哆嗦起来。

  未知,往往是最大的恐惧。

  以前,听到的僵尸都只当是传说,当做是谈资笑料,而当这种恐怖的事情出现在眼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淡定的下来。

  “啊……”

  小个子绑匪被站在棺材中的僵尸,一把提了起来,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酷匠/网Q正*,版-首*发

  小个子的惨叫声还没有结束,他的身体就好像戳破了气球,不断缩小,皮肉干瘪起来,等到三四秒钟僵尸抛下他,已经变成了一张软塌塌的人皮!

  “妈啊,鬼呀!”

  一个绑匪彻底崩溃,转身就要逃跑。

  “慢着,不要慌,只有一个僵尸而已。”宋江山大喝,同时示意刀疤脸开枪射击。

  但他话音刚刚落下,其他几个棺材盖也被掀开了,有两扇盖子打在墙上的同一处位置,墙壁竟然轰然倒塌了,看的人人变色。僵尸的力气太恐怖了,用力大无穷都难以形容!

  砰砰砰!

  这时,刀疤脸已经开枪射击了。

  连续三枪,十分精准的打在僵尸的胸口心脏部位,而且是顺着肋骨间的缝隙打进去,另外两枪分别从左右眼眶射入。

  并没有刀疤脸期待中僵尸倒下去的场面,反而他的举动,似乎是激怒了僵尸。它的獠牙愈来越长,双手的指甲变得漆黑,狠狠地在刀疤脸胸口一掏,就把心脏抓了出来。

  刀疤脸满脸都是恐惧,看着自己的心脏在僵尸手中砰砰的有力跳动,然后被塞到僵尸嘴中,大口大口的咀嚼,似乎想说什么,却摔倒在了地上,然后再也没有爬起来。

  “王大成,你……”

  看着自己的手下,被蹦出的僵尸一个个杀死,宋江山勃然大怒,回身去看我时,却发现我已经挣脱了绳索的束缚,正在解开绑在许雅琳身上的绳索,不由得惊恐万分。

  “我,我只是想绑架许雅琳对付许文成,无意和你过不去。”宋江山紧张的说道,一边缓步后退。

  我却抢先一步,冲过去踩烂了刀疤脸尸体手中的手枪。

  宋江山似乎是绝望了,转身就向门外跑去。

  我扶着许雅琳,也赶紧跑出了屋子,却在小心的提防着宋江山。我总觉得宋江山太镇定了,面对自己的紧张似乎也是伪装出来的,难道这小子还有后招?

  果不其然,宋江山忽然转过身来,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去死吧。”

  他抖了抖衣袖,一抹寒光陡然迸射出来。

  不过我的反应很快,张口就吐出了断金剑,横在面前一挡,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击打在了上面,非常大的力道,震得我拉着许雅琳倒退了好几步。

  宋江山有些惊愕,似乎想不到我的反应这么快,在他的偷袭中快速做出反应。

  不等宋江山继续发动攻势,我反手一掷,断金剑就甩了出去,稳稳地插入了宋江山胸口,他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

  而这时,一抹寒光从我脸上划过,立刻划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

  我眼疾手快,伸手一抓,就将一件事物捏在了掌心。

  “飞剑?”

  掌中之物,是一口七寸长短的小剑,通体银亮色,时不时的轻轻发出嗡鸣,神异无比。

  我大喜,这柄飞剑简直太厉害了,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比老祖宗给我留下的断金剑和毛笔惊鬼神还要有用的多,毕竟那两样法宝虽然潜力无穷,不过以我现在的水平根本无法发挥其威力。

  反倒是这柄飞剑,在真正的高人眼中普普通通,却对我最合适,是我现在能驾驭得了的。

  而且,我对飞剑很感兴趣,想要研究出其中的秘密,看看能否多打造出来几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