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我拿手机的手微微一抖,差点把电话丢掉,但我很快镇定了下来,用另一只手拿电话,问道:“是谁绑架走了雅琳,对方有没有要求赎金?在什么地方交易?”

  听着我平静的语气,刘秘书颇为惊讶,他是知道许雅琳在我心中的地位的,想不到我这时能这么冷静,沉默了一下,然后回复道:“对方打来了电话,却没有要求赎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许市长已经找公安局的技术干警寻找对方的电话位置,不过对方显然也有懂这方面的人才,转接了好几次,是从外国打来的……”

  “我知道了。”

  不等刘秘书说完,我已经挂断了电话,还在颤抖的手掌,显示我的内心并未像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绑架许雅琳的人,不提条件不要赎金,只是打过来一个电话通知他们绑架了人……这简直太怪异了,根本不符合寻常绑架案的情况。

  许雅琳一个女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仇人。只有可能是许市长的对头,想要对付他,才绑架了许市长的女儿。

  但对方绑架了许雅琳,却又不肯提条件,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对方是抱着报复许市长的想法,要拿许雅琳出气,以此来报复许市长。

  许雅琳现在,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

  一念及此,我心中就焦急起来,直接打开自己卧室的窗户,纵身跳了出去。

  法力在双腿上运转,我身轻如燕,一跃就跳到了自家单元楼对面的一栋大厦上,大约十几层高的位置。

  抓着排水管,我快速向上攀爬,然后跳到了二十一层高的楼顶上。

  在这里,我的视野最广阔。

  我眼中的视野,开始不停的放大,穿过一条条街区,远在三十多条街道之外的报纸,上面蝇头大小的文字,都被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眼中的景象,继续向前面延伸,来到了白天和许雅琳分手的地方。

  眼中金光连闪,我找到了许雅琳所独有的灵气,顺着灵气所在的环境周围,我四下搜索了一阵子,心中终于有了谱,脚下一踩,就跳出了几十米远,出现在另一栋高楼的顶层上。

  呼!

  三十多米的距离助跑,我再次一跃,这次身体轻的好像羽毛,直接飘出了几百米远,降落在一家家属院的大树上,再次借力,向前方冲去。

  一路直线前进,我花了七八分钟的时间,就冲出了市区。

  而许雅琳残余的灵气,越来越清晰,为我指示着位置。

  到了郊区中,这里缺乏高楼大厦,晚上的风也很大,还是逆方向的风,我行走维艰,每一次跳跃出去,距离大大缩短,法力也消耗的越来越剧烈。

  身体中的尸煞法力,是我重要的本钱之一,由于不通修炼法门,每次法力有所消耗,只能等待法力自己缓缓恢复,这个时间大约是三天。

  而从市区冲出了郊区,我的所有法力就消耗的七七八八。

  我停下身来,喘了一口气,现在不是头脑发热的时候,等会儿营救许雅琳,还需要更多的体力。

  而且,现在许雅琳暂时还没有什么危险。

  我的视野放大到极致,看到了很远地方的一座典型农家小院,顺着窗户看进去,许雅琳就在其中,被绳子捆绑了双手和双腿,嘴里还塞着棉布。

  R%最%$新章节上h酷匠网=

  她这时,还在昏睡中,看起来倒不像受过什么痛苦,令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拔腿狂奔之下,我忽然刹住了脚步。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片很高的荆棘丛,里面是一大片林地,不知道种了什么宝贝,竟特意在外面弄了一大片荆棘丛,而我目光观察之下,如果绕路的话,起码得多花费十分钟时间。

  犹豫了一下,我捡起了一根树枝,法力灌注进入,顿时原本干燥易折的树枝,变得坚若金刚,无坚不摧。

  我挥舞着树枝,施展出了一道剑法。

  这道剑法,他并不知道名称,却是王羲之‘狂草剑书’中剑意的一部分,我能以书法模仿出王羲之的剑意,以树枝施展,自然也是手到擒来。

  挥舞着树枝,明明是平平无奇的剑招,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妙用,刺出了数十下后,我面前的荆棘纷纷断裂,清出了一大片空地。

  以树枝开路,我很快就冲出了荆棘丛的包围,在田地中狂奔,以最短的直线向许雅琳接近。

  至于这片田地的主人,我之后自然会给出补偿,修复好这片荆棘。

  很快,我就来到了许雅琳所在的农家小院门前。

  由于长时间的奔跑,心脏剧烈跳动,我的语气却很平稳,立刻摸清楚了情况:“嗯,堂屋二人,里屋三人,后面的茅坑上一人。”

  轰!

  农家结实的两扇木门,在我灌注法力的一脚下,发出了爆炸般的声音,木门寸寸断裂,尤其是承受我一脚的位置,木屑粉末哗啦啦的掉落。

  “什么人!”

  堂屋中的两个男子,一个个面目凶狠,膀大腰圆,猛地跳起来。

  我冲过去,一脚踹出去,伴随着鸡蛋碎裂的声音,一个男子捂着下身,摔倒在地晕死了过去。

  “给我躺下!”我一记手刀,另一个男子也软软的摔倒在地。

  里屋的三人,也快速冲了出来。

  我大喝一声,提起两条长凳,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又将三个男子砸回了里屋中,一个个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正要乘胜追击,解决掉里屋中的三人,我忽然脊背发麻,眉心狂跳。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冰冷的声音警告道,却并没有靠近我。

  我回过身去,就看到远处站着一个刀疤脸,举着漆黑的手枪,一脸谨慎的看着我,正是那个蹲茅坑的人,不想他居然有手枪。

  我叹了口气,还是太低估这些绑匪了……对方居然有枪。

  “小子你找死,敢打老子!”里屋中的三个绑匪,哎呦哎呦的揉着胸口,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小个子,凶狠的抓住长凳,狠狠地拍在了我头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