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坚决不同意你吃这中药。”李老师的妻子王菲态度很坚决,说着就要把包好的药粉丢到垃圾桶里。

  李老师从沙发上蹦起来:“你干什么?”伸手去抢夺药包。

  他这一下忽然蹦起来,又牵动了腰子,立时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变白了,吓得王菲连忙扶住他:“你疯了?”

  “快去熬药。”李老师苦笑一声。

  王菲见他态度坚决,实在不好再说什么,一脸阴郁的去熬药了。

  李老师看着生闷气的妻子王菲,有些尴尬:“中药嘛,吃吃又死不了人。”

  等到药熬好了,李老师端着碗,看着漆黑的药汁,轻轻的尝了一口。

  并没有想象中的苦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清香,显然我给其中加了些‘佐料’,保证其口味不致于难以下咽。

  一口药喝下肚,李老师等了很久,却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心下微微有些失望。

  不过随即,他就释然了,一个初中学生的开的药,能有什么神奇疗效?罢了罢了,反正是学生的一片心意,就当喝糖水好了!

  李老师一口气喝完了碗中的药水。

  大半夜中,李老师忽然惊醒过来,他浑身难受,头晕目眩,有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从床上下来,站起身来,竟然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

  王菲也被惊醒了,看到李老师难看的脸色,惶急道:“老李,你怎么了?”

  李老师摇摇头,摆摆手,想说自己没事,刚打开窗户,吹了吹冷风,忽然感觉一阵呕吐的欲望。

  他低头寻到垃圾桶,立刻呕吐了出来。

  王菲拍着李老师的背,帮助他呕吐:“老李,你真傻,我早说了叫你不要喝那个学生送的药,你偏偏不听……”

  她话音忽然戛然而止,看到垃圾桶中的一片乌黑色的血块,惊得声音都变了,颤声道:“老李,老李,你别动,我这就打120!”

  “别!”

  李老师还在趴着垃圾桶呕吐,却用手拉住了王菲的裤腿。

  王菲一阵惊愕,有些恍惚,李老师的声音,居然无比的洪亮,中气十足,好像只有年轻时候,自己和他谈恋爱,才听到过这种声音吧?自从他的腰部隐疾发作后,声音就病恹恹的,无精打采,根本不可能这么大声的对自己说话。

  李老师转过头来,嘴角还带着乌黑的血迹,却是一脸喜色:“我,我舒服多了……感到身子都变轻了,好像把腰子里的血块都咳出来了,从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么轻松!”

  李老师站起身来,做了几个扩胸运动,然后把第九套广播体操做了一遍,做弯腰的动作时,居然没有半点痛苦的神色,表情十分轻松。

  王菲惊喜道:“老李,你的病全好了?”

  “嗯,全好了。”李老师也很高兴。

  王菲道:“唉,是我错怪你的那个学生了,人家一番好心好意,给你送药治病,我却……我却想把药丢到垃圾桶。”

  一想起如果自己那么做的后果,王菲就一阵阵后怕,那样老公岂不是要被腰病折磨一辈子?!

  她伸手就想打自己耳光,被李老师拦住了:“别搞这些虚的,咱天一亮,就去我家道谢吧!”

  “对对,你说的有道理。”王菲连忙道。

  李老师忽然一拍脑门:“对了,我差点忘了!”

  王妃困惑到道:“什么忘了。”

  李老师道:“学校里其他几个老师,也被我送药了,我担心他们不放在心上啊,万一把药丢掉,岂不是失去了治病的大好机会?不行,我得赶紧打电话。”

  李老师先给教语文的王老师打电话:“喂,老王啊?”

  王老师在电话那边,哎呦了一声,他气道:“老李,你疯了,大半夜的不睡觉,给我打电话?现在是半夜三点啊。”

  “呵呵,我知道。”李老师道:“我给你的药,你吃了没有?”

  “没啊。”王老师愕然:“老李,你该不会吃了吧。”

  “让你猜对了。”李老师道:“你也赶快吃吧,我吃了药才不到12个小时时间,就把腰子里的血块咳出来了,多年的老毛病没了!明天我带着我们班学生,亲自在早操上做一遍广播体操都没问题。”

  “真的?”王老师惊喜过望,语气都带着颤音。

  李老师道:“你的颈椎病也是老毛病了,赶快吃药治治吧!”

  “好,我这就去熬药。”王老师兴冲冲的道。

  接着,李老师又给其他几个老师,逐一打了电话,吩咐他们吃下药去,然后等待老毛病康复。

  到了第二天中午,被我赠药的老师,一个个身上的隐疾居然都好了!

  几个人在咖啡厅碰头,都对我满心感激。

  梁雨嘉趁着咖啡厅中午的休息时间,去外面的餐馆吃了一顿饭,回来就看到老师们在咖啡厅里等她。

  “我哥哥家里的住址啊?我问了呢……”梁雨嘉把我家的住址说了出来。

  最先听到王大成开的药方,居然治好了老师们的病,梁雨嘉颇有些不可思议。记忆中,我哥哥并没有学过中医呀?

  不过她心中更多的是高兴,别人要感谢王大成,比感谢她还要让她快乐。

  一群老师兴冲冲的跑到我家,却失望而归,因为我昨天就没有回来,现在我要去办一件事情……

  因为许雅琳被绑架了!

  这真的如同晴天霹雳,让我半天回不过神来。

  昨天,和老师们分手后,梁雨嘉留在咖啡厅打工,我则和许雅琳又去了一趟游乐园,这次是两人独处,第一次约会,滋味自然妙不可言。

  |最新{章Tk节上"{酷匠I#网1U

  到了晚上分手的时候,我提出第二天两人继续约会,许雅琳也答应了。

  可是一到半夜,我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一接通电话,就是刘秘书埋怨的声音:“大成,你和雅琳的关系,发展的也太过迅速了吧,她大半夜的都没回家,你们开房去了?”

  我大吃一惊:“怎么可能?我们下午六点左右,就分手了啊,她说她直接回家里去的。”

  刘秘书那边半天没吱声,终于再次通话后,说出了一个令我心惊肉跳的消息:“雅琳她,被绑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