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一旁,听着市二中的老师们聊天,越听越惊讶,这才知道,许雅琳在市里的名气很大。

  并不是因为她市长女儿的身份,而是她的学习成绩。

  许雅琳不但是市里的十佳优秀学生,而且参加过省,全国的奥林匹克大赛,屡屡夺奖,在市教育界的名气很大,许多高中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用减免学费等等手段,想将她拉到自家的高中。

  而市二中,是市里最好的高中,曾经也征询过许雅琳的意见,得知她高中会选择市二中,也慷慨的提出了减免学杂费等等一系列优惠措施。

  知道梁雨嘉身边的这个女生,就是许雅琳后。市二中的老师们都是精神一振,说着自己班里的好处,希望许雅琳能主动进入到自己班里。

  这时候,反倒是我和梁雨嘉被晾在一边了。

  我倒没什么意见,梁雨嘉见我被老师们冷落,心里很不高兴,撅着嘴心中的不满都显露在了脸上。

  酷匠$网首,)发mK

  许雅琳到底是官宦人家的女儿,被这么多成年人围着也不怯场,很有礼貌的回答老师们的询问,待看到我被晾在一边,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轻声道:“各位老师,王大成也在旁边啊。”

  教数学的李老师一愣,推了推眼镜,出声问道:“王大成,哪个王大成?”

  另一个教语文的王老师反应比较快:“王大成,前段时间全市初中期末考试,不但考了第一名,而且全部满分的那个?”

  教物理的孙老师一惊:“我记得,那个我还被央视的记者采访过吧?”

  过年前,我初三的上半学期结束,自然经过了一场期末考试,我也没有放水,老老实实的答题,最后又拿了一次满分。

  令我比较意外的是,这次作文随便糊弄着写的,想不到批卷的老师又给了个60分的作文满分,令我拿着试卷,颇为无语望苍天。

  几个老师目光四下一扫,都锁定在了我身上:“年轻人,你就是王大成?”

  我哭笑不得,但还是答道:“嗯,我就是王大成。”说完又觉得这句话有点绕口。

  几个老师皆是一喜,这下眼中迸射出的绿光,简直是恶狼一样,一个个都将我包围了起来,热情的不得了:“果然是青年才俊啊,一表人才,学习好,长得也帅!”

  “我没有看错人啊,刚才第一次看到大成,就觉得他是个学习的好材料。”

  “大成啊,有没有兴趣来我带的班?今年九月份后,我带的班是高一七班,我教语文的,你作文写的特别好,但我觉得还有发掘的潜力。你来我这儿学习,以后成为个作家,好处无穷呀!”

  “我觉得全市初中期末考试,最后的两道压轴题,大成答的特别有意思,你学物理的天分肯定不错,以后拿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准没问题。”

  “大成来我的高一五班,我给你带数学,我有很多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题,以后你去参加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

  一个个老师,七嘴八舌的说道。

  去年临水初中和几家学校的联考,这几位老师也听说了,知道了我的成绩,颇为吃惊,因为这几家初中的水平都不错,基本是市里一流,可以代表全市的水平。

  但我忽然一鸣惊人,未必没有运气的成分,因此一些高中虽然着手调查我的资料,想把我拉到自家高中,情绪却不是很热烈。

  直到去年的全市期末考试,我再次显现出了真水平,彻底让老师们动容,想把我拉到自己班里继续‘深造’,而且有个好学生,能带动全班的学习气氛,老师的奖金也能不断攀升……

  被一群老师围着,我压力很大,好说歹说,只说自己还得考虑一下,征询下父母的意见,而且现在离今天九月份的升学高中,还早得很。

  老师们总算悻悻的放弃了对我的包围,一群人又聊了一阵子,最后老师们起身离开。

  教数学的李老师站起身来的时候,忽然哎呦了一声,捂着腰,竟是脸色苍白,额头上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我连忙扶住李老师:“老师,你怎么了?”

  “不碍事,不碍事。”

  李老师勉强一笑:“多年积累下的老毛病了,年轻的时候不知轻重,体质本来就比较差,还学人大冬天的光着膀子去河里砸冰摸鱼,那时候估计感染了风寒,近些年才开始发作,腰子疼得厉害。”

  李老师一开口,其他老师也纷纷感叹,自己也有各种各样的毛病,要么颈椎病,要被腰椎劳损,或者关节炎,一到阴天膝盖疼等等毛病。

  我想了一下:“各位老师先别急着离开,我家里有点祖传的方子,应该能治好大家的病。”

  我的态度很诚恳,老师们尽管不太相信什么‘祖传秘方’,都不好拒绝,便跟着我到了药房。

  老师们看我熟练地指使药房医师抓药,用天平称药,然后开机器磨成粉,都放心了许多,看来我还是懂得些药草知识,应该不至于乱开药吧?

  花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包好了一包包药,递给几个老师,吩咐他们用药的时间,和每天的剂量。

  老师们都很感动,先不说我到底医术如何,就我这份心,老师们就很高兴了。

  李老师回到家,吩咐妻子给他熬药。

  妻子奇怪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人,不是从来不信中医的吗,看病都找西医,今天怎么转了性子的?”

  李老师道:“你懂什么!中医是咱们华夏人的传统文化,我怎么可能不相信?是现在的江湖骗子太多了,不敢相信,我才去找西医的,去熬药吧。”

  李老师的妻子打开煤气,点上火,随口问道:“这些药,在哪个药房买的?”

  李老师呵呵一笑,把和王大成见面的过程说了。

  妻子一阵惊呼:“一个学生开的药?还是个初中生?甚至现在还不是你的学生?老李,我说你没病吧!”

  “废话!”

  李老师瞪了妻子一眼:“没有病,我吃什么药?你别废话了,赶快熬药,学生的一片心意,我可不能辜负了,怎么都得尝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