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焦急的催促父亲:“快算算吧,咱家到底中了多少钱?”

  父亲连忙拿出计算器,开始认认真真的计算,好像是一个初学算数的小学生,生怕算错了数字。

  翻覆计算了不下七遍,父亲终于吐了一口气,颤声道:“一、一共是,三千一百六十多万!”

  E最$M新&c章-节Q上酷匠网

  “什么,你说多少?”母亲问道,怀疑自己听错了。

  实在是这个数字太庞大了,巨额财富,数额高的惊人,对于我一家这种平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中的天文数字!

  父亲再次确认道:“是三千一百六十一万!”

  虽然声音平静,却掩含不住语气中的喜悦和激动,他也被这笔庞大的财富,给惊呆了。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这时开口道:“应该没有这么多钱,还要纳税的。”

  “对,对,要纳税。”父亲连忙点头,却充满了喜悦,能中这么多的大奖,纳税似乎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个中了奖,该怎么去领钱啊?”大锤弟弟问道。

  他无法想象,三千一百多万,会是多么多的一笔钱,自家现在租的这个房子,能放得下吗?

  “咱们中奖了,但谁也不能说出去。”母亲连忙道:“突然成了有钱人,别人来抢劫怎么办?”

  此话一出口,父亲,大锤弟弟都有些忧虑。

  我看的好笑,如果是望气能力觉醒之前,恐怕他也会是这副反应。

  不过随着眼界逐渐开阔,金钱对我而言,也不算什么了,不再放在眼中,不会当的那么重要。

  现在金钱对我而言,只是一笔数字,能够让家人过得生活幸福的数字。

  “大家放心,有钱了,咱们搬到高档小区,整天有保安巡逻,还会怕小偷强盗吗?而且钱是存在银行,又不是家里,不怕贼惦记。”

  我安慰自己的家人。

  有一句话我没说,现在家里有尉迟恭,秦琼,关二爷等众神守护,群邪辟易,小偷强盗即使进了家门,也休想讨好。

  别看众神在我面前是废物,不过对付寻常的小偷强盗,他们手到擒来,无论是装神弄鬼吓走,还是显化真身动用武力,保证让惦记我家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讨苦吃。

  “咱们明天去领奖?”父亲问。

  我想了想:“明天先去临水市的彩票中心,得确认了咱家中奖,他们通报天南省彩票中心,到时候亲自去领奖,签字确认,再把钱打到咱家的银行卡上。”

  “好。”

  这一下,我一家彻夜未眠。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人就早早起床,叫了辆出租车,赶往市彩票中心。

  巧合的是,今天遇到的出租车司机,又是那个络腮胡。

  他很热情,笑道:“警察同志,带一家人出去玩啊?不过怎么要去彩票中心?”

  方才上车后,父亲告诉他要去彩票中心。

  我用眼神示意,让家人别开口,而后笑道:“是这样的,我们都是便衣,接到线报,今天有人会抢劫彩票中心,所以要赶过去提前防备,做些部署安排。”

  “这样啊。”络腮胡立刻露出了敬畏的神色。

  我心中好笑,这家伙就是好骗,说有人抢劫彩票中心,他居然也相信。

  彩票中心,又不是银行,里面没钱谁会去抢……

  到了彩票中心,父亲想把墨镜戴上,被我拦住了,来领奖的话,还是表现的自然点好,你带着墨镜进彩票中心,除了你是明星躲避狗仔队的可能,不是来领奖,又是干什么?

  进去之后,我拉住一个工作人员:“你好,我们是来确认中奖的,请问我们该去哪里?”

  工作人员也没惊讶,每次彩票开奖之后,自然会有中奖的人,来领奖的人他也见过不少,并不觉得讶异。

  当然,他也不知道我一家的中奖数额,否则,恐怕会惊得目瞪口呆吧。

  工作人员指示着方向道:“你们去那边,验票处就在那儿。”

  验票处的工作人员正坐在窗户后面的电脑椅上,是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女子,容貌普普通通,身材倒是很火爆。她正迷迷糊糊的打瞌睡,看起来昨晚一夜没睡好的样子。

  我一敲窗口,那女子一惊,猛地清醒了过来。

  “你好,我们是来验证彩票的。”大锤弟弟扒住玻璃下面的半圆形窗口,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女子有些尴尬,整理了下仪容:“哦,好的,把彩票拿出来吧。”

  父亲开始将一张张的彩票拿出来。

  最开始,女子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渐渐地却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看着父亲拿出的一堆彩票:“你们等等啊,我去叫领导。”

  我一家人,被请到了一间豪华的房间中,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贵宾室吧!

  很快,就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他一脸热情的说道:“我是彩票中心的负责人。各位,请把彩票拿出来吧,我们技术部门的人会验证真伪,确认之后,就会通报省里的彩票中心。”

  技术人员开始一张张的确认,通过分析对比,再加上仪器的鉴定,终于给出了肯定得答复:“都是真的。”

  立刻,中年人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他一招手,房门外面又走进来几个人,他介绍道:“请容许我介绍,这位是市红十字会的……”

  “不用介绍了,我们不捐款。”

  我直接打断了中年人的话,浑然不顾红十字会那人的难看脸色。

  我想的很清楚,几千万虽然多,不过让一家人用来旅游买房,或者购买各种享受的东西,其实用不了多少年,恐怕就会花光。

  而且,现在所谓的慈善,有多少钱是发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

  因此我根本没打算捐款,等奖金到了自家的账户上,如果父母们决定捐款,到时直接捐给需要的儿童福利院或者敬老院之类的单位就好了。

  第二天,我一家又去了天南省彩票中心一趟,经过一系列繁杂的手续,总算是眼看着两千五百万左右的奖金到了自家账户。

  仔细算了算,这次彩票中奖,纳税就纳了六百多万元!

  我本来还担心,父母会心疼这笔钱。不想两人都很想得开,彩票中大奖这事儿,全凭运气,自家得了一大笔钱,多到以前他们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

  少了六百万,也依然是天文数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