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舌头后,方敏开头第一句话就是:“王大成,谢谢你。”

  “你现在可以说话了,也能安全的投胎了,对付宋江山的事情,由我来解决如何?你跟在我身边的话,我恐怕保护不了你。”

  “好,我相信你。”

  方敏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离开了,去城西垃圾场的新城隍庙,去投胎了。

  我叹了口气,在宋江山家里找到了一个照相机,将大冰柜中的二十个舌头,分多个角度进行拍摄,然后又用铁铲搓下了一些墙皮,仔细的装入袋子中。

  墙壁上的墙漆,显得很干净,分明是新刷上的,在里面也许能验到血液反应,以此来作为证据。

  我仔仔细细的扫荡了宋江山的家,把所有的神像,画像都收了起来,放进一个旅行包中,提在手中,然后打开了窗户,跳了出去。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

  现在进行空中漂浮,我已经很熟稔了。

  落到地面上后,再次脚下一点,又飞了起来,横跨出了百米距离,上升到了一处居民楼的楼顶。

  在房顶上不断跳跃,直线移动,我来到了公安局。

  我悄悄进入杨局长的办公室,发现这货不在,便直接丢下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将之放在杨局长的办公桌上,里面有照片,墙皮,还有我忍着恶心,用镊子夹到塑料袋中的舌头,还有我用左手写的一封举报信。

  然后,我便直接回到了家中。

  话说杨局长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勾搭上了一个漂亮女下属,两人刚从宾馆回来,一到办公室,杨局长又兽性大发,把女下属推到了桌面上。

  这时,他注意到了桌面上的黑色塑料袋,也没有在意。

  有人找他送礼,都是用黑色的不透光塑料袋送的,有时候等不到他人,也就把礼物丢下走了。

  一边和女下属互相‘宽衣解带’,然后调着情,杨局长随手打开了黑色塑料袋,里面的信封他懒得看,先看看有什么礼物才是正事。

  翻找了一下,除了小袋中装着的一点墙皮,似乎只有另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了。

  看到这个包裹,杨局长脸上的表情就由晴转阴,这么小的包裹,里面能装什么好东西?

  把包裹随手打开,只是瞄了一眼,杨局长就瞪圆了眼睛,大叫一声,身体噗通噗通的滚落在地上。

  女下属正在皱眉嘀咕,这个老废物难道这么不中用,还没进去就完了?

  侧身看了下包裹,女下属也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而这次之后,杨局长也留下了阳痿的毛病。

  当天晚上,十几辆警车就出动了,根据我举报信中的内容,还有二十多条舌头,死者都是被一人所杀害,手段之残忍,情节之恶劣,后果之严重,简直是令人发指。

  今天的杨局长,既苦恼又高兴。

  苦恼的是,从此成了个悲剧的阳痿男,以前好歹还能‘站’起来啊!

  不过他也挺高兴,得到了举报信中的内容,将会破获一起大案,头顶上的‘代’字,也该早点松动了吧,成个正牌局长。

  但许多警车刚刚开进小区,才敲了敲嫌疑人家的门,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杨局长的手机上,对方将杨局长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话中的信息,更是让杨局长屁滚尿流。

  “是、是您的侄儿?误会,肯定是误会啊……”杨局长带着哭腔:“我马上就下命令,叫所有人全都撤回来。是是,是,我明白!”

  挂断了电话,又下达了紧急命令,召回了所有干警,杨局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神呆滞,觉得自己的官路,走到了尽头……

  我连着等了两天,新闻报纸上倒是报到了,前天晚上警方举行了一次特殊演习,到某小区抓住了一名假想嫌疑人,不过警方已经澄清,全部是误会。

  之后,就没见杨局长有什么动静了。

  我按捺不住了,我可是答应过方敏,一定会将杀人凶手宋江山法办的,但宋江山却活的无比滋润,这几天上课的时候,我还看见过他,身上的怨气愈发浓郁,却被什么宝贝所阻隔,无法侵害他。

  我又悄悄去了宋江山家里一趟,发现屋子已经被重新整理过,冰柜内的舌头,也都消失不见了。

  而且,我第三次潜入宋江山家,遭到了阻拦。

  一从窗户中跳入,我就陷入了一座幻境阵法中。

  多亏了断金剑的犀利,以及我金瞳的敏锐,看破了阵眼,一剑刺穿,才逃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顿时明白,宋江山的背后,也有着道行高深的天师,在暗中支持。

  4“更新)◎最?快B》上酷匠-o网nK

  了解到了这一点,我给刘秘书打电话,说出了自己怀疑女同学方敏被宋江山所害的事情。

  刘秘书在第二天的下午,和我联系上了:“大成,以你的智慧,你能怀疑到宋江山,我并不稀奇。不过,前几天给杨局长办公桌上丢举报信和证据的,不会也是你吧?”

  “当然不是我,我听说这位宋江山老师的品行不怎么样,调到我们学校之前,就常常骚扰女老师和女学生。”我自然不会承认,是我给杨局长送的举报信,至于刘秘书信不信,我也懒得去管。

  而校园里面,这几天也都流传着宋江山的风流事迹,听说他以前授课的学校中,就常常有女学生或女老师失踪,不过他背后有官面上的大人物,救火能力很强,事情都被平息压了下去。

  刘秘书叹了口气:“大成,宋江山背后的人,是本市的市委书记马天生啊,他是市委书记的侄儿。”

  “一个快要过气的书记?”我一愣,对这位市委书记没有半点好感,给他侄儿事事包庇,想必这个市委书记,也不会是啥好鸟。

  刘秘书道:“等换届之后,许市长上位成市委书记,我们也会逐渐布置,把杨局长换掉,到时想要查宋江山,他绝对跑不了,马天生家里的大本营,就在本市。有省里的大员甚至京城的那位首长支持,马天生叔侄俩犯下的事,也都会一一清算。”

  挂断电话后,我叹了口气:“真会有这么顺利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