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家里,刚吃完中午饭,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沙沙……”

  电话中传来一阵沙沙声,还有怪异的滋滋声,却没有人说话。

  我有点莫名其妙,以为是谁恶作剧打来的电话,刚要挂断,僧成道的声音从其中响了起来:“大成,到五脏庙我这儿来一趟,有好事。”

  我吓了一跳,手一抖,险些把电话摔到地上:“靠,你一开始怎么不说话,突然出声,吓死我了!”

  僧成道嘿嘿一笑:“没办法,我是鬼嘛,现在在别人家里,施展了点法力,用别人家的电话找你。”

  挂断电话,我却浑身冷飕飕的,头皮有点发麻,我忽然想起来,以前经常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其中传出沙沙和滋滋的声音,却没有人说话——莫非,是鬼在给人打电话?

  离下午上学还有一段时间,我决定去五脏庙一趟。

  刚一出门,我就遇到了熟人,是个班上的女同学,和我都住在棚户区,不过她家离我家很远,因此也没什么来往,平常只是点头之交。

  不过这个女同学挺漂亮,因此虽然只是点头之交,不过我印象很深,一眼就认了出来。

  “方敏,中午好啊!”我打了声招呼。

  方敏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一言不发的和我擦肩而过。

  但我一开口向她打招呼,她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转身跟了过来。

  “有事吗?”我问道。

  “喵~~”方敏轻轻地叫了一声,声音很细,眼中满是哀求。

  我莫名其妙:“?”

  “喵~~”方敏还是发出同样的声音。

  我一阵无语,干脆转身就走,连着拐过了两条巷道。

  想不到,方敏也跟了过来。

  我皱眉,正要回身询问,一个声音忽然道:“这位施主,请留步!贫道看出你有凶气缠身!”

  眼前金光一闪,一个锃亮的大光头出现了,原来是它反射的太阳光。

  “贫道松竹,施主有礼了。”

  大光头是个中年人,穿着一身道袍,向我做了个稽首。

  我惊讶的看着他:“你不是和尚?”

  松竹尴尬一笑:“我是天生的秃子。”

  “找我有事?”我问道。

  松竹盯着我道:“施主你有好大的凶气……”

  “啊呸,你才有胸器!”我挪开了身体,被一个大光头男人盯着自己的胸口,让他很不自在。

  大光头松竹解释道:“我没有盯着你的胸口,而是盯着你的额头印堂处,只是我是天生的对子眼。”

  我仔细一看,顿时无语,这松竹还真是对子眼,双眼挤在一起,难怪他一直盯着自己胸口。

  “这样,施主你给我一千块钱,我给你驱赶凶气,如何?”大光头松竹道。

  我皱眉,闪身就要走:“一边去,我不会上当受骗的,你要骗钱骗财,找别人好了。”

  “施主,我真的没有骗你啊。”松竹急了,一把拦住我:“我少收你点钱好了?”

  我却不理会他,直接挣脱,然后来到了五脏庙。

  松竹和方敏都跟了上来。

  到了五脏庙门前,松竹毫不犹豫的跨步进入其中,方敏则是一脸犹豫,最后也走了进来。

  僧成道远远地,就迎了出来。

  “大成,你怎么这么慢?虽说好事要多磨,不过你再不来,好事就没了。”僧成道大老远就嚷嚷起来。

  松竹一看见僧成道,居然掉头就跑。

  我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松竹,冲僧成道道:“我把你师弟抓住了,好好教育教育他吧,这货在外面行骗。”

  “我师弟,哪个我师弟?”僧成道一片莫名其妙。

  松竹想要掰开我的手腕,却惊讶的发现,我力气很大,丝毫不在他之下,口中威胁道:“我是武僧,你再不松手,贫僧就要开杀戒了。”

  “啊呸,你先前还自称贫道,现在怎么是贫僧了。”我讽刺道。

  僧成道已经走了过来,看到松竹,一脸惊讶:“是你小子啊……”他又转头向我解释:“这小子不是我师弟,是我一个故人的后代,曾经被我打过屁股,所以见了我就跑。”

  我无语,松竹则是一脸羞愧:“老叔,你怎么还没死?”

  “你就这么对长辈说话?”僧成道瞪了他一眼,又对我道:“大成你怎么搞的,沾了一身不干净的东西,好大的怨气。”

  “有吗?”我的望气能力很厉害,就是无法看清自己。

  我上下打量自身,金瞳连连闪烁,却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看你背后。”僧成道伸出手指,轻轻一指。

  我一脸惊容,回身看着方敏,这时才发现,方敏居然是鬼魂!

  之前,我先入为主,把方敏当成是活生生的人,因此方敏跟在自己身后,以致于周围的环境非常阴冷,我也只道今天风比较大,却想不到是被鬼跟上了。

  “靠,她怎么会跟着我?”我一阵阵头皮发麻。

  又想到,面前的僧成道,其实也算是‘不干净的东西’,心里哇凉哇凉的。

  不过到底是熟人,我很快平静了下来,克服了心中的丝丝恐惧。

  ;T更}新ne最3快5/上《酷匠!网

  僧成道道:“凡人是不能看见鬼魂的,除非是开了天眼,或者有法力的人——当然,你小子不在此例。鬼魂一般不会骚.扰凡人,不过一旦发现对方能看见自己,就会紧缠着不放。”

  僧成道一脸的幸灾乐祸:“嘿嘿,你小子有的享福了,不管是睡觉,还是上厕所,都有个大美女盯着你。”

  “别说了。”我浑身不自在,“怎么才能让她离开我?”

  “当然是送她去投胎了。”

  僧成道笑了笑:“不过鬼魂投胎之前,都会经过公平审判,了结了这一世的阳间事,才能了无遗憾的去投胎。本来嘛,这是地府的事,应该由我来管……”

  “说下去?”我心中有股不妙的预感。

  “嘿嘿。”僧成道直乐:“她现在缠上你了,根据《鬼民刑法条例》的第一百三十五条,还有《鬼民诉讼法》的第六章,第七大条,第十六小条的相关规定,你得成为她的律师,帮她了结了阳间事,一直到投胎为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