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楼下,我到一家便利商店打电话,却迟迟无法接通刘秘书的手机,传来一阵阵对方关机的提示音。

  犹豫了下,我又给许文成的私人手机打电话,结果也是关机。

  难道两人都睡下了?

  不过一想,许老爷子的病已经治好,许市长也无需晚上再操劳,这时候应该已经睡下了。

  但我又觉得不对劲,许文成的私人手机应该是随时开机的,毕竟省里的领导随时有可能给他打电话。

  打不通电话,我索性放弃了。

  反正也不急这一个晚上,明天再询问不迟。

  ……

  第二天一早,母亲来接替我,做胖女人的看护。

  一个晚上,我已经弄清了胖女人和男律师的名字,一个叫郭美,一个叫苏宁。

  郭美看见母亲来了,没吭声,指着桌上的苹果,示意母亲给她削皮。

  我心中火大,索性眼不见心不烦,走出了病房。

  我打算现在去打电话,问问刘秘书。却看见父亲发丝凌乱,红着眼睛从楼道后面走了出来。

  “爸,问表哥把钱要回来了没有。”我问道。

  昨晚,一家人就商定好了,去问王钟把两万块钱要回来,毕竟现在急用钱。

  父亲摇头苦笑:“钱……没了。”

  “怎么会没了?”我大急。

  母亲也从病房里冲出来,急道:“你个废物,不敢找你侄儿要账是吗?是他欠咱们家里钱,又不是咱们欠他,为啥不敢要?”

  “不是不敢要,是钱没了。”

  父亲似乎又老了十岁,嗓音沙哑:“王钟这小子不但借咱们的钱,其他亲戚的钱也借了,一共十万块钱,都被这小子拿去炒股了……而且,就昨天一个下午,赔的一干二净!”

  母亲身体一阵颤抖,几欲晕倒,我连忙扶住。

  父亲道:“听说,王钟还借了高利贷,现在被放高利贷的人困住了,听说毒打一顿,还逼他还钱……”

  “不管他,我没有这个侄儿!”李霞怒吼道。

  我也吓了一跳,很难想象平时温婉,轻声细语的母亲,会有如此愤怒的时候。

  “给谁演戏呢,你们再怎么装可怜,五万块钱的赔偿费,一分钱都不能少。”这时候,男律师苏宁也来了,路过我一家身边时,阴阳怪气的讥讽了一句。

  我强忍着怒火,下楼去拨打电话。

  这一次,刘秘书的电话很快接通了,“喂,我是刘彦,你是哪位?”刘秘书的声音很沙哑,显得很疲惫,似乎一宿没睡。

  我也没有多问,直接开门见山,把自家的情况说了一遍。

  “这事啊,对方的要价肯定是高了。一万块钱!你只给他们一万块钱,这还包括你已经交出去的六千元住院费。”刘秘书道。

  “这么便宜?”

  我有些不敢相信,迟疑道:“我父亲是无证驾驶,而且摔了人,对方起诉怎么办?”

  “不怕他起诉。”

  刘秘书道:“起诉的话,是他们掏钱,而且这种官司打起来最费时间,他们消耗不起。而且赔偿费用一万元已经很高了,他们如果敢多要,到时候法院开庭,反而是你们占理。”

  “多谢。”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

  他又问道:“刘秘书,市长那边的情况,还好吗?”

  我指的是,省里的领导面临换届,许市长‘上面的人’可能被换掉。

  “多亏你提醒及时。”刘秘书哈哈一笑:“昨晚,市长带着我,和一群亲信官员彻夜讨论,已经想出了对策。”

  “我提醒,有吗?”我装糊涂。

  我有些低估刘秘书的官场智慧了,昨天我看似无意的暗示了刘秘书一句,但只要事后一想,很容易便猜出来是我的提醒。

  “不和你多说了,我困了,去睡觉。”刘秘书挂断电话。

  放下手中的电话,我也是轻松无比。

  他回到二十二楼的病房,点出三千五百块钱,丢在胖女人郭美的病床上。

  “啥,啥意思啊?”

  胖女人郭美和男律师苏宁都是一愣。

  我板着脸:“这是赔偿费用,咱们两家签个协议吧,就此两清!”

  郭美道:“这点钱就想打发我们?”

  苏宁冷笑连连:“敬酒不吃吃罚酒,是想打官司吗?”

  “少废话,打官司就打官司,谁怕谁。”我还以冷笑。

  苏宁沉着脸,他不明白我出去一趟,怎么像换了一个人……莫非,对方已经找了懂法律的人,做过咨询?

  一念及此,苏宁心中一紧,语气也缓和下来:“咱们私了的话,这点钱是不是太少了?”

  “那就打官司吧。”我板着脸,同时又从病床上收起500块钱。

  “哎哎哎,慢着,我们同意私了!”苏宁急了,眼看再不同意,我就要把病床上的钱拿光了。

  父亲和母亲,皆是呆呆的看着儿子,充满了惊喜,原本几乎可以让家里家破人亡的事件,儿子三言两语就这样给化解了?

  双方一番讨价还价,终于我同意,在付出的六千元住院费的前提下,再加三千一百元,作为胖女人的营养费和损失费。

  签好了协议后,我一家都松了口气,而胖女人也嘀嘀咕咕的暗示老公,该换到集体病房了,单人病房实在太贵……

  我一家人回到家中,等到中午弟弟回来,把医院里的事情一说,弟弟文也是兴奋不已,连呼过瘾,后悔没有翘课去医院,无法看到哥哥的英勇风姿,被父亲连着敲了几下脑袋。

  “表哥该怎么办呢?”弟弟忽然问道。

  一家人都沉默下来。

  王钟虽然害的家里损失了两万元钱,到底是自家亲戚,尤其是母亲的侄儿,别看她骂王钟骂的凶,但知道侄儿被高利贷的人绑架扣押,也是担心不已。

  “我去把表哥救回来。”我站起身。

  “胡闹,我可不放心让你去面对那些放高利贷的恶人!”母亲连忙阻拦。

  我笑道:“爸妈,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一个人去,肯定得找个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

  酷P匠(网永%u久免)费看小C说f

  “我也要去。”弟弟两眼放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