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敲诈

  父亲一开口,我就吓了一跳,不是因为话中的内容,而是因为父亲的嗓音。

  短短一天时间,父亲好像老了十岁,声音沙哑,疲惫。

  YG酷匠{¤网正版!首}发“

  我心中不是滋味,想必父亲已经向客人解释了家里的贫穷和困境,但谁叫咱们不占理呢?让客人摔得骨折,由人家挑选贵的医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爸,那对夫妻怎么说,要多少钱?”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焦躁不能解决问题,必须得冷静。

  父亲看了我一眼,低着头闷声道:“人家说了,想要私了,起码得掏出五万块钱,这还不包括医疗费,医疗费也得咱们出。”

  “那公了?”我问。

  父亲叹道:“那个男乘客是律师,他说了,公了的话,咱们花的钱绝对超过五万,先不说咱们无证驾驶,光是打官司的钱,咱们耗不起啊!”

  “五万,咱们家有吗?”我紧皱眉头。

  对于法律,我也不是很了解。

  这时,母亲和一个女护士走了过来,女护士看了我,弟弟,父亲父子三人一眼:“谁交钱?先把今天的住院费交了。”

  “交多少钱?”父亲掐灭手中的烟头,问道。

  “你先交六千吧。”护士随口道。

  “六千?”父亲的脸色,瞬间难看无比。

  “怎么,六千还算是少的呢,只是一个开头罢了,到时候钱不够还得交,否则停药停止治疗!”女护士眼睛一翻。

  父亲苦笑连连,道:“好,我交钱,我交钱。”

  女护士离去后,父亲准备下楼去银行取钱,忽然身体一颤,嘴唇哆嗦起来:“糟了,我忘了家里没钱了!”

  “啥,家里不是还有两万多块钱吗?”母亲不可思议的叫道。

  “还不是你的好侄儿。”

  父亲苦笑,“他今天中午到咱家里,直接问我借了两万块钱,说是他的领导要炒股。为了和领导处好关系,他也要炒股,还说炒股赚了钱,还咱们家四万。我一寻思,就把钱借他了,也没想到会有这么急着用钱的时候……”

  “你,你糊涂啊!”母亲气道:“王钟又不是你儿子,你给他借那么多钱干嘛!”

  我无奈,拦住母亲道:“妈,你别骂爸了,表哥那张嘴的犀利,你还不知道吗。”

  王钟别看长着一副忠厚的相貌,实际上精明之极,而且能说会道,嘴皮子很利索,或者说很能忽悠人,假的能让他说成真的,他又是父亲的侄儿,借钱能不给吗?

  我从兜里掏出一万块钱:“爸,先把钱交了吧。”

  “儿子,你哪来的钱?”父亲和李霞都是一愣。

  我把自己拾金不昧,领到奖金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父亲和母亲都放下心来,他们就怕儿子学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骗来或者抢到的钱。

  恰巧这时,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了过来,看到我递给父亲一万块钱,冷笑起来:“哟呵,家里不是挺有钱的吗?你儿子随便就给一万?我看你直接给我五万块钱,咱们私了得了!”

  我皱眉,看来这个男人,就是父亲的男乘客了,自称律师的家伙。

  “我家里没钱,这是我儿子好不容易赚来的钱……”父亲开口解释,但看到律师眼中的鄙夷和不相信,果断选择了沉默。

  我眉头直跳,他很不爽这个律师盛气凌人的姿态,不过自家害的客人摔倒理亏,他不好说什么。

  到了病房一看,我忍不住道:“就你老婆一个人,住在800元一天的单间,也太欺负人了吧?”

  病房里,只有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个肥胖的女人,她正在吃苹果。

  “怎么,你摔伤了人,反而理直气壮了啊?”肥胖女人一下提高了嗓音。

  “住吧,你愿意住单间,就住单间吧。”母亲陪着笑。

  我心中火大,正要走出病房透透气时,肥胖女人开口说话了:“你们晚上给我找个看护,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吧,我行动不方便。”

  弟弟气呼呼的道:“你是胳膊骨折,又不是腿骨折……”

  “怎么,你们想公了?打官司,我这个律师保证让你去坐牢,谁让你无证驾驶还摔了人!”肥胖女人的老公本来一直在冷眼旁观,这时也说话了,伸出手指指着父亲道。

  “把你的手放下。”

  我一步跨过去,挡在父亲身前。

  律师一瞪眼,还想说些狠话,但看着我平静的眼神,却怎么也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是怎样的眼神啊,虽然平静,却让律师充满了危机感,他身为律师,接待见过各行各业的人,从没看过我这样的眼神,似乎……自己的性命都拿捏在对方手中?

  父亲摔了人,是自己这边不对,对方要赔偿我没话说。

  但我决不允许,对方威胁或者恐吓父亲。

  老实人也会发怒,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我是可怕的洪水猛兽。

  我有一百种办法对付这个律师,要么抽出对方体内的生气,要么给他灌注死气,要么从僧成道那里拉来一堆鬼魂吓唬对方……这方法虽然缺德,但谁要敢惹毛了我,他绝对做得出来!

  偏偏胖女人还在那喋喋不休:“想坐牢是吧?我老公在看守所里也有人,到时候整治你……”

  “闭嘴!”男律师喝道。

  胖女人一愣,不明白老公怎么会喝止她。

  男律师也有些犹豫,自己生命似乎被我拿捏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尽管他很想说这是错觉,却还是不敢冒风险,喝住了自己的婆娘,免得她火上浇油。

  “晚上我来给你陪护吧。”母亲对胖女人道。

  我赶紧道:“妈,你晚上回家休息吧,我来看护好了。”

  “你?”胖女人尖叫一声:“你一个男人,晚上看护我?到底有何居心!”

  “……”我看着胖女人脸上的坑坑洼洼的痘痕,一阵阵反胃,想说就你?

  好在最后,胖女人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晚上等胖女人睡下后,我悄悄离开了病房,我想打电话问问刘秘书,咨询下自家的这件事情,到底应该公了还是私了。

  我总觉得,那位男律师没说实话,给自家开出了天价赔偿,必须得找个懂法律的人问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