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出车祸了

  “怎么,这里在吵什么?”许文成环视办公室一圈,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严厉起来:“你们该不是要动用私刑吧?”

  许文成注意到了我难看的脸色,还以为他被这里的警察动用私刑,这句话一说出来,就带着一股子火气和威严,听得办公室内众人一阵心惊胆颤。

  “没有,绝对没有!”

  杨局长惊得魂飞魄散,身上肥肉乱抖,连忙叫道:“许市长,这个年轻人是来领取奖金的,能为他担保的人是陈段德。只是陈段德已经被免职,不再是人民警察了,他的担保没有任何可信程度……”

  “这里不是还有一个担保人吗,我可以作担保。”许文成淡淡的道。

  “啊?”杨局长有些傻眼。

  他这个时候,才有些后悔了,真不应该得罪我,早早的把一万块钱给他不就没事了?现在,恐怕要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了——而且是一位前途无量的领导。

  有许文成开金口,领取奖金的事再无问题,杨局长很快就命令朱峰,给我批了条子,领到一万元的现金。

  杨局长带领着许文成去视察工作,刘秘书被我拉到了一边:“刘哥,陈段德局长真的被免职了吗?”

  “免职倒不至于,他去省公安厅开会去了,不过回来之后,也最多是个常务副局长了。”

  刘秘书叹息一声,忽然笑了起来:“我你打听这个干什么,莫非能救陈段德不成?我很看好你,你有治病救人的能力,说不定也能‘救官’。”

  “哈哈,刘哥,听说许市长很快就要变成市委书记了?”我连忙转移话题。

  “不错,换届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刘秘书点头。

  我道:“省里的领导,也应该换届了吧?”

  “是这样。”刘秘书看着我,忽然脸色一变:“对了,省里的领导也要换了,这下糟糕了……”

  他急匆匆的离去,去找许市长了。

  我欣慰的笑了,我能看出许市长身上不断消散的官气,但似乎无法帮助到他什么,只能隐晦的提醒了一句。而刘秘书的悟性也很高,一下想到了点子上。

  人人都看好许文成的官路前程,却忽略了一点,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上面‘肯定有人’。

  这‘人’,可以是许老爷子,也可能是许老爷子的一些身居高位的老战友,省里的大员。但既然许文成可以在换届中成为市委书记,那他上面的‘人’也可能被换掉。

  官场上,一旦上面没有人,则立刻寸步难行,还有可能被竞争对手趁机打击报复。

  也难怪许文成的官气会消散了。

  我已经提醒了刘秘书,想必他会告知许市长,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危机,就不是我感兴趣和能帮到的事情了。

  身上揣着一万元,天又快黑了,我也不敢多在外面停留,打算打车回家。

  这时,一个警察拦住了我,一脸笑容:“王大成,你身上带着钱不方便,我送你回家吧。”

  经过此人解释,原来他是杨局长安排的人。

  我摇了摇头,却也没有拒绝杨局长的好意,我并不会因此对杨局长心生好感,而杨局长也没指望我会感恩戴德,只是想补偿他一下罢了。

  有警车开路,就是方便,很快回到了家中。

  家里的灯火亮堂堂的,看的我心中阵阵温暖,小跑起来,疾步进入了家门。

  “哥,你回来了。”

  弟弟王大锤正在做作业,但我却皱起了眉头,在弟弟抬起头的刹那,看到了他的满脸泪痕,眼睛红肿,似乎刚刚哭过。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小子了?”我问道。

  我有些疑惑,弟弟大锤别看年纪小,却也不是个善茬,这小子打架的事经常干,除非是个初中高中的学生发生冲突斗殴,否则这小子不可能吃亏。

  “哥,我没和人打架,只是爸出车祸了。”大锤一说出话,又哭了起来。

  “什么!”

  晴天霹雳!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瞬间震得我头脑晕晕乎乎,一片空白。

  我迅速捕捉到了屋内父亲的气息,眼中的视野不断放大,穿梭过一道道狭小的墙壁缝隙,看到了遥远的地方。

  终于,他锁定在了市内最好的的医院市二院中。

  在市二院一层病栋的二十二楼,我看到了父亲,他神情委顿,坐在楼梯口处,一根根的抽着闷烟。

  gG更s新;3最Nm快o上S酷匠2k网

  “靠,你小子想吓死我,爸明明没事。”我在大锤头上敲了一下。

  接着,我又心中一紧,父亲没有事情,难道母亲……

  家里突遭变故,大锤这个十岁的小孩子心中也是一片混乱,并没有去想我怎么发现的父亲没事。他道:“爸妈都没事,是爸的乘客……”

  原来父亲骑电动三摩车出去赚钱,到处拉客人。因为没有牌照的关系,他得躲着警察,本来骑电动三摩拉客都十几天了,也没有出什么事情,偏偏今天出事了。

  今天下午,父亲载着一对夫妻,刚刚拐过一个路口,就看到了交警。

  他一时有些心慌,忙着躲避交警,转弯的时候车头扭得太厉害,车子一下子翻了。

  父亲倒是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只是擦破了一点胳膊皮。

  车上的男客人也是皮外擦伤,女乘客比较严重,摔得右臂骨折。

  现在,女乘客已经住院了,而且叫嚣着要父亲赔钱,赔偿一大笔的损失费和医疗费。

  “走,我们去医院。”

  我心里火急火燎的,拉着弟弟跑出了棚户区,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二院。

  到了医院,我和弟弟搭乘电梯,到了二十二楼。

  父亲就坐在不远处,楼梯口的位置上。

  “爸,你没事吧。”我上下打量父亲,虽然从弟弟口中听到父亲平安无恙样,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没事。”父亲吸了一口烟,叹气道:“你妈正在照顾那女乘客呢……按我说,他们一个皮外伤,一个骨折,找家中等规模的医院也能治了,非要来最贵的二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