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跑了袁谛听,这时候已经下午四五点钟了。

  虽然夏季白天长,此时的太阳还高悬天空,我也有一丝丝凉飕飕的感觉,打了个寒噤。毕竟再过两三个小时,天色一暗下来,整个临水市的鬼魂都会接近五脏庙,然后排队投胎。

  他快步离开了五脏庙,打算趁着天色尚未黑下来,去市公安局一趟,将自己拾金不昧应得的奖金要到手中。

  离开棚户区,我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刚一上车,司机忽然回过头来,一脸愤恨的看着我:“好啊,是你小子,今天别想跑,跟我去公安局说清楚!”

  我一愣,看了出租车司机一眼,才发现此人满脸络腮胡,却肤色白腻的好像女人,一副天生小受脸,却长着威猛的大胡子——不正是我拾到六十万巨款那天,载我和弟弟大锤去公安局的那个出租车司机么?

  “好啊,去公安局,我正好顺路。”我笑了笑,随口说道。

  “嗯?”络腮胡明显一愣,心中有些嘀咕,那天载着我疯狂飙车,事后被交警开了一大笔罚单。那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被我耍了,我根本不是什么警察!

  因此,一看到我又上了自己的车,他心中来气之下,就恐吓威胁,要把我送到公安局,却不想我根本不怕。

  我脸上带着笑意,上下打量着络腮胡,目光四下一转,似乎是不经意的向车窗外看了一眼:“呵呵,运气不错啊,买彩票中了不少钱吧?”

  “你怎么知道?”络腮胡吓了一跳,很吃惊。

  他前几天买彩票,也不知道什么狗屎运,居然中了五万元的奖励!不过这货很低调,并没有向任何人声张,家中的老婆妻儿都不知道。因此,听到我一语道破,说出他中奖的事实,络腮胡才会这么震惊。

  我冲络腮胡神秘一笑:“我是警察,当然知道了。实话告诉你,你中奖的那天被几个犯罪分子盯上了,要不是我暗中解决,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吗?”

  “啊?那……那真是太感谢了。”络腮胡愣了半晌,半信半疑,但心中到底是信的成分多了些,毕竟他从未向任何人透露中奖的事情,如非亲眼所见,根本不可能知道。

  我看着络腮胡,心中好笑,真不知道这家伙智商太低,还是自己忽悠人的功力有长进了。

  实际上,一进入出租车后,我就看到了络腮胡浑身缭绕的金色财气,并不是很浓厚,颜色却非常金黄,显然是新近发了一笔小财。

  而追溯这道财气的源头,再无限放大视野,我在二十二街道之外,一家彩票投注站中看到了财气的源头,因此推算出络腮胡应该是买彩票中了奖。

  “警察同志,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络腮胡彻底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认可了我救他一命的说法。

  “呵呵,没什么。”

  这个时候,我反倒有些过意不去,他沉吟了一下:“你送我去公安局那天,之后被交警罚了很多钱吧?说说,是多少,我给你报销。”

  反正将要有一万块钱的奖励到手,我并不介意拿出一些钱,补偿下络腮胡。

  “不不不,警察同志你太见外了,我还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

  络腮胡有点受宠若惊,搓着手感激的说道。他买彩票中了五万元,已经不把交警队罚的那点钱放在眼里了,我又是他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他都不肯让我为自己报销。

  我无奈,这年头给人送钱,居然有不要的。

  络腮胡发动出租车,向市公安局的方向开了过去。不过这一次,我并未要求他飙车,所以开起车来也是中规中矩,不过也比一般的出租车要快多了。

  到了目的地,我准备下车掏车钱,想不到络腮胡走得飞快,一发动车子就没影了,生怕我给钱似地。

  “真是好人啊。”我感叹一声,进入了公安局。

  今天,公安局的气氛明显不一样,许多警察或者协警急匆匆的走来走去,我也很快被人拦住了,是一个上半身穿着天蓝色衬衫的警察。

  “这位警察同志,我是来领取奖金的……”我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这名警察点了点头:“你去行财科问问,如果程序办完了,应该可以领到钱。”说完又急匆匆的离开了。

  我站在公安局大院中,目光中的视野开始放大,快速扫过一个个房间,终于在二楼的第三个房间门上,看到了‘行财科’三个大字招牌。

  行财科,就是行政财务科的简称,公安局的机构之一,其职责和公司中的财务科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我来到行财科的门前,敲了敲门。

  “请进!”门里传来一个略显尖锐的男子嗓音。

  我打开门,进去一看,六张办公桌有五张是空的,只有一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坐在一个办公桌的后面。

  我放大视野,清晰地看到了地中海胸前的胸牌,上面注明了此人叫做朱峰,职务是市公安局行政财务科的副科长。

  “朱科长,您好。”我开口问候,将自己领取奖金的事情说了一遍,还特别暗示,是市公安局的局长陈段德要我来领取奖金的。

  I更新?r最,A快3I上F酷匠U网‘‘

  想不到,副科长朱峰冷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不咸不淡的道:“哦,你等等啊,我给你查查。”

  我暗暗吃了一惊。

  小说中,经常将人物的面部表情描写的十分细致,但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即使是离得很近的两个人,除非集中全部注意力,否则根本无法注意到对方的细微表情变化。

  但我不同,他的双眼放大视野之后,清晰的看到了行政财务科副科长朱峰的所有面部表情,一丝一毫都观察的清清楚楚。

  朱峰在听到我提起市公安局局长陈段德,眼中连一丝恭敬都欠奉……甚至,夹杂着一丝戏谑,以及,幸灾乐祸?!

  我心中一沉,该不会是陈段德出了什么变故了吧?被查出违纪,还是撤了职务?或者其他情况。

  俗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陈段德失去了公安局局长的职务,公安局里的人哪里还会理会他?他同意给我的一万元奖金,估计没人肯答应交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