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轻一笑道:“我的本事有很多,只是不能显露出来,我怕吓坏你。”

  对这个袁谛听,我只是初次相见,他又想找僧成道的麻烦,我自然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好感。

  僧成道冷笑一声,对我的调侃并不在意,缓缓道:“我是知道你那位祖先的,都以为他是被第三十八代龙虎山张天师张与材亲自追杀,然后击成了重伤。”

  “实际上,那一战中,我的一位祖先也参与了,和张与材联手,追杀你的祖先。一战之后,张与材重伤而归,我的祖先却被他击毙,还被抢走了‘称骨算命法’的核心精髓。”

  称骨算命法,是袁守诚的侄儿,唐朝钦天监台正先生袁天罡所发明的,流传至今,只是其核心精髓,早就遗失在了滚滚历史长河中,后人掌握的只是一些皮毛。

  我一愣,自己的祖先夺走了称骨算命法的核心精髓?可惜自己的记忆传承中风水堪舆,迟迟无法觉醒。

  看着冷笑连连的袁谛听,我道:“怎么,你想为你的死鬼祖先报仇?他都死了七百年了吧,魂魄估计要么烟消云散,要么去投胎了。你要找我报仇,可算是找错了人。”

  袁谛听道:“我当然不是来找你报仇的,祖先们的恩怨,距离太遥远,我也不期望报仇。这次前来,主要是找你,我知道你的祖先肯定通过某些手段,将他的一些能力留给了后人。我希望你交出称骨算命法的核心精髓——当然,我可以付出一些代价。”

  “好,我替我答应了。”僧成道抢先答应道。

  我却道:“我不答应!”

  僧成道一愣,看着我道:“为什么?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交出去之后,不但可以让袁谛听滚蛋,还可以趁机敲诈他一点好处。别看这老小子穷酸,实际上非常有钱,什么珍宝他都有收藏,神仙眼红的宝贝他都有。狠狠地敲诈他吧!”

  我无奈苦笑,看着袁谛听坚定的目光,知道自己说并没有掌握劳什子称骨算命法,袁谛听都不会相信,反而会认为自己在刻意推诿。

  “这样,袁谛听。我听僧成道说你非常厉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能知鬼神命运。你来为我算一卦吧,要能准确预测出我的前程未来,我就把称骨算命法的核心精髓教给你,而且不需要你付出其它什么。”

  我说完,便不再开口。

  “这有何难,我便来算你一算!”袁谛听冷笑道。

  僧成道急了,叹道:“我小子你傻了?放着敲诈袁谛听的机会,居然让这小子给你算命。连鬼神的命运都能被他悉知,更不要说你一介凡人了。”

  我沉默不语,却在暗暗提放。

  这时,五脏庙门前,许多赶来测字算命的群众越来越多。

  他们都吃惊的发现,他们和我们几人明明离的很近,却听不到我几人在说什么,甚至彼此之间,好像隔了一层无形的气墙,看不见却摸不着,无法靠近过去。

  我正暗自小心防备,忽然感觉到,天地之间的气流开始发生变化,一些财气,官气,生气,死气都开始按照一种奇妙的轨迹流淌起来,向着我压迫过来。

  而袁谛听本人,则是口中念念有辞,额头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我心中一动,从许老爷子身体中抽出来,又进入我体内的那道黑气乌云,陡然释放了出来,在我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保护膜,隔绝了任何查探。

  所有接近我的财气,官气,生气,死气……,一旦接触到这层保护膜,就被立刻同化,也变成了黑气乌云的一部分,强化这保护膜。

  “这似乎不是阴气,又和阴气很类似……”

  我心中困惑,因为一直没弄明白,从许老爷子身体中抽出的气流,到底是什么?按说从它的颜色和性质分辨,应该是阴气无疑,而且具有一些阴气的特性,却又不是阴气。

  有这一层神秘气流形成的保护膜抵挡,我立时,有一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奇妙感觉。似乎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人可以算计到他,他的命运融入到了整个天地——没有人可以窥测到老天爷的命运。

  n更va新K!最快f上/3酷I{匠网:

  哇!

  正在推算我命运的袁谛听,噗通一声坐在地上,陡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每一下咳嗽,都是一大口鲜血喷出,看的人触目惊心。

  我吓了一跳,这老家伙,不会这样咳死吧?

  连续咳出了七大口鲜血,袁谛听才缓缓起身,颤颤巍巍的站直了身体。

  他现在脸色苍白,眼睛黯淡无神,哪里还有半点高人风范?就像是一个病恹恹的叫花子道士。

  袁谛听满脸惊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居然无法推算出你的命理,这,这怎么可能?!”

  “你输了。”僧成道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哈哈大笑。

  袁谛听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道:“我并没有输!”

  他道:“我这就召唤出望气神人来,天地之间,众生万物,没有望气神人无法看出命运的存在!”

  僧成道大惊:“袁疯子,你真是个疯子!连望气神人也敢召唤出来,不怕你的祖先降罪吗?”

  “为了得到称骨算命法的核心精髓,在所不惜,祖先会原谅我的。”袁谛听道。

  “你疯了!”僧成道再次跳脚大骂。

  被僧成道这么一说,袁谛听似乎也有点犹豫,不禁踌躇起来。

  “望气神人……”我刚刚念出这四个字,脑海中便出现了一大堆相关信息,是记忆传承中的记载。

  这些记载,我是越看越激动,心跳加速,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原来所谓的望气神人,就是拥有我这种望气能力的体质,在很漫长的岁月之中,才会出现一个。而且每一个望气神人,都不会出现在同一个时代……”

  “好,一定要让袁谛听把所谓的望气神人召唤出来,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我下定决心,开口道:“袁谛听,你若能算出我的命运,我可以将祖先的风水堪舆传承,也全部教给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