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对头来了

  我是站在家门口,看到了远处的官气——非常浓郁的官气,呈现出大红之色,甚至其中夹杂着紫色。

  大红大紫,是官气浓厚道一定程度,所特定的表现。

  而且,我发现,那浓郁的官气,是向着我家里的这个方向移动的,随着轻风的拂动,一些官气最先飘了过来。

  我伸手虚抓,抓住了一把官气,稍微分析了一下,就在其中感应到了两个人的灵气,其中之一的灵气,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稍微推算了一下,就知道这股熟悉灵气的主人,是自己的表哥王钟。

  “表哥难道升官发财了吗?是了,他好像曾经说过,要考公务员的……”我回到家中,顺着楼梯来到了平房的屋顶上,这里的能见度不高,但对我来说足够了。

  酷,匠网1I永7◇久4W免费**看/小=%说lk

  我目光四下一扫,视野距离不断放大,穿过了一条条街区,甚至透过别人家窗户间的狭小缝隙,看到了更遥远的地方。

  在和棚户区相隔了二十五条街道的位置,我看到了两个人。

  其中之一,就是自己的表哥王钟,身上的官气微弱的可怜。

  另外一人,我并不认识,却发现他身上的官气浓郁的可怕,大红大紫。

  按说官气如此浓厚,大红大紫的贵人,应该不可能和表哥王钟这种小小的公务员有什么交集,偏偏两人一路同行,脸上都带着笑容,显得关系很好的样子。

  我不禁有些好奇。

  等到表哥王钟和身边大红大紫的贵人进入棚户区,来到我家时,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王钟是吃过苦的人,走了一个小时的路也不算什么。反倒是他身边的青年,细皮嫩肉,养尊处优,保养得很好,却没有走过这么长时间的路,弯腰双手扶在膝盖上,已经累得直喘粗气。

  我迎出门来,招呼了一声:“表哥,你来了,快请你朋友进来坐吧。”

  母亲也走出门来,一看到那个累得喘气的青年,不禁就有些埋怨:“王钟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打的能花几块钱?让你朋友受累。”

  “阿姨,不碍事的,办公室坐得久了,我难得锻炼一回,对身体也有好处。”王钟身边的青年倒没有什么架子,站起身来笑了笑。

  我将王钟拉到一边:“表哥,你知道你身边这人是什么来历不?”

  “你说李牧啊……”王钟愣了下,挠了挠头:“他好像是京城里来的吧,他现在和我一样,都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小公务员,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心中有了谱,李牧身上的官气大红大紫,而且来自京城,看来他升官就是最近的时间了。

  “表哥,我觉得这个李牧来头不小,可能是京城某个大家族的子弟出来历练,你不妨多和他结交,总会有好处的。”我不可能直接点明,说李牧会近期在官路上平步青云,只能隐晦的提醒了一句。

  王钟直点头:“你说得有理,这货好像真的挺有来头。”

  我放心了,看李牧此人不像是过河拆桥的性格,王钟在他落魄的时候给予帮助,想必他日后腾飞时,也不会不惦记着昔日的恩情。

  ……

  今天下午还要去上课,不过在这之前,我打算解决一件事情。

  当初,我将六十多万的巨额失款送到了市公安局。陈静香的老爹,市公安局局长陈段德,许诺将一万元的奖金发给我。

  不过如今过去一个多星期了,这笔钱还没有下落,陈段德也没有打来电话。

  我打算去市公安局催一催,将钱要到手。

  我刚刚离开家门,就看到许多街坊邻居,急匆匆的向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我拉住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问道:“杨大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那么多街坊邻居去那里?”

  被我拉住的人叫杨庆,和我是棚户区的邻居,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也都彼此认识,他一脸兴奋的道:“你不知道吗,五脏庙来了一位老神仙,算命测字,准的不得了!我得赶快过去,否则排队不知道要有多长时间。”

  说完,杨庆便急匆匆的走了。

  我听得一惊,老神仙?莫非是哪个小毛神?僧成道可是说过,他有些敌人可能找上门来,莫非真的来了一个神仙?

  哪怕是个小毛神,我也心中打鼓。我可不觉得自己一介凡人能斗得过神仙,赶过去估计也帮不了僧成道什么忙。

  我正准备离开,却看到僧成道穿着一身大红袈裟,向自己跑了过来。

  “麻烦大了!”僧成道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头皮发麻,他道:“有个实力很强的老货找上门来了,我斗不过他,你上!”

  我道:“来了个神仙?如果你都打不过他,我怎么可能是对手?”

  僧成道直摇头:“不是神仙,你也不用和他武斗,文斗即可。”

  “什么是文斗?”我问。

  僧成道道:“那家伙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能测鬼神命运,虽然只是凡人之躯,一些厉害的神仙却都不是他的对手,要被他算计死。你得在这方面击败他,这老家伙就会滚蛋了。”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厉害的家伙?

  他道:“这怎么可能?我并不会测人命运,风水堪舆的记忆传承也没有觉醒,不可能斗得过那位……老家伙吧?”

  “别废话了,我说你能你就能,不能也得能!”

  僧成道一摆手,拉着我就走:“实话告诉你吧,那老家伙要在别的地方给人算命测字也就罢了,偏偏堵在五脏庙门口,我这才火急火燎的来找你。”

  “什么意思?”我不解。

  僧成道叹道:“五脏庙是什么地方?我又是什么身份?”

  我心中闪过一个惊人的想法:“难道……”

  僧成道道:“不过,我身为本市的城隍爷,地下市长,五脏庙就是我办公的地方。每一个晚上,五脏庙的门必须打开,所有本市当天死去的魂魄,都会飘荡到这里,由我的秘书和手下人员登记备案,然后安排去投胎或者在十八层地狱受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