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拆迁公司的老总,带着手下的神医纷纷离去。几大神医都和我约定好,欢迎他去他们家里拜访,共同探讨中医的庞大体系,整理古旧的典籍。

  更E新最快#上,g酷zv匠Ii网V$

  毫无疑问,张子平这些神医们都看好我的发展潜力,认为我将来的医术,将会远远超越他们这些人之上。

  现在趁我还没有发迹起来结交,称得上是雪中送炭;一旦等到我一飞冲天,鲤鱼化龙,到时候他们想要结交我,估计都不可能了。

  当然,各大神医更想要结交我背后的‘高人’,他们都认定我是有高人指点教导,否则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如此精通医术,甚至在书法上也有很高深的造诣。

  而我也努力营造出一副假象,显示自己背后有位高人,否则根本无法解释的通,自己如何拥有的这一身医术。

  马胖子离去之际,感激的拍了拍我肩膀,道:“老弟你放心,既然得你信任,肯将拆迁指标交给我,哥哥就绝不会辜负你。拆迁棚户区的补偿款项,居民的安置问题我都会尽力,给你们争取最大利益。”

  ……

  “大成,谢谢你治好了我爷爷的病。还有,你不要生我爸爸的气,好吗?爷爷最近的病越来越重,爸爸又工作繁忙,记忆越来越差,他可能忘掉了你还在客厅里。”

  我和许雅琳坐在客厅中,听着她特有的温柔嗓音,我心情格外的好:“没什么,我已经快忘掉了这件事情了。反倒是我运气不错,大晚上零点过后,还有个美女陪我在这里熬夜。”

  “油嘴滑舌。”许雅琳白了我一眼,又忍不住有些好奇道:“大成,你真的会气功吗?”

  我笑道:“当然会,不信我给你演示演示。”我笑着向许雅琳伸出了手。

  许雅琳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纤细的小手放在了我手中。我心中大喜,果然三百六十行,行行皆学问,只要有能力,和女生亲密接触并不算什么难题。

  握住了许雅琳的小手,我轻轻揉搓了几处手掌上穴位。这几处穴位,单独触碰一处不会发生什么,但同时按住几处,并以节奏性的规律按摩挤压,就会产生奇异的效果。

  许雅琳惊叫一声,我握着她的手捏来捏去,让她以为我在吃豆腐。刚要抽回手掌,却觉得掌心传出一片细密的电流,刹那间流遍全身,酥酥麻麻的,让她提不起力气,口中的惊叫还没有发出。然后整个娇躯酸软无力,倒在了我怀中。

  温香软玉抱满怀,我却心中一突,有些后悔,还是玩大了,许雅琳会不会以为自己在刻意轻薄?

  许雅琳倒在我怀中,身上才恢复了一些力量,从我怀里离开,却意外的没有生气,只是瞪了我一眼,又扑哧一笑:“你这人真坏,故意占我便宜!”

  说完后她便直接离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我心中的石头落了下来,松了一口气,还好许雅琳没有生气,又有些悔意,早知道方才应该抱住她才是,自己却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

  这时,刘秘书笑吟吟的走到了客厅中。

  看到他脸上促狭的笑意,我就有些窘迫,看来方才发生的一幕,都被刘秘书看到了。

  刘秘书道:“客房为你收拾好了,早点去睡吧。”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二点钟了,我回家也来不及了,市长许文成和许老爷子又殷切挽留,要他留在家里睡一觉。盛情难却,我便答应了。

  回到客房睡下,我却久久难眠,和许雅琳的一次拥抱,虽然简短,却怎么都难以忘怀,脑海中始终浮现着那一幕,让他困意全无,无法睡得着。

  到了六点钟,我被刘秘书叫醒。

  我有点呵欠连天,实际上五点多钟才睡下,刚睡了不到半小时就被叫醒,让我感觉疲惫到了极点。不过许老爷子和许市长邀请我吃早饭,我却不好意思赖床不去。

  到了餐桌边上时,我发现许雅琳已经坐下,身边是她的爷爷和父亲。

  许老爷子笑咪咪的看着我,对儿子道:“文成,你来说说吧。”

  许市长点点头,对我道:“我,我打算让你去市里的卫生厅专家顾问团做个专家,你看如何?”

  “这……不合适吧?”我大吃一惊。

  市里卫生厅的那些专家,可都是有名的学士,让我一个年轻人搀和到里面去,恐怕会遭到无数反对的声音,更何况我还未成年。

  我把自己的顾虑给许市长一说,他还未答话,许老爷子却不以为然的开口了,他不以为然道:“有志者不在年高,无谋空言百岁。你的中医造诣连那些神医都夸赞,有能力就该得到重用和提拔。年龄算什么,身份证改一改不就得了。”

  我摇头,先前听到许市长的许诺,让我还真有种心动的感觉,一时有些头脑发热。不过这时候,彻底冷静了下来,道:“还是算了吧,我实在太年轻,难以服众。而且我未来,也不打算做一名医生。”

  “真的不打算做医生?实在是太可惜了。”许老爷子失望道。

  许市长还不死心:“这样吧,等你年满18岁,我就立刻聘请你为卫生厅的特别顾问,你只需要偶尔做一些技术指导,给市里的官员家眷们诊断疑难杂症的治疗,平时不需要做什么,每月还有津贴可以领。”

  我推辞了几番,不过难以拒绝许市长的好意,便勉强答应了。

  到了7点钟左右,许市长派司机来接我和许雅琳去上学。

  许雅琳近期险遭车祸,让许市长警惕了许多,一边调查谁要对付他女儿,同时也安排司机接送许雅琳上下学。

  和许雅琳上车后,我已经没有了初坐悍马车的新鲜感,一会儿工夫就昏昏欲睡,最后真的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出现在大海里,他坐在一叶扁舟中,而大海则是惊涛骇浪,天空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我的扁舟随时都有被击毁推翻的可能。

  直到耳朵传来一阵剧痛,我才清醒过来。

  结果我发现自己躺在许雅琳怀中,她正愤怒的揪着自己的耳朵,连忙尴尬的起身坐好。

  许雅琳低声道:“不许往我身上靠了!”

  “误会,我不是故意的。”我连忙辩解。

  过了一会儿,我又有些打盹,却强忍着睡意,免得迷迷糊糊睡着,又倒在许雅琳身上,一次也就罢了,再这样恐怕真让许雅琳觉得自己太过轻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阳豆浆说:

  羡慕你们这些长得好看的还点阅我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