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由阴气组成的黑气乌云,居然钻入了我的身体,这让我一阵阵的心惊肉跳。

  好在我感应了一下身体状况,并没有什么不适,而且黑气乌云仍在自己的掌控中,似乎只要自己念头一动,就可以将之召唤出来,排斥出体外。

  bO酷匠s网首'发J

  确认了这一点后,我的心情才平静了一点,对市长许文成道:“老爷子的病情已经解决了,只要再吃点药补补身体,一个月内便可以恢复健康了。”

  “多谢,多谢!”许文成一脸的感激。

  许老爷子也发出了洪亮的笑声:“大成多谢你啦,放在古代你可比那些太医令中用多了!”

  老人年纪大了,更注重传统。先前唐血剑这个外国人自称放在中国古代起码是个太医令,令他感觉很不痛快。现在我却治好了他也没办法的病,岂不是要比太医令更厉害?

  许老爷子身上的疾病一除,再加上心情轻松,居然从床上走了下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让许市长这个早已到了不惑之年的男人,也情绪激动兴奋,有种落泪的冲动。

  这时张子平神医凑上来,递给我一支毛笔,讨好的笑道:“周神医,你打算给许老爷子开点什么补药?让我们观摩观摩行吗?”

  我接过毛笔,却有些为难,因为我根本不会写毛笔字啊!

  但就在此时,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我心头,我握着毛笔,再也感觉不到丝毫陌生,甚至这个捏笔的姿势,好像做了成千上万次一样——又是记忆传承的作用。

  我定了定神,走到铺好了宣纸的方桌前。

  而几大神医都围了上来,我给他们的惊喜和震撼太多了,再也不敢对我这个周神医有任何小觑,都想看看我写出的药方,会是什么千金难求,或者失传许久的药方?

  我开始挥毫泼墨,写下了一剂药方。

  “这,这是一笔书!”公冶旭平大叫了一声,其他人也都很吃惊。

  所谓‘一笔书’,是狂草书法形式的一种,讲究的是笔试相连而圆转,字形狂放多变。

  若是一般的一笔书,自然不会让各大神医动容。

  单看我的书法,简直丝毫不下于先前唐血剑所书的‘狂草剑书’,虽然没有剑道杀气融入其中,却豪放大气,简直是如大日当空,辉辉煌煌,有种不可抵挡的豪迈气概。

  “这是书圣王羲之的书法!”

  许老爷子思索了一阵子,他曾经在一场国际拍卖会上,看到一卷王羲之墨迹手书的拍卖——当然,不可能是真正的王羲之手迹,而是明清时代的后人临摹的,却也拍卖出了天价。

  而看我现在的手迹,简直与王羲之的手迹一般无二,甚至还要写的更好,更具有意境!

  在场的几大神医,也有人有幸看过王羲之手迹的临摹本,一个个都露出惊容,若说老外唐血剑模仿诗仙李白的狂草剑书,只模仿了十分之一二的意境,我模仿王羲之,差不多就模仿出精髓了。(尼玛要是真的我就不写小说了,随便写一幅字就能养活我一辈子哇!)

  这令他们深深地感到不可思议。

  要说书圣王羲之,是比诗仙李白更加传奇式的人物,而且李白也倍加推崇赞誉王羲之。

  王羲之出身尊贵,可以准确考证出他来自琅琊王家,流着这个家族的尊贵血液。比起那些自吹自擂,说‘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臆断自己是高富帅,是富二代的屈原牛叉多了。

  琅琊王家,是曾经造反两次,皇帝却都不敢说什么的传奇家族。

  我模仿王羲之的手迹,并不是想要和老外唐血剑一争高下,但恐怕就算我这么说,在场的人也不会相信,于是我唯有苦笑相对。

  观摩欣赏了我的书法,神医们才去看我开的药方。

  这一看之下,却是有点失望。我开的药方,简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无非是大病初愈的人,所需要进补的药方,全国各地的药店就可以开到。

  “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交个朋友吧……”乌托邦拆迁公司的老总,四眼胖头龙忽然走了过来,来到我身前,将自己的名片递了出来。

  “呵呵,小弟弟,明天姐姐请你去吃饭好吗?”一个柔媚的身体,带着扑鼻的香气,也向我靠了过来,是心雨拆迁公司的老总,杨惠雪。

  其他几家拆迁公司的老总,也都殷切的围了过来。

  我的出现,可谓是打乱了几家拆迁公司老总的部署。他们原先的计划中,许老爷子的病会被自己带来的神医治好,到时获得棚户区的拆迁指标自然轻而易举。

  但最终治好许老爷子病的,却是不属于任何一家拆迁公司的我这个周神医,这让几家拆迁公司老总有种措不及手的感觉。不过他们到底是生意场上的人,很快就制定了新的计划,选择拉拢我,只要他肯开口请求,要下棚户区的拆迁指标,许市长未必不会答应。

  对四眼胖头龙递出的名片,我并没有理会,反倒是杨惠雪的靠近,让我颇不自在,许雅琳可还在一边看着呢,连忙后退了几步。

  又避开其他几家拆迁公司老总的邀请后,我很平静的对市长许文成道:“许市长,棚户区是我的家,我希望您选择一家值得信赖的拆迁公司。我个人推荐马致富先生的大洋马拆迁公司。”

  许文成愣了一下,道:“好。”

  他只说了一个好字,并没有明确肯定会选择大洋马拆迁公司,却让马胖子喜形于色,市长只是不肯明着说罢了,实际上已经算答应了。

  乌托邦拆迁公司的老总,四眼胖头龙眼中寒光闪烁,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许文成注意到了这一点,立刻出声警告道:“我不希望看到这个年轻人,以及他的家人出现什么不测!”

  四眼胖头龙眼中的寒光快速收敛,笑了笑,道:“当然,我可是守法的好市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阳豆浆说:

  看书的朋友们,走一波订阅啊!豆浆在这里谢谢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