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平这些神医,已经彻底傻了眼,他们简直是闻所未闻,一位中医没有经过‘望闻问切’整个过程,只是凭眼睛看了一眼,就诊断出病人的病情,甚至说的如此详细。

  偏偏马胖子激动的表情,让几大神医认为我瞎蒙胡猜的想法彻底落空。

  马胖子紧紧抓着我双手,迫不及待道:“大成老弟,既然你知道病因,应该有解决的办法吧!伟哥我已经吃的产生抗药性了,你要救我啊,救救老哥的性福!”

  我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挣脱了马胖子的手掌,连忙说了一句:“马大哥你放心,我这里有一张药方,你拿回去后服用,每周一次……”

  我话音未落,就被马胖子打断了,他一脸关切的问道:“一周一次?会不会太少了,我天天吃吧!”

  “不可。”我连连摇头,道:“马大哥,我的这个药方,主料有一味虎鞭,佐以人参,吃下去包你龙精虎猛,只是这味药太补,吃多了铁人也扛不住……”

  正说着,我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把正拿着笔做记录的马胖子急得不行,大叫道:“说啊,说啊,快说啊,周老弟,药方是什么?”

  我一脸尴尬,看到许雅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正在门边看着我,脸上红红的,也不知道先前向马胖子所说的,被她听到了多少。

  此时的许雅琳穿着一身睡衣,上面印着小白兔的卡通图案,看上去别有一番清纯诱惑,让我怦然心动。

  于是连忙转移话题,道:“马大哥,药方我等会儿告诉你,先把许老爷子的病治好吧。”

  马胖子虽然心焦药方,不过我说的在情在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几大神医对视一眼,相继苦笑,‘望闻问切’的比试,毫无疑问显然又是我获胜了。有时候医生看出病人羞于启齿的病症,远比看出其他病症要厉害的多。

  “好,我你快给我父亲看看。”许文成市长这时候,也对我有了很大的信心,殷切的将他带到了父亲身边。

  我看了许老爷子一眼,瞳孔中金光一闪,许老爷子体内的情况顿时显露无疑,人体五脏属性不同。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呈现出的颜色各有不同。

  我只是看一眼,就相当于为许老爷子做了一次b超,x光透视。

  许老爷子的五脏中,都夹杂着一丝丝的灰色气流,就是先前气功大师公羊真人发功,逼迫出来的那种阴气。按说这种阴气,应该是冤魂缠身的症状,但许老爷子却不在此列。

  看到这里我实际上心中早已有了谱,口中问道:“许老爷子,你是不是有收集古玩的爱好,而且大多是一些从墓穴里掏出的东西?”

  我此话一出口,许老爷子脸色就有些讪讪的,他年纪大了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摆弄收集一些古董,确实大多是盗墓贼挖出来的。他曾经是副部级的国家干部,明知国家对盗墓行业严厉打击,却明码标价的收购古玩,确实有助长盗墓行业气焰的不良影响。如今被一个年轻人指出来,更是面皮发烧发烫。

  许市长问道:“大成,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喜欢收集古玩,这和他的病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

  我道:“古墓里面的东西,要么埋了几百年,要么上千年,上面沾染的阴气多的数不清,年轻人气血充足,倒也罢了;但老年人接触太多,就容易使得阴气上身,产生许老爷子这种病,时间久了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大成,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许雅琳已经走了过来,语气之中充满了恳切。

  我回给她一个大大的笑脸:“没问题,我马上动手。”

  e!酷匠a网唯!一g◎正V《版,K/其Y他5Z都是I:盗版r

  市长许文成看着女儿和我说话,挑了挑眉,似乎明白了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我看向唐血剑:“你的银针还有没有,借我几根吧。”

  唐血剑先前的一包银针,都插在公羊真人身上,暂时压制住了他身上的阴气发作。我倒是想从公羊真人身上拔下几根来,却终究没这个胆量,气功大师应该打架也不差吧?

  听到我的询问,唐血剑挑了挑眉,真的又从怀中拿出一包银针,递给了我。

  我接过银针,用酒精灯消毒后,便插在了许老爷子周身的一些穴位上。而原本还担心我会不会用银针的许市长,看到我娴熟的手法后,也松了一口气。

  “大家散开一点,我要发功了。”我对众人道。

  “发功?我你也会气功?”市长许文成疑惑道。

  我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不错,我而且要隔空发功,将许老爷子身体中的阴气引导出来。”

  公羊真人听得脸色发黑,隔空发功?他都办不到!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居然口出狂言,要隔空发功,治好自己都无可奈何的许老爷子的病?

  不过众人还是听从了我的吩咐,远远退开。

  “嘿!哈!”

  我开始装模作样的摆弄架势,实际上我哪里会气功?隔空发功更不可能办到了。我他是打算将许老爷子身体中的阴气,全部引导出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就是可以感觉得到,许老爷子身体中的阴气可以被自己控制,甚至引导出体外。插在许老爷子身体外面的银针,则只是障眼法,我可不希望自己的望气能力暴露,只能找了一个借口。

  装模作样的摆足了架势,然后缓缓控制着许老爷子五脏内的阴气,向体外溢出。

  “出来了,出来了!”市长许文成忽然大叫一声。

  众人都可以看得到,许老爷子身体皮肤表面,浮现出了一抹黑色。公羊真人大惊,想不到我真的懂得隔空发功,一时之间,看向我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其他的神医,拆迁公司的老总们,也都觉得不可思议,震撼莫名。

  “出来!”

  我的控制下,许老爷子体内的阴气,忽然溢出了皮肤表现,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大片浓墨色的黑气乌云,这片乌云稍微散开,变成了灰色,再汇聚在一起,则成了浓黑色。

  黑气乌云一出现,在场众人都感到一阵阵冷飕飕的凉意,他们没有望气能力,自然看不到黑气乌云,却本能的感到一股森森的寒意。

  我控制着黑气乌云,却有些发愁了,把这玩意从许老爷子身体里面弄了出来,现在又该怎么处理呢?

  但不容我多想,黑气乌云忽然挣脱了他的束缚,快速袭来,没入了我的身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