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市长也不赞同,让我这么一个孩子给自己父亲治病。和在场的神医一样,他不相信我能有什么医病救人的手段。

  来找中医看病的人,往往看重中医的年龄。年纪越大,越容易让人放心。

  这是因为,中医的体系实在太庞大驳杂了,想要精通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越是年轻的中医,能力越是低下。

  别看僧医清音似乎很年轻,却也是三十八九岁的年龄,只是因为善于保养,所以显得很年轻。

  而我看起来,似乎还没成年。让他给父亲治病,许市长是万万不同意的。偏偏这时候,许老爷子清醒过来,居然开口支持我,让他拿自己练手。

  许文成市长又是心焦,又是好笑。父亲怎么年纪越大越像个老顽童,拿自己的生命让年轻人练手,这不是儿戏吗!

  他无奈之下,只能用眼神示意我,让他放弃为自己老爹治病。

  偏偏我不吃许市长这一套,根本不去看他。

  许文成市长脸色拉下来,这下也有些恼怒了。我好歹是一届市长之尊,求你一个年轻人,居然不给我面子?

  我却是已经下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治好许老爷子的病。

  先前看到老外中医唐血剑信心十足的模样,我还真有些心中打鼓,生怕这位治好许老爷子的病。那么按照约定,许市长就得将棚户区拆迁的指标,交给乌托邦拆迁公司。

  四眼胖头龙领导的乌托邦拆迁公司,可是大名鼎鼎的流氓拆迁公司,甚至有黑道背景,让他们去拆迁棚户区,棚户区的居民不是要遭罪受难吗?

  我一家因为许文成市长的关系,也许四眼胖头龙不会太过为难。但其他居民呢?

  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棚户区,已经对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人们有了很深的感情,是绝不愿看到邻居街坊们,被乌托邦拆迁公司以低价拆迁费用打发,甚至遭到强拆的场面。

  是以我下定决心,要抢先治好许老爷子的病,就将拆迁指标交给马胖子的大洋马拆迁公司吧!怎么说马致富马胖子看起来还是比较可靠的。

  许老爷子是上过战场,杀敌无数的真正军人。在唐血剑书写‘狂草剑书’,杀气泄漏的刹那,他老人家就敏锐的惊醒了过来。

  他虽然年纪大,却并不糊涂,看到我明亮的眼神,自信的语气,令他产生了很大的信心。而且在场这么多神医,如果吃错了药也来得及施救吧?

  但几大神医,许文成市长却都不赞成让我为许老爷子治病。

  我看着几大神医,忽然伸出手指,一一指点着道:“几位神医的医术手段到底如何?也许还不如我这个年轻人呢。不如来比划比划吧。”

  “狂妄!”

  “不知天高地厚!”

  几大神医先是一愣,接着纷纷怒斥,他们这个气啊,气的七窍生烟,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居然胆敢质疑他们这些医学权威?反了天了?

  “你要怎么比划,难道要打架?”

  张子平神医心有顾忌,在场的公羊真人是气功大师,打架想必也不会弱;那老外中医唐血剑体格魁梧显然也不好对付;僧医清音未必没学过少林武功;公冶旭方祖上是打铁的,有一膀子力气;我又是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在场就他一个老胳膊老腿,打起来肯定要吃亏。

  “各位都懂得医术,怎么可能用拳脚定胜负?就来比划比划医术吧。”我道。

  “哦。”张子平老脸一红,是他想岔了。

  公冶旭方道:“这好办!我随身带着药箱,我们就来比比鉴识药材的能力吧!”

  “呵呵,我赞同,我也带着很多药材。”张子平立刻道。

  僧医清音也道:“阿弥陀佛,小僧赞同。”

  气功大师公羊真人也连连点头,他是山野之人,平时吃住都在山里,鉴识药材的能力也自信不差:“我也觉得这个比划方式很好。”

  几人都有些欺负我的意思,他们不相信这个年轻人能够鉴识的药材,会比他们多。还有老外中医唐血剑,鉴识药材也未必在行。

  “呵呵。”我也笑了,跟他比划鉴识药材?

  几大神医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各种药材。而许老爷子患病许久,家里也准备了很多药材,当下数百种药材被选了出来,放在数百个碗中。

  许市长指挥着家里的保姆,打算将这些碗中的药材打乱顺序,然后让在场的医生们辨认。

  “且慢!”我忽然开口。

  “怎么,你后悔了?”张子平神医问道。

  ,最jb新章1"节:上酷U匠I网v:

  许市长也看向我,他就希望我赶紧退出,不要添乱,免得父亲的病情雪上加霜。

  我笑了笑,道:“这些药材的形状,想必各大神医都认识,将药材摆放的位置顺序打的再乱,你们都是能认出来吧?”

  几大神医脸上一红,确实如我所说,这些药材他们太熟悉了,闭上眼睛随便一摸,再闻闻气味都能分辨出是哪种药材。

  “要比的话,就公平竞争吧。”

  老外中医唐血剑道:“我提议在这些数百种药材中挑选二十种,由保姆在其他房间熬成药汁,再拿过来让我们分辨,分辨出的药材种类越多者,就判定为胜利,如何?”

  张子平这些神医纷纷变色,二十种药材混合熬成药汁后,再来分辨药材的种类?这种难度,比起直接分辨成品药材的难度,要高上一百倍不止!

  “怎么,各位不同意么,或者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老外唐血剑微笑道。

  “哼,比就比!”公羊真人道。

  其他几大神医也相继点头,到了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们不上啊!如果让同行知道,面对老外的挑衅,他们居然迟疑不前,死后都要被戳脊梁骨。

  就在市长吩咐保姆,准备熬制比试用的药汁时,我再次开口了,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这种比试的难度,未免太简单了吧?”

  “简单?”几大神医都皱起了眉头,老外中医唐血剑也不例外。

  我笑了起来:“依我看,选择一百种药性成分复杂的药材,一起熬制吧。分辨不出二十种药材以上的神医,就放弃为许老爷子治病的权力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