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放心,我是得到了华夏五千年中医传承的人,放在古代起码是宫廷御医,还是最强的太医令。我一定会治好你父亲的病。”唐血剑语气很平淡,却充满了强大自信。

  张子平,公冶旭方两位神医听得不是滋味,却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外唐血剑,比起他们的医术高明太多了。

  许老爷子体内的阴气不再发作,但老人家经过一番病痛的折磨,累到了极点,在轮椅上昏睡过去。

  在场的男人一起出手,帮忙把许老爷子抬到了床上。而公羊真人体内的阴气,也暂时被唐血剑的银针给压制住,只是他插着一身银针的姿态,极为滑稽。由于下阴等位置插着银针,他甚至连坐下来都办不到。

  唐血剑,张子平,公冶旭方,僧医清音四人,围在许老爷子的床前,轻声讨论着病情,想要找出一套救治的方法。

  而几家拆迁公司的老总,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找来的神医,希望他们能治好许老爷子,然后让许市长开金口,拿下棚户区的拆迁指标。

  张子平道:“许老爷子现在身体虚弱,我来给他开一剂药方,快速恢复体力吧。”

  “不错,但还是用我的药方吧。”公冶旭方也点了点头。

  僧医清音也不甘示弱:“小僧也有一剂良方……”

  公羊真人也道:“我可以再发功一次,很快就能让许老爷子恢复精力!”

  几位神医或者大师能被请来,雇主们自然开出了令他们满意的条件,这个时候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退缩,硬着头皮也要顶上!

  我看着这些神医,他们口中念叨着各自的药方,听得我连连点头,都是千金难求的好方子,甚至有一剂药方,就是我救了许雅琳那天,用来恢复体力的古方药剂。

  几位神医都从唐血剑的打击中恢复了信心,不过是一个狗屎运得到了《内外术经》的外国人,即使你在针灸方面远超我们,其他方面我们未必不如你!

  市长许文成关心则乱,被几位神医吵闹的头晕脑胀,不知道该听谁的,一脸手足无措。

  几位神医吵闹了几句,便开始拿纸笔,纷纷写下自己的药方。

  这些神医开药方,自然不会用什么圆珠笔钢笔一类的,用的是自带的毛笔砚台宣纸,一个个笔走龙蛇,写下药方中必须的药材,几钱几两,煎熬的时间……

  我四下走了一圈,心中感叹,到了现代会用毛笔字的华夏人已经不多了,更多的是将其当成一门书法艺术。但在场的这些神医们,却都有一手好毛笔字,或飘逸,或洒然出尘,或大巧若工,自有一番意境。

  张子平,公冶旭方,僧医清音相继写出了药方,展示似地将纸张拿起来,让众人观摩。

  这时,老外中医唐血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也掏出了一根毛笔,在宣纸上书写药方。他的神情刹那之间,变得无比恬然,有一种巍峨高远如高山,静止不动如大地的气质。

  在场众人都围了过去,想看看这老外写出的药方是什么。

  不过一靠近过去,几大神医纷纷变色,竟然有些不敢直视!

  尤其是气功大师公羊真人,他一看到唐血剑书写,脸色就变得无比凝重,他在其中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凛冽煞气!他心中狂呼:“这老外是什么人?好大的杀气!而且将杀气融入笔锋之中,这起码要武功进入先天化境,才可以办得到吧!”

  在场之人中,我感触最为深刻。他看到唐血剑仿佛不在书写,而是在舞剑,每一剑都蕴含凛凛杀机,在战场上要破灭人的生机,取对方性命。

  我此刻仿佛置身于战场中,到处都是喊杀之声,看到一名白衣如霜,手执长剑的中年男人,傲然而立,手中长剑一动,必然会有人头落地。他在战场中穿行,所过之处纷纷有血光迸现。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我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莫名的,认出了唐血剑书法的来历,脱口而出道:“诗仙李白的狂草剑书?”

  这时唐血剑已经书写完毕,他略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你认出来了?不错,这是李白的书法,我得到过一块李白亲手镌刻的石碑,上面的书法我大约能临摹十分之一的意境。”

  唐朝的大诗人李白不但是一位诗人,更是为剑客豪侠,一身剑术出神入化,早已将剑气融入笔锋,镌刻在石碑中,哪怕千年这股剑气也不会消失。

  唐血剑能够模仿诗仙的十分之一意境,已经是极其厉害的成就了。

  张子平这些神医有些茫然,他们精通医术,但对剑术却不怎么了解,虽然知道诗仙李白武功了得,真要让他们分辨李白的书法,也看不出来的。

  “只能模仿李白的十分之一意境?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开口了:“我这里也有一剂药方,给老爷子服下,保证一小时内药到病除,恢复健康!”

  我一开口,就让全场人大吃一惊。

  原先,这些神医,拆迁公司的老板,只当我是许老爷子的小辈之一,或者救了许老爷子孙女的恩人,只当他是个平常无奇的年轻人。

  但我一开口,就道破了唐血剑模仿李白的狂草剑书,这不由得不让他们重新审视我,这个年轻人似乎并不简单啊。

  不过我接下来的话,就让几大神医无法忍受了。

  “狂妄!”张子平神医怒斥道。

  公冶旭方神医沉着脸:“不知好歹。”

  僧医清音口宣佛号,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道:“施主莫打诳语。”

  公羊真人问道:“年轻人你是先天高手?”

  我摇头:“不是。”

  公羊真人又问道:“年轻人你可练得一身绝世武功?”

  我道:“不曾。”

  倒是唐血剑对我很感兴趣,笑道:“你的药方是什么,不如试一试吧。”

  .看正《(版章节上酷v/匠网

  “万万不可!”张子平神医大叫一声,对唐血剑怒目而视:“许老爷子身体虚弱,让一个不通医术的年轻人胡来,能吃得消吗?”

  其他几位神医,也都表示不赞同。

  这时,许老爷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怕什么?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活够了,让年轻人练练手也无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