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医清音也快步走上前来,准备施救许老爷子。

  不过这时,公羊真人忽然大叫一声,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更是向后倒飞了出去,好像许老爷子身上传出了一股大力,将他击飞。

  “阴气?”我却看得清清楚楚,从许老爷子身体中冲出,将公羊真人击飞的无形力量,分明是一股灰蒙蒙的阴气——而且是极为粘稠,浓厚到不可思议的阴气!

  我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怨鬼作祟?

  但看许老爷子身上的阴气,虽然规模庞大雄厚,却并没有什么智慧,只是本能的排斥气功大师公羊真人的力量。

  公羊真人被轰飞,摔落在地上,却没有爬起来。他发髻散乱,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一会儿捂着腰,一会儿捂着胸口,也开始浑身打摆子。

  众人大惊,公羊真人居然出现了和许老爷子一模一样的症状!

  僧医清音一下收回了打算探向许老爷子的手掌。

  张子平,公冶旭方这两人,也都惊惶的收回了搭在许老爷子手腕上的指头。

  这一下,却是把许市长急坏了,看着父亲痛苦的模样,他连忙道:“几位神医快想想办法啊!”

  “让我来。”

  一直没有动静的老外中医,唐血剑,忽然站了出来。

  许文成市长道:“快,快请出手!”

  唐血剑倒是不急不缓,从胸口摸出了一块洁白的丝绸布包,缓缓打开之后,出现了一排成人手掌长度的银针。

  “这么长的银针?”许文成市长吓了一跳。

  唐血剑伸出另一只手,在银针上来回抚摸着。

  “这,这是在干什么?”在场的人都很吃惊,拿出的银针应该用火或者酒精消毒,杀死细菌后再用吧?唐血剑怎么还用手抚摸,还嫌上面的细菌不够多么?

  “他在干什么?”我也有同样的疑问,但他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金瞳观察之下,我似乎看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从唐血剑来回抚摸的手掌中散发出来。

  “放大一千倍!”我心中默默道。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自己的眼睛可以将物体任意放大,只是一直没有用过罢了。

  现在,却是到了用的时候。

  眼前的视野,骤然变化。

  一颗颗巨大陨石,密密麻麻,呈现各种颜色,出现在了我眼前。

  “是细菌……太大了,得缩小点。”我连忙闭上眼睛,有些不适应。等到调整了一下放大倍数,大约放大了六百倍左右,顿时清晰地看到了唐血剑掌心中,银针上的细菌。

  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随着唐血剑身体中神秘力量的散发,那些细菌不停地粉碎,被逐一杀死。

  “放大,继续放大!”我眼中的视野不断放大……一直放大到了10亿倍,眼前豁然开朗,密密麻麻的分子出现了。令我吃惊的是,这些分子的排列方式。

  每几千颗分子,排列成一组玄妙的组合,相互之间独立存在,却又彼此呼应,作用出了神秘的力量,将我眼中大如地球的细菌不断破坏,杀死。

  我心脏怦怦跳动,虽然是初中生,也知道排列分子的组合绝非易事。

  不记得什么时候,中国的科学家用分子排列出了歪歪扭扭的‘中国’两个字,都庆祝了好久。而这唐血剑随意之间,无数的分子在他控制中随意变化,简直是近乎神灵般的力量了。

  至少在我的认知中,那些武林高手恐怕也没有这等本事!

  这时,唐血剑将杀死所有细菌,消毒过后的银针,缓缓的插在了许老爷子身上疼痛部位的各处穴位上。

  %酷、匠\.网首!发}

  他的入针手法极为娴熟,让忐忑中的许文成市长松了一口气。

  而在场的张子平,公冶旭方两人,则是看直了眼睛:“我没看错吧,这种入针的手法,好像是早已失传许久,传说中伯歧的针灸手法。”

  唐血剑笑了笑,没有半点隐瞒:“我在八国联军的遗产中,得到了上古医家之祖,伯歧大人的《内外术经》,其中恰好记载了九种失传的针灸手法。”

  “原来如此。”张子平,公冶旭方两人,眼中皆是浓浓的羡慕之色,得到了伯歧的《内外术经》,简直是等于得到了他的全部传承啊!

  在场的其他人,脸色却都不怎么好看,八国联军抢走的东西,是华夏人祖先的传承,却落在了一个外国人的手里,哪怕他是个中医……

  唐血剑施针的手法很有节奏感,在我的观察之下,许老爷子体内的阴气,缓缓被牵引,汇聚到了皮肤毛孔下面,随时就要被排出来。

  众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许老爷子身体皮肤下面,汇聚了一层浓黑色,都知道病症即将被解决了。许文成一脸的喜色。

  地上的公羊真人,他体内的阴气毕竟只有一小部分,也勉强爬了起来,哆哆嗦嗦的打着摆子,等唐血剑治完许老爷子,再为他诊治。

  哧哧!

  许老爷子身上的银针,忽然快速跳起来,被弹飞到空中,然后被唐血剑一一收起,落在了他的掌心上。

  我却看得眉心直跳,从许老爷子身上弹飞的银针,速度绝对超过了音速,如果四散着飞出去,全场的人恐怕都会被洞穿成刺猬,难逃一死。

  但唐血剑轻松写意的一挥手,所有高速移动的银针便被他抓住,没有半点勉强的意思,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而在场的人也都没有看出来。

  许老爷子皮肤表面的那层黑色,快速隐退,接着消失不见。他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恢复了平静。

  没有人乐观的以为,许老爷子病好了,显然疾病还未根治。

  “唐医生,请你务必要救我父亲!”许市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情绪有些激动,全场的这些医生,只有唐血剑一人诱导出了父亲的病因,再看他脸色镇定的样子,应该还有办法根治,便连忙恳求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