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平,公冶旭方两位神医,皆是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在动身来许市长家之前,就被雇主们告知许老爷子的病症很离奇,要他们尽最大的努力去诊断。

  万一要是治不好许老爷子的病,反而让一个气功大师治好了,他们两位丢脸事小,却损害了中医的颜面,要被同行戳脊梁骨啊!

  两位神医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决然——无论如何都得治好许老爷子的病,不能让一个气功骗子抢先。

  这时,在场除了各位老总带来的心腹手下或者小蜜之外,就剩下乌托邦拆迁公司和大洋马拆迁公司没有介绍自家请来的神医了。

  “哈哈,我带来的神医,是来自美国的奥本大师。”

  乌托邦拆迁公司的老总,四眼胖头龙,粗豪的狂笑一声,指着身边西装革履的老外道:“各位可不要小瞧了奥本大师,本国的知名神医中,至少有六人是奥本大师的记名弟子!”

  “什么?”在场的众人纷纷惊呼。

  许老爷子脸色并不好看,身为一个老人,自然坚守着某些顽固的观念,比如治病找中医,很少去看西医。他老人家就有着这样的坚持。

  一个老外医生,居然有六个记名弟子,而且是本国的神医?这怎么可能?

  “各位,我虽然是外国人,却是一个中医。”老外奥本大师,一直低着头沉思什么,这时却抬起了头,微笑道:“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我的中文名字,叫做唐血剑。唐朝的唐,喋血的血,太阿剑的剑。”

  所有人都有种惊讶的感觉,这位奥本大师的中文,说的非常流利,而且字正腔圆,说话之间不急不缓,抑扬顿挫,简直比中国人说中国话说的还好!

  乌托邦拆迁公司的老总,四眼胖头龙道:“奥本……唐血剑大师,他是位隐世的高人,很少在国际社会上活动,所以诸位不知道他的名声也是情有可原的。”

  顿了顿,四眼胖头龙低声笑道:“以我的面子,本来是不可能请唐血剑大师出马的,但他的弟子在许老爷子这受挫,这才请师父出马。我是沾了光……”

  “唐血剑的弟子是哪位?”市长许文成问道。

  “章神医。”四眼胖头龙说出了这三个字。

  并没有提及这位神医的名字,只是提到他的姓,但在场的几位神医脸色都变了,一副高人气派的公羊真人也露出了惊容。

  公冶旭方嘴唇哆嗦了一下:“章神医,他老人家也治不好许老爷子的病吗……”

  神医张子平也脸色难看,似乎信心全无,低声道:“如果章神医都治不好许老爷子的病,我们怎么可能……”

  四眼胖头龙道:“章神医不行,他的师父唐血剑大师一定可以!”

  唐血剑并没有说话,他的眼神很深邃,好像一个漩涡,具有某种奇异的魔力,令人看过一眼就无法忘记。

  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怀疑,那位章神医的地位,在国际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他的师父会是一个老外?而且这老外能治好了许老爷子的病?

  ^√更新最快上rd酷匠r3网

  许文成却是有些惊喜,若是四眼胖头龙所说属实,还真有可能治好父亲的病!

  我一直静静地观望着,看着在场发生的一切。

  他也有些好奇,这老外唐血剑是真有本事,还是徒有虚名?

  许文成忽然道:“马致富,你还没有介绍你带来的神医。”

  立刻,在场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马致富身上。

  我也看向身边的马胖子,他带来的神医,应该就是行脚僧人打扮的和尚吧?

  马胖子面对全场众人的目光,嘿嘿一笑道:“各位带来的神医都太厉害了,我马胖子就不介绍自己带来的庸医了。”

  “死胖子,你说谁是庸医?”

  我离得近,听到了和尚的低声咒骂,再看两人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应该是关系很好的熟人。

  那和尚站了起来,念一声佛号,道:“小僧清音,是个僧医,自我行医以来,从未有过我治不好的病!”语气之中,居然是赤裸裸的强大自信。

  不过这也正常,医生这个职业也容不得你谦虚,在病人面前你要保持足够强大的信心,病人才会放心。否则你要是天天谦虚,说这病未必有把握治好,还有谁来敢找你看病?

  老外中医唐血剑微笑道:“我也不会差,我是真正的中西结合。”

  其他两位神医,还有气功大师公羊真人,在一愣之后也纷纷道:“许市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治好老爷子的病!”

  “开始诊断吧!”

  公冶旭方,张子平这两位医生,都是真正的神医,平素的养气功夫自然不差,做什么事都不急不缓,讲究欲速则不达。但气功大师公羊真人,老外中医唐血剑,还有僧医清音的出现,给他们一种紧迫感与压力,万一治不好许老爷子的病,丢的可是中医的脸面啊!

  公冶旭方,张子平两人抢先一步,一人一边握住了许老爷子的手腕,开始进行诊脉,也就是俗称的把脉。

  脉象可以呈现出许多人体的疾病,有经验的老中医往往一次把脉,就可以断定病人患的是什么病,然后好方便对症下药。

  公羊真人,唐血剑,僧医清音这三人,则是开始观察许老爷子的气色。

  实际上,他们之前观察了很久了,却没有什么发现。

  “哎呦,我心口疼,腰疼,脊椎疼……”许老爷子忽然轻声叫唤起来。

  许文成脸色一变,父亲的疾病居然这时候发作了。

  老人家性情要强,要是平时没人的时候,还可以默默忍受,但现在医生们就在身边,还忍着算怎么回事?

  几位医生都打起精神,凝神观察许老爷子,想要趁着病情发作的时机,推断出病因和治疗的方法。

  许老爷子显然忍受着莫大的痛苦,额头上,身体上不停地沁出汗珠,身体都轻微的哆嗦起来。

  “让我看看。”气功大师公羊真人大喝一声,跳到老人背后,双手贴在老人背上,开始发功。

  我没有看清公羊真人怎么发功,但没过去多久,许老爷子却叫了一声:“嗯,舒服多了,继续……”

  众人吃惊的看着公羊真人,原来这位真是气功大师,不是什么骗子。

  但看公羊真人模样,显然他也不好受,身上滚滚落下的汗水,简直比许老爷子身上还要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