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一动,遥遥观望着老人,发现他虽然声音洪亮,却有些中气不足,精神头不济,脸色蜡黄,显然是有疾病在身。

  到底是什么病?

  我有些疑惑,从许文成的口气里,似乎已经找过很多医生了,西医中医都找,但都没能药到病除,治好老人?

  在场的人都围着圆桌纷纷坐下。

  许文成想在父亲身边的位子坐下,却被老人两眼一瞪:“滚蛋!让大成坐过来。”

  我坐下之后,开始观察在场的众人。

  突然,我听到一声惊讶的叫声,有人道:“小兄弟,你也在这里?我先前看到你,还不太敢确定!”

  我向发出声音的人看去,也有些惊讶,此人正是他在景华游乐场迷宫中,遇到的那个胖子,是一家拆迁公司的老板,名片上写着,叫做马致富。

  这人的名字倒也贴切,看他满身肥肉,带着粗大的金项链,金戒指,可不是已经‘致富’了吗?

  马胖子热情的走过来,和我握了握手,双方又互通了一次姓名。

  “马哥,今天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什么事情?”待到马胖子在自己身边坐下,我低声问道。

  G√看正m版F章Z节ir上Pn酷}#匠网o

  我看出来了,在场的二十多人,都有些不和睦,隐隐之间,似乎还有些敌视。

  马胖子很痛快的答道:“还不是为了搞下棚户区拆迁的指标呗!我们应许市长的要求,找来了一些神医,只要能治好许老爷子的病,拿到拆迁指标应该不难了。”

  他在桌下伸出粗壮的手指,暗暗地指点一些人,给我介绍道:“你看,那边的黑衣秃子是海龙拆迁公司的老总,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是宝安拆迁公司的老总,还有那边那个笑起来很甜的小妞,可不要小瞧了她,她的心雨拆迁公司不是本市的,但强龙能压地头蛇啊……最后那个脸上有刀疤,戴黑框眼镜的,叫做四眼胖头龙,乌托邦拆迁公司的幕后老板,手黑心黑,手底下养着一群地痞流氓,市里的一家黑帮就是他开的。”

  马胖子在提到海龙拆迁公司,宝安拆迁公司时,都有些不屑,只有提到了心雨拆迁公司时,语气才凝重了很多。待到提起乌托邦拆迁公司,更是露出了忌惮之色。

  不过很快,马胖子就嘿嘿笑了起来,“当然,在场的还有一家拆迁公司,就是你马哥开的大洋马拆迁公司……”

  噗!

  我正喝着一杯果汁,听到‘大洋马’三个字,一下岔了气,将果汁喷了出来。

  好在我和马胖子背靠着桌子交谈,否则就要毁掉一桌美食了。

  我觉得这个马胖子挺有意思的,俗!俗人一个!但俗的有境界!大洋马这种公司名字,也不是谁都能想出来,敢于鼓起勇气作为公司名字的。

  而马胖子话中的一些信息,更是令我感到不可思议。那乌托邦拆迁公司有黑帮背景,还敢面对市长,甚至跑到市长家里来?

  不过听马胖子的意思,好像哪家拆迁公司的老板,带来的神医治好了许老爷子的病症,市长就会给予拆迁指标。

  相对于并不熟悉的其他拆迁公司,甚至那凶名赫赫的乌托邦拆迁公司,我更希望拆迁指标能落在马胖子的大洋马拆迁公司手上,这家伙看起来还是比较靠谱的。

  我本来计划,一见到市长就提出棚户区居民的请求,现在却改变了主意,打算静观其变,之后再作打算。

  饭菜很丰盛,但在座的各人,显然心思都不在这上面,潦草的吃了一顿了事。

  有钱人家吃饭就是麻烦,吃完了还有什么饭后甜点。

  众人品尝着精致可口的点心,彼此默默观望着。

  宝安拆迁公司的老板叶明率先开口,他笑了一声,指着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道:“我请来了华北的张子平医生,请他为老爷子看看病情吧。”

  叶明并未在介绍中,提到张子平神医的身份。

  实际上,被几家拆迁公司请来的,哪位不是神医?如果强调张子平的身份,反而落了下乘,好像在卖弄炫耀。

  这位张子平医生,容貌极其普通,属于那种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类型。但却有一种奇特的个人气质,只要看过他的人,恐怕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难以忘怀。

  海龙拆迁公司的老总陆旭不甘示弱,指着身边的老者道:“我请来的是东北的公冶旭方医生,他一定可以治好许老爷子的病!”

  心雨拆迁公司的老板是个女子,叫做杨惠雪,她笑嘻嘻的道:“我请来的是终南山的道长公羊真人。”

  公羊真人便是我看到的,那个穿着金色八卦道袍的道士。

  他站起身来,向在场众人微笑致意,做了个稽首。

  杨惠雪继续道:“公羊真人是位气功大师。”

  “气功?”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想起了上世纪年代末,那场轰轰烈烈的气功运动,许多‘大师’跳出来,声称自己有特异功能,或者是神仙下凡。

  年代末的那场闹剧,以许多大师被揭穿,认罪伏法收场。这是在场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许老爷子皱起了眉头,用一种怀疑的口气道:“气功大师?”

  老人家上个世纪年代末的时候,曾经是天南省的省委书记,当时揭穿的那些气功大师不计其数,将他们送进了监狱。

  并非老人家不相信气功,他也曾经见过真正的气功高人,还被这位高人救过性命——也正是因为许老爷子不愿意让心中的气功高人形象,被一些骗子玷污,才让天南省成为了国内最早打击气功大师的省份之一。

  面对在场众人质疑的眼神,公羊真人微笑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高人气派。

  杨惠雪却不爽了,她不敢冲市长和许老爷子发火,但在场的公司老总们却不被她放在眼里,喝道:“你们怀疑我的眼光?”

  几家公司老总心中凛然,他们都知道杨惠雪虽然是女人,眼光却不会差,不可能带着一个骗子给许老爷子治病——难道,这位公羊真人是位真正的气功大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