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市长家,又是让我一阵惊讶,并非想象中的豪华别墅,而是一处很普通的居民小区,在单元楼的三层上。

  hV更新C最6快S上酷匠8网

  父母的性格影响着子女,而从子女身上也可以推断出父母的性格。

  以许雅琳的恬淡性情来说,想必许市长也不是那种爱铺张浪费的人,来接我的这辆悍马,也许是辆公车吧!

  不过世上哪有真正两袖清风,大公无私的清官?家里人岂不都得饿死?公车私用,在我看来也算不了什么,你若能做到市长的份上,又肯为市民做些好事,公车私用算得了什么?

  上到三楼之后,保镖开始敲门,大概十几秒钟的时间,一个中年妇女打开了门。

  两个保镖冲我点点头:“等你回去的时候,我们再来接你。”

  中年妇女笑的很灿烂,冲许雅琳道:“大小姐,你回来了。”

  这个女人保养的很好,身材有股成熟女人的风韵,而且姿色不错,我都差点以为这是许雅琳他妈,准备开口喊阿姨了!还好没闹出洋相。

  “王妈,我爸爸呢?”许雅琳一边换上拖鞋,一边问道。

  王妈应该是保姆一类的人,不过我也没有轻视她。先不说我从不以相貌或职业取人,光是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一点,王妈就容不得轻视了。

  一些市里的局长,或者县里的书记,前来市长家拜访,见了王妈,恐怕都得笑脸相对,叫声王阿姨,或者王大姐之类的。

  王妈拿出了一双拖鞋,准备让我换上。

  恰好此时,许雅琳也拿出了一双拖鞋,递在了我面前。

  我傻了眼。

  尼玛!

  一个是风韵犹存的中年大妈拿出的拖鞋,另一个是青春活力美少女递来的拖鞋,你会选哪个?

  我毫不犹豫,将脚放进了许雅琳递出的拖鞋中。

  “哼!”大妈发出一声带着淡淡杀气的怒哼。

  她火气确实很大。

  前段时间,临水市下面的一个县,县委书记和县长前来拜访,她递出拖鞋,那两位一边叫着不敢当不敢当,一边客客气气的换上。

  如今,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居然拒绝了她递上拖鞋的好意……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远去的大妈,只能猜测大妈更年期综合症发作了。

  许雅琳低声解释道:“我你别生气,王妈最近心情不太好。”

  “嗯嗯。”我表示理解。

  进到许市长家里一看,我才发现市长家和寻常人间的不同之处,在大约几十平米的客厅中,墙上都挂满了字画,有些是真正的书法大家书写,有些则来自如雷贯耳的省里某某领导名字,这些领导常常在电视上出现。

  客厅的一角的茶几上,放着十几沓报纸,我靠经过去稍微一看,都是些党报或者进步报纸,一般的新闻报纸很少。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文弱青年,正在茶几后面的沙发上坐着,认真整理十几沓报纸,将其中一些挑出来,单独堆放在一起。

  “大成,你要喝什么饮料?我去给你准备。”许雅琳问道。又向那带着金丝眼镜的文弱青年道:“刘哥,你还是要喝茶吗?”

  文弱青年抬起头笑了笑,声音很富有磁性:“嗯,我喝茶就行了。”

  听到文弱青年的声音,我心中一动,我记忆力极好,回忆起那天许雅琳的两个保镖给市长打电话,是市长秘书接的电话,好像就是这个人。

  “你是市长的秘书,刘秘书吗?”我问道。

  刘秘书点了点头,又笑道:“王大成,你的架子可真大,老板都请不动你。”

  我知道这些秘书,一般都将领导称作老板,打了个哈哈,随口道:“能见到市长一面,是普通小市民的荣幸,我自然要多准备几天才行。”

  刘秘书摇了摇头:“果然油腔滑调,和雅琳说的一模一样。”

  刘秘书此人很随和,语言声音极具感染力,初次交谈之下,我都对他心生好感,仿佛是相交多年的好友一样。

  听到他的话,我忍不住问道:“许雅琳有提到过我?”

  刘秘书低声笑道:“她只提到你的油腔滑调而已。”看到我失望的脸色,又补充了一句:“她觉得你挺坏的,不像好人!”

  “额……”我无语,摸了摸鼻子,以前不知道在哪里看来或听来的话,好像女性都喜欢比较‘坏’的男人,坏男人容易在女性心中留下印象。

  这句话我觉得有待考证,不过貌似被女性称作‘好人’的男人,都以悲剧收场。

  和刘秘书聊了一阵子,许雅琳端着一只盘子过来了,上面是一杯茶和白开水。

  刘秘书喜欢喝茶,我要的是白开水。

  对于即将见到市长,我心里还真有些犯嘀咕,因此没敢喝饮料——饮料这种东西,越喝越渴,到时候不停地喝水往厕所跑,也太丢脸了吧?

  至于酒,我更是不会碰。

  先不说他唯一的一次喝酒经验是和林楠兰一起,还喝的酩酊大醉,再说了毕竟是未成年人,如果喝酒恐怕会让市长觉得不够稳重……

  嗯,许市长的形象,在我心目中,不知不觉和岳丈的形象融合了。

  刘秘书整理好报纸,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了,他看了我一眼:“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市长有很重要的事情,还要面见重要客人,有空闲了我再叫你。”

  “嗯。”我点点头。

  许雅琳迟疑了一下,留下来陪我。她有些督促不安,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人间的气氛凝重的可怕。

  终于还是许雅琳忍不住开口了,她小声道:“大成,你要喝水吗?”

  我无言,举了举面前的杯子:“我已经喝了十五杯了。”

  先前两人间气氛沉闷,虽然没有开口说话,许雅琳为了消磨时间,为我倒了一杯水。不忍拒绝她的好意,我便喝下了。结果一会儿许雅琳又去倒水,我再喝,然后许雅琳又去倒水……

  十五杯水下肚,我已经感觉膀胱开始膨胀了。

  “你家的洗手间在哪里?”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我可是第一次找女生问厕所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