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困境我不能坐视不管,而且棚户区虽然脏乱差,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也有了很深厚的感情,不希望邻居街坊们因为拆迁的事情,和乌托邦公司拼的头破血流。

  我并不认为,凭着自己救了许雅琳一命,她的父亲许市长就会答应自己的一些要求。但这算是我唯一的筹码了,我无论如何都要一试,为自己家,棚户区的居民争取利益!

  p{酷V☆匠,“网h唯√F一正版1/,n}其o他◎都^{是%R盗^版"

  听到我救了许市长女儿的事情,父亲和母亲听的一愣一愣的,最后父亲道:“救了市长女儿一命,让他给咱们棚户区选一家信誉比较好的拆迁公司,应该不难吧?”

  我救了许市长女儿的事情,在棚户区中迅速传播开了。

  父母两人,并不打算隐瞒此事,而是要和众人一起商议,看看应该让我向许市长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对此,我唯有苦笑。

  我并不愿挟恩求报,用救下市长女儿的事情,逼迫他许下什么承诺,但偏偏这关系到自己家,甚至整个棚户区,说不得我都得做一次小人了。

  ……

  今天是星期三,我还得去上课,晚上则会按照约定,去市长家拜访。

  我在今天中午回来之前,棚户区的居民们就会想好向市长提出的条件——实际上,许多热心的居民早就想好了条件,但都太过于异想天开了,比如让市长给大家在市中心都补助一套大房子。

  当时这个条件就被我给回绝了,开什么玩笑?棚户区上万人,几千户人家,人人补助一套大房子,而且在市中心?我都有些佩服提出这个条件的人的勇气了,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进水了?

  到了学校之后,我将家里拆迁的事情,给林楠兰和杨伟说了。

  杨伟是个大嗓门,立刻叫道:“嗨,这有什么难的,给你的情人许雅琳说说呗,让她给她爸求情,这事一准成!”

  我有些心烦意乱,摆了摆手,一脸不耐道:“给她说什么!”

  也许这是男人的通病吧,在喜欢的女子面前始终都得打肿脸充胖子,不能办到的事情也得说能,没有哪个男人会希望在喜欢的女子面前自曝其短。

  “找我有事情吗?”坐在前排的许雅琳,听到了杨伟的声音,施施然走了过来。

  去游乐园玩了一次后,几个年轻人间的关系都近了不少,平时在一起聊天都是很寻常的事情了。

  我喜欢许雅琳,她也不反感我,两人之间的关系算是比较亲密了,虽然达不到男女朋友的关系。在杨伟口中,许雅琳已经从我‘梦中情人’升级到了‘情人’的地步。

  我道:“没什么。”

  杨伟却抢着把事情说了。

  许雅琳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子,她已经差不多把握到了我的性格,知道我好强,说软话这种事情是很难做出来的,而她也比较欣赏我这个优点。

  “要不,我去给我爸说说?”许雅琳在我身边坐下,轻声询问道。

  我平复了一下烦躁的心情,道:“不用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接着又补充道:“如果真的需要你帮忙,我会说的。”

  “嗯,我一定会帮你。”许雅琳语气很柔和,她发现我优点还是蛮多的,好强却不迂腐,不会始终顽固的坚持己见。

  “哎呦喂……”杨伟在旁边怪叫道:“真是郎情妾意啊,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

  “你瞎说什么呢!”许雅琳脸皮薄,受不得挤兑,已经有些脸红了,当下站起来离开,临走之际又问了一句:“你是今晚来见我爸爸吗?”

  杨伟道:“你到底是希望大成见你爸爸,还是见你?”

  “去死吧!”和朋友们聊了一阵,我心情好了许多,直接抓起靠在教室后面的墙角的拖把,甩在了杨伟脸上。

  ……

  当天中午,棚户区的居民们将讨论出来的条件,告诉给了我。

  我看了看,这些条件还算靠谱,最主要的是一条是,不能让乌托邦公司参与拆迁,并要求拆迁补助款1平米不得低于3500元。

  3500元,恰好比临水市的拆迁补偿款最低限额高上500块,却又不是很离谱,想必市长应该不难接受。

  然后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条款。

  我大致看了下,将其中太零碎的直接无视掉了,只选择一些比较重要的内容。

  下午放学后,我走出校门,果然看到许雅琳的两个保镖等候在外面,看见我立刻迎了上来,其中一个道:“王大成,请上车吧。”

  两个保镖开来了一辆黑色悍马车。

  我眼睛一亮,对于这种拉风霸气的座驾,曾经在杂志上看过,眼馋很久了,今天终于有坐上去的机会了。

  上车后刚刚坐好,车门又被拉开了,许雅琳坐了上来,吩咐道:“开车吧。”

  我惊讶,又有些感动,许雅琳这种举动,无异于在支持我,为我鼓劲打气。

  两个保镖坐在正副驾驶座上,我和许雅琳则是并排坐在靠后的座位上。我一时心神激荡,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握住了许雅琳温软的手掌。

  她微微一震,感觉到了我的动作,微微低下头去,脸颊已经变得滚烫,想要挣开我的手掌,却发现他握得很紧,挣脱不得。

  握着许雅琳的柔荑,我心中涌起豪情万丈,去向市长提条件算什么?

  也许今天的困境,在明天看起来会极为不起眼吧?人生之中要经历的挫折太多了,往往经历过之后,我们才会发现以往的所谓挫折多么可笑——因为已经成功跨过挫折了。

  我又转念一项,许雅琳是自己的初恋,也许未来两人会结婚,那么市长岂不是成了自己岳父了?

  一念及此,我心中涌起万丈豪情立刻消退,有些畏畏缩缩,这么早就去见岳丈,我还没准备好啊!

  许雅琳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先前我的万丈豪情,洋溢着强大自信的状态,充满了可靠感,让人依赖,怎么转眼又跌落万丈深渊?

  不过趁着我松懈的机会,许雅琳不露痕迹的从我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掌。

  我心中一阵失落,又念及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便不再强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