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给基督上上香

  “哦,这样啊。”

  我心中确实松了一大口气,只是想到自己要猎杀那些‘小毛神’也补充寿命,就有些纠结——即使这些小毛神不如传说中的仙人那么可怕,但也算生命吧?让我去猎杀甚至吃掉他们……

  想了一阵子,我有些头痛,干脆不去想了,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

  一边煎熬着药汁,我询问僧成道:“你也是小毛……神灵吗?”

  僧成道笑了笑:“我七百年前是人,死后去地府混了个公务员职务,到如今已经是临水市的城隍爷了,掌管所有鬼魂去阴司的发配,算是个地下市长吧!”

  “市长?”我肃然起敬,对于他这样的平民来说,市长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

  不过我的眼界,也在逐渐开阔,僧成道的描述,让我知道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原来神灵真的存在的,武林高手可以奴役神灵……

  熬好了药汁喝下,休息了一阵子,我恢复了体力。

  我和僧成道走出房间,来到了外面的大殿,看到一群施工队的人正在忙活的热火朝天。

  僧成道露出自得的笑容:“将这座破庙休整一下吧,方便待客!”

  “这破地方会有客人?”我和僧成道说话很轻松。而且按照常理,棚户区这破地方,除了本地的一些居民会来上香还愿之类的,根本是不会有外面的人来的。

  僧成道摇了摇头,语气不置可否:“我已经完成了对你祖先承诺的一半——找到了你,现在不用继续隐藏下去了。正好可以招来一些敌手,解决他们。”

  说这句话时,僧成道竟然浑身充满了肃杀之意!

  我一阵暗暗心惊,这老家伙是七百年老鬼,他的敌手是什么,千年厉鬼?还是什么神灵?

  僧成道忽然收敛了严肃表情,嘿嘿一笑,看向我道:“我手下小鬼很多的,他们虽然不能像我一样行走在rì光下,但托梦之类的事情做起来很容易。整个棚户区的居民都不知道,本市市长,甚至天南省的省委书记,一些经常在国家电视台出现的大领导,还有大富豪,都来这庙里还过愿,捐献了很多香油钱——因为他们逝去的家人托梦了。”

  我看出了僧成道想说什么,摇摇头道:“我暂时不是很缺钱。”

  “你跟你的祖先很像。”僧成道感叹道。接着又话锋一转,促狭笑道:“圣诞节快到了,你带一些女孩子来庙里玩吧,给耶稣基督上上香!”

  “额……”我讶然,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僧成道:“你老人家脑子没有坏掉吧?先不说你城隍爷的身份,就凭你这庙是道观或者寺庙,也不该给耶稣上香吧?”

  “为什么不可以?”僧成道倒是理直气壮,道:“耶稣基督也是人间正神,虽然是西方的,但也不可以不拜嘛,联络下感情,隔着网络还可以玩玩斗地主什么的……”

  僧成道越说越疯癫,看着我阵阵好笑。

  不过此刻,立身在正殿中,我心中是一片宁静。相对于基督教伊斯兰教等西方教派,我是比较喜欢佛教和道教的。

  佛教和道教不狭隘,大肚能容,这种不排斥异教的态度是可取的。基督教虽然博爱,但上帝好发怒,容不得异教徒。伊斯兰教教派林立,好杀戮,我也是不喜欢的。

  而佛教中讲究众生平等,主张精进不懈,以无上智慧洞彻人生;道家的思想则是崇尚自然,主张清静无为,反对斗争,我都比较喜欢。

  我盘膝坐在蒲团上,心神归一,手指屈张,时而做拈花笑佛之势,时而弯右手屈食指,显一气化三清之意。

  僧成道怔怔的看着我,口中道:“我只是随口一说,结果禅意和道心,居然都被你领悟了。”

  我坐在蒲团上,浑浑噩噩许久,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才清醒过来,猛地一下站起身——说来也怪,盘膝坐下这么久,双腿一点也没有麻木的感觉,反而神清气爽,思维活跃了许多。

  僧成道看着我,道:“你若愿意出家,无论道门佛门,我都可以为你剃度。”

  “道士也用剃度吗?”我问道。

  僧成道哈哈一笑,尽显疯癫之意:“你即使要做道士,也必须是与众不同的!”

  我对他白眼相对。

  看了看左手的手表,我心中一紧:“靠,已经晚上八点钟点钟了!”

  我记得来到五脏庙时,大概是下午一点钟。想不到自己在蒲团上一坐,就坐了七个小时。

  下午的课自然早都结束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家。

  回家时,我恰好看到了父亲,他骑着一辆电动小三摩回来了。

  我看着父亲疲惫的神情,心中很是沉重,自己得想办法赚钱了,这个家的重担,可不能全部落在父亲的身上。

  或许我可以从僧成道那里要来一大笔钱,但父母绝对不会收下的,他们是普普通通的老实人,坚守着自己那在有钱人眼中看着可笑的原则,绝对不会花不明不白的钱。

  想起今天早上,市公安局局长许诺的一万元奖励,我连忙去拨打电话,却只传来阵阵忙音,显然那位局长忙着公事,无法联系到。

  我刚刚放下电话,铃声便又响了起来。

  他一接电话:“喂?”

  酷匠_网.v永%o久。D免sU费‘看t小)说

  “我,你没事吧,我记得那几个小瘪三没伤到你?”对面传来杨伟焦急的声音。

  我叹了口气:“我没事。”

  “没事就好。”杨伟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骂道:“靠,你小子既然没事,怎么下午不来上课?”

  “我有事而已,明天给你解释好了。”我道。

  那边杨伟似乎是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下,又用一种暧昧的语气道:“你老实交代,和许雅琳的关系进展的怎么样了?那妞居然为你请假,说你家里有事。她是班里的学习代表,老师直接相信了,都没往你家里打电话询问哎。”

  “哦,是吗?她……为我请假?”我心中一暖,出现了那个美丽女孩的倩影。

  “靠,你小子的声音这么肉麻,恶心死我了。”杨伟在电话那边大叫。

  当夜我无眠,整晚都在回忆着许雅琳的一颦一笑,尤其是握着她的小手,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令我比较遗憾的是,当时揽着许雅琳扑到花圃里,两人的肢体接触更多,可惜当时根本来不及体会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