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狂奔着冲出校园,却失去了许雅琳的踪迹,不由得心中沉到了低谷。

  我只记得许雅琳回家的路线中,有一处杂乱的街道,但具体是哪,却并不清楚。

  “许雅琳许雅琳许雅琳……”我神神叨叨的念叨着,惹来许多路人惊奇的目光。

  这个时候,眼中突然闪过一丝金光,黑色瞳孔下的金瞳发生变化,隐藏的更深了,但我目光所及之处,看到的神秘气流却清晰了百倍,比如代表财富的财气,代表疾病的死气。

  他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喜气洋洋的走过,从他身上看到了红色的官气——这是一个做公务员的人,而且最近升官了。

  我又看到一个人身体周围,缭绕着淡淡的蓝色水汽,立刻知道这人要遭水灾,只是规模很小。果不其然,一辆汽车急速从路边,将地上的积水溅起,冲了那人一头一脸,气得他破口大骂,而他身上的水汽也消散了。

  一个小男孩被母亲抱在怀里,母子两人走在一栋大楼的下面,幼童左眼中不停地散发出丝丝白色气流——这是代表着生命本质的生气,显然这个幼童的左眼将要废掉了。

  我心中一动,走上前一把抢过了小男孩,不顾那母亲的惊叫与追赶。

  刚刚跑出五六米远,这时,原先那母亲立身之地,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一个花盆从天而降,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四分五裂。

  那母亲惊得满脸煞白,她虽然不知道我阻止了孩子一只眼变瞎的可能,却知道我救了自己孩子一命,忙不迭的感谢。

  我目光四下扫视,望气能力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升级’了。

  而拯救了小男孩变瞎,让我对拯救许雅琳更有些信心了。

  “许雅琳……”我观察着天地之间的无数神秘气流,终于在其中找到了一种特殊的灵气——这种灵气每个人都拥有,却是独一无二的,可以用来区分不同的人。

  甚至不同的物品中,也散发出独特的灵气。

  也许,这就是古人说的‘万物有灵,灵气外方以示之’吧!

  我开始分析学校周围的一道道灵气,这些灵气的数量恐怕有数千种,每分析到一道灵气,我都可以通过金瞳看到灵气主人的相貌体态特征。

  好在他运气不错,分析了数十条灵气,便找到了许雅琳的灵气。

  再仔细判断一下,这道灵气的方向,确实夹杂着淡淡的死气,我顿时笃信无疑。

  他随手招停一辆出租车,喝道:“开车!”

  “去哪儿?”出租车司机问道。

  我塞给他一百块钱,道:“我给你指方向,赶紧开。”

  有钱好办事,出租车司机二话不说开始飙车,只是他飙车的技术,和我早上遇到的络腮胡差远了,以致于我都有些怀念络腮胡了,要是他开车该多好啊,虽然有点危险,但胜在速度快啊。

  ……

  在我的指点下,出租车开到了许雅琳必经之路的那片街道,司机回头道:“客人,我只能拉到这了。”这里非常杂乱,公路边上都有人摆摊卖菜,到处拥挤,在这种地方开车没一两个小时根本别想出来。

  我直接打开车门跳下车。

  “等等,客人我还没给你找钱!”出租车司机大喊道。

  我一阵狂奔,紧紧地锁定着属于许雅琳的那丝灵气,随着死气逐渐增多,我知道自己已经越来越接近许雅琳了。

  终于在拐过一条路口后,我看到了许雅琳,她正夹杂在人流中,向马路对面走去。

  而令我大惊失色的是,一辆巨大的福田重卡,正在百米之外猛烈加速,向许雅琳撞击了过去。

  过马路的行人都惊呆了,哭喊惊叫着四散躲避。

  许雅琳也混在人流中,向着一个方向移动了过去,偏偏那辆重卡不顾其他人,似乎是锁定了许雅琳,速度不断飙升,猛撞过来。

  有蓄谋的暗杀?

  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暗杀这种词,离普通老百姓来说简直太远了,几乎不可能遇到。

  心中念头百转,我的动作也不慢,脚下发力,飞快的冲了过去。

  二十米!

  十五米!

  看,u正版Jm章节。上酷匠@p网◇,

  十米!

  九米!

  八米!

  ……

  一米!

  我终于冲到了许雅琳身前。

  这时,福田重卡车前牌照上的泥痕污渍已经清晰可见。

  我咬咬牙,将惊得不知所措的许雅琳揽在怀中,猛地向前一扑,借着疾奔的冲击力,居然扑出了四五米远,落在了街道边上的绿化带中。

  说到这个疾扑的动作,我还得感谢那个非主流小混混。

  常人快要被车撞到,要么茫然不知所措,要么惊惶的到处乱跑,都很容易被车撞到。

  但奔跑中的疾扑,可比跑起来要移动的快得多了。

  刚刚我和许雅琳两个人,离福田重卡的距离不过一米,对于高速行驶中的重卡而言,这点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两人真要跑着躲避的话,绝对会被撞到,然后浑身无法承受巨大的冲击力,像西瓜一样爆炸开来。

  噗!

  滚落在花丛中,我下意识的将许雅琳护在怀里,两人就地一滚,顿时抵消了翻滚的冲力。

  令我郁闷的是,是脸先着地,一时不慎,嘴中多了许多枯草,连忙狼狈的吐出来。

  这时候,那辆福田重卡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而过路的行人也纷纷围过来,询问我和许雅琳两人的伤势,又对我见义勇为的行为一番夸赞。

  我和许雅琳在花圃中滚了一圈,浑身沾满了泥土和枯草落叶。

  我站起身拍了拍,总算将衣服弄得干净点了,又下意识的想帮许雅琳拍掉浑身的草叶,伸出手时却尴尬的停住了,许雅琳到底是女孩子,怎能容忍他又碰又摸?

  要是换成林楠兰,我恐怕不会有这种顾忌的。

  而许雅琳似乎会错了意,她精神有些恍惚,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唇,身体瑟瑟发抖,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看到我向她伸出手,下意识的将手掌放在了我手中。

  握着许雅琳的纤手,我一阵激动,嗯,手感不错,温软滑腻,摸起来挺舒服的……

  我尽量避免自己思想开小差,将许雅琳拉了起来。

  这时,两个满脸焦急之色的灰衣中年人,分开围观的人群,走到许雅琳身边一通询问。

  我眼角跳了跳,他看得出来许雅琳认识这两人,而且他们提到了‘小心’‘保护’一类的词,那么这两个人的身份,是保镖?

  既然许雅琳有人保护,我便安心了。

  他虽然有些疑惑,许雅琳怎么会被卷入谋杀事件中,但此时显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便直接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