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恍然发觉,这已经是第四节课了。然后想起早上和弟弟去公安局,一路来回上百里路,确实花了不少时间,错过了前三节课。

  中午放学时间到了,同学们纷纷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我有些心急,座位在前面的许雅琳,已经走出了教室。而这时同学们都收拾东西回家,桌椅间的走道上挤满了人,一时出不去。

  我顿时心急如焚,一边催促着前面的同学赶快走,一边看向教室门口,这时候许雅琳已经走了。

  偏偏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

  “你们两个同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宋江山看向我,杨伟两个人,冷声说道。

  我一愣,皱起了眉头,想不到这家伙这时候要找自己的麻烦,要自己进办公室?然后训斥自己?

  靠!

  如果是平时,我绝对忍了!

  在学校得罪老师,显然不是件美妙的事情。

  不过现在许雅琳可能会遇到生命危险,我哪有闲时间听宋江山废话?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便做出了决定。

  这个时候,学生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宋江山冷冷的站在走道中央,挡住了我的路——他倒是不担心这俩学生逃跑,毕竟除了那种顽劣到极点的学生,谁被老师堵住路还敢跑?

  包括杨伟,林楠兰,也不会想到我要跑。

  杨伟一脸郁闷,已经认命了,打算和我去办公室,挨宋江山一顿训斥。林楠兰则是一副爱莫能助的笑嘻嘻样子,她虽然是大小姐脾气,却并不盛气凌人,很少在学校惹什么麻烦,顶撞老师更是从来不会。

  偏偏接下来我的举动,将杨伟和林楠兰惊呆了。

  我咬咬牙,已经瞄到了自己身边不远处的门户——教室的后门。

  教室的后门,是厚厚的一层实木门,且外面包裹着一层铁皮,一般情况下都是锁着的,很少会打开。

  我不可能推开老师,从前门离开,那只能选择后门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腿,扭身,一百八十度旋转,浑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右腿上,狠狠地踹出了一脚。

  轰!

  一声巨响。

  后门被踹开了!

  “我先走一步。”我向杨伟,林楠兰两人道。

  至于宋江山,我直接无视了,反正已经得罪了这位老师,也不必浪费口舌去解释了。

  呼啦!

  我好像一阵狂风,冲出了教室。

  一路奔跑间,他才感觉右腿一阵阵麻痹,伴随着钻心的刺痛。铁皮包裹的实木门,想要踹开不费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最A+新}章u7节上酷{y匠(y网T◎

  “希望不要伤到骨头……”我心中苦笑。

  教室外面的走廊,已经空空荡荡。

  不过现在是放学时间,出校门的路上还是挤满了人。

  我咬着牙奔跑,在人群中费力的挤着,到处寻找许雅琳,却怎么也无法看到。

  我不由得急了,难道许雅琳命中注定难逃一死么?

  想到这里,他就心中一痛,一个花季般的少女即将殒命,她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靠,小子你属螃蟹的啊,到处横着走?”一把粗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他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空出了一圈空地,所有的学生都有些畏惧的避开这里。

  而我本人,被七八个学生包围了。

  我突然想起来,刚才跑得心急,好像把一个胖子同学撞倒了。

  围住我的七八人中,就有那个胖子。

  我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对不起。”是我撞人在先,道歉是理所当然的。

  “一句对不起就想完了?”胖子冷笑连连,走上前,伸出肉呼呼的巴掌,在我脸上使劲拍拍,道:“胖爷在学校几年,还没被人撞倒过,你小子一句对不起就想走?”

  “对不起,我有急事,请你让开!”我忍着心中的火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

  “艹,小子你还敢瞪胖爷,找……”胖子双眼一瞪,就要扇我一巴掌。

  我这时却怒气爆发了,心急许雅琳的安危,他实在不肯再和这几人纠缠下去,一拳轰击在胖子腹部,让他‘找打’两个字没来得及喊出来。

  围在旁边的七八个学生,都是面带笑意,看到胖子被我打了一拳,也不以为意。

  爱打架的年轻人都知道,和胖子打架最麻烦,因为你有时候全力打胖子一拳,对方根本不痛不痒——尤其是胖子的腹部,那里肉最厚,打一拳上去和搔痒痒差不多。

  七八个学生都没当回事,只道胖子马上要反击了。

  但紧接着,这些人就变了颜色,看到胖子浑身抽搐,捂着腹部倒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表情,都是一愣。

  “靠,这小子手黑,点子扎手,一起上!”一个学生最先醒悟过来。

  我的爆发力很强,单是一脚踹开铁皮实木门,就可以初窥端倪了,但那一脚消耗了我不少力气,腿上更是带伤。现在再一拳轰趴下这个胖子,也远非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写意——我可是用了全力的!

  而现在,浑身的力气消耗的七七八八,要面对七八个学生的围殴,几乎是不可能有还手之力的了。

  “难道,许雅琳注定难道一死么?”我已经做好了被殴打的准备,只是想到许雅琳将会在如花般的年纪逝去,心中一阵悸痛。

  “艹,找死啊,你们敢动我兄弟!”这时,一道雄浑恐怖的高大身影,疾扑了过来。

  是杨伟!

  我大喜。

  杨伟猛扑过来,二话不说,蒲扇版般的大手张开,分别一抓,就捏住了两个学生的脖子,大吼一声,两人的脑袋碰在一起,一声不吭的晕了过去。

  砰!

  杨伟快速挥拳踢脚,转眼又放倒了两个学生,但他也被四个学生包围了。

  “看什么,还不快走!”杨伟冲我喝道。

  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心中尽是融融的暖意,这就是自己的兄弟,并不问自己为什么,而关键时刻一定会挺身相助。

  出校门时,我看到了林楠兰,她一挥手就有一个学生浑身抽搐的倒下了,是她随身携带的防狼电棒,释放出的电流足以将最强壮的成年人击昏。

  少了一个人,杨伟顿时气势如虹。

  为剩下的三个学生默哀了一秒钟,我冲出校园。

  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许雅琳的踪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