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头脑现在一片混乱。

  居然在许雅琳的身上,看到了浓厚的死气!

  显然,这种程度的死气一旦爆发,绝不会是什么小病小灾,而是会直接夺取人的性命!

  我一阵阵口干舌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讲台上宋江山老师开始做自我介绍,我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是被许雅琳死气缠身的样子震撼到了,自己该怎么办,如何去救她?

  首先,得弄清楚许雅琳会因为什么而死,疾病?或者意外?

  我忽然想起来,疯道士僧成道曾经说过,我的祖先通过基因遗传,留给了我三种能力,医术,风水堪舆,捉鬼之术。

  我记得,大街上那些给人算命的瞎子或者聋子,好像就有一手观面相推算吉凶祸福的方法——先不论这些人是否真的有算命的本事,那么,我是否可以做到呢?

  虽然清楚那些算命瞎子聋子大多是骗子,通过‘摸,听,套,下’来糊弄普通人,不过祖上传承下来的东西,应该不会是假的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向许雅琳看了过去。

  这时,已经开始上课了。

  那新来的宋江山老师开始唾沫横飞,在黑板上列出一道道习题或公式,然后指导同学们推演。且不说他教课水平如何,只看班上的女生痴痴的看着他,就知道他有没有人缘了。

  我暂时将宋江山被冤魂附身的事情跑开一边,凝神向许雅琳看了过去。

  许雅琳的位置在前面几排,和我有些距离,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凝神观望了一会儿,我颓然放弃了。无论我怎么看,也是一片茫然,丝毫看不出许雅琳的吉凶祸福。难道要面对面观望面相么?

  “喂,你别看了,老师开始注意你了。”林楠兰捅了捅我胳膊。

  “哦。”我恍然觉醒,果然发现讲台后,宋江山不时瞄向自己,显然他的走神被这货注意到了。

  H$更6)新U{最Mu快$上P●酷匠网◎

  我还有些不死心,又凝神向许雅琳看过去。

  虽然说有些俗气,但少年人的恋爱,往往是因为对方的相貌或谈吐而引起注意力,最后产生好感,以致产生倾慕的爱恋之情。

  我会暗恋许雅琳,她自然容貌极美,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很符合少年人的审美观。

  许雅琳留着一头长发,比林楠兰的及肩长发还要长一些,而且她的发质更加乌黑润泽,秀发柔和的垂在身后,一对精致的耳垂白里透红,在发丝中若隐若现,脖颈洁白细腻,在清晨阳光的微微照射下,如白玉一般,看的我都痴了。

  都说女性的第六感敏锐,许雅琳已经注意到了背后的目光,微微扭头看去,顿时和我四目相接。

  我微微有些尴尬,自己偷看许雅琳居然被她发现了!

  不过紧接着,我就微微变色,我在林楠兰的眉心位置,看到了一团浓郁的黑气……我凝眉苦思,这个位置叫什么来着?对了,武侠小说好像说过,是泥丸宫,也就是俗称的印堂!

  许雅琳居然印堂发黑……

  印堂发黑,这是什么含义?

  我苦苦思索,十分希望僧成道就在自己身边,有这个疯道士帮助,一旦开启风水堪舆的传承,自己就可以算计到印堂发黑的含义了。

  砰!

  许雅琳眉心印堂中,那一团黑气陡然炸开,然后聚拢,再炸开,再聚拢……

  我陡然明白,许雅琳会因身体爆炸,四分五裂而惨死!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难道许雅琳体内有炸弹?这怎么可能!

  我苦苦思索,忽然想到了,如果有一股极大的外部力量,作用在人体身上,一旦无法承受这种巨大力量的冲击,人体就会承受不住而爆炸,尸体四分五裂。

  到底要多大的力量,在冲击之下才能将人体四分五裂?

  汽车!

  我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幕,是汽车,而且是很大的那种汽车。我回忆起了初次获得望气能力,小混混非主流险些被红色拉土车撞死的一幕。

  肯定是这种拉土车级别的重卡!

  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做为一个许雅琳的倾慕着,自然也有留意过她的回家路线,虽然没有达到变态的‘尾行’地步,却也知道,许雅琳每次回家,要经过一片很杂乱的街道,那里经常会有载满货物的重卡出现。

  一旦这种重卡加速行驶,忽然撞在人身上,那简直……

  许雅琳偷偷和我对视了一阵子,却看到我丝毫没有目光躲闪的样子,仍然痴痴的盯着自己,这反倒让她有些脸红了,回避开我的目光。班上和她一样漂亮的女生只有林楠兰,两人也有些交往,她知道林楠兰只喜欢女人的,因此更加好奇我这个男生怎么会和林楠兰关系那么好?

  我正怔怔出神,林楠兰又捅了捅他,语气有些焦急,压低声音道:“快站起来,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呢。”

  “啊?啊!”

  我茫然站起身来,一脸的不知所措。

  讲台后面的宋江山,脸色很不好看,原来他早就注意到了我这个学生,一直在思想开小差——这是他的第一节课啊,这么不给面子,那还了得?

  林楠兰不做痕迹的将课本向我推了推,低声道:“第二大题的第三小题。”

  我连忙看向课本,思索问题的答案。

  宋江山却不待我开口,冷然摆了摆手:“站着上课吧!”显然是要给我下马威。

  宋江山目光在教室逡巡一圈,落在了许雅琳身上,眼中闪过了一抹奇异的光芒,然后道:“这位同学,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许雅琳站起来,开始解答问题,声音清脆悦耳,如百灵鸟一般好听。

  我大为尴尬,在暗恋的人眼前出洋相被老师罚站,令他颇为窘迫。只是想起许雅琳面对的危机,我就没有这分心思了。

  杨伟用尺子碰了碰我,调笑道:“行啊!你小子,刚和许雅琳对视那么久,我看到她都脸红了。老实交代,你们两个有没有偷偷私下发展?”

  “哪有!”我回身低声道。

  “后面那个大个子同学,你也站起来。”宋江山火眼金睛,看到了两人的小动作,又发话了。

  杨伟悻悻然的站起来。

  我这个时候,却想起了宋江山叫起许雅琳时,那一抹奇异的眼神,令我极不舒服。

  欲望!

  我只在宋江山眼中看到了这种东西。

  他脸色阴沉,这个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宋老师,背地里还有这等龌龊心思。只是想起他被阴气缠绕,冤魂上身,我就不觉得奇怪了,宋江山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接下来的课堂上,我稍微注意了一下,宋江山经常点名一些漂亮的女同学站起来回答问题,眼中都是充满了欲望与淫邪。

  我心中惦记着许雅琳的安危,也暂时顾不得这些事情了。

  终于等到了下课铃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