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道中,良久都是寂静无声。

  过了几分钟后,大锤率先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道:“哥,这钱……”

  “必须找到失主归还!”我斩钉截铁道。

  大锤的脸上,一抹失落之色一闪而逝,但还是点了点小脑袋,道:“这钱太多了,我们没法说出来源,如果藏在家里被父母发现,解释不清,再走漏了消息,恐怕警察叔叔会来抓我们!到时候证据确凿,我们都得去坐牢。”

  “你小子,瞎想什么呢?警匪剧看多了吧?”我摸了摸大锤的脑袋。

  我有自己的考虑,捡到一些小钱也就罢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弟弟拿走。但捡到如此巨额财富,如果还昧着良心贪下,恐怕会寝食难安!

  更何况,方才我们兄弟俩人捡钱的那处花圃,位于十字路口,街道周围红绿灯上的监控录像,恐怕清晰的拍到了兄弟俩人!若再有一些路人证明,到时候哪怕在这百万人口的城市中,也会被找到!

  不义之财不可取,即使得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是古往今来被证实的名言,偏偏世界上有很多人不相信……

  更何况我得到望气能力以来,对于这个世界更是多了份莫名的敬畏。头上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也许这不是虚言。

  酷l~匠网G!唯4{一正=d版-,&其他(都J是!盗bF版;

  我们两人大致清点了一下手提箱中的人民币,出于包扎的很好的缘故,一捆人民币是一万元,箱子中足足有六十二捆人民币,那就是六十二万元。

  又将钱装入手提箱,大锤招呼一声,道:“哥,咱们走,附近有一家派出所。”

  “不能去派出所,去公安局!”我拦住了他。

  开什么玩笑,把钱往派出所送,这不是狼入虎口么?派出所的那些联防队员,协警一个个胆大包天,说不准真有人敢贪墨下这笔巨款……

  其实我并非不信任人民警察同志,只是那些协警和临时工,并非正规的警察编制,这些家伙中鱼龙混杂,说不准就有些人是混混出身,甚至和黑恶势力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与其将钱送到派出所,我更愿意去公安局,那里的正规警察更多,而且大庭广众之下,没谁敢贪墨这笔钱。但派出所就说不定了,那么一个小小地方,两三个正规警察,其他都是联防队员,基本还有沾亲带故,真要贪下钱,保证没人会揭发,说不定还会一起分赃。

  将自己的想法给弟弟说了,大锤点头同意。

  这个时候,学校的上课铃声恐怕早都响了。

  但兄弟两个,已经将上学的事情抛到了爪哇国之后,我是没什么可担心的,即使不去听课,我也有信心在联考中,完成‘男人的诺言’。

  而大锤,则是我默许逃课的,与其在封闭的学校中接受教育,今天的这一次经历,恐怕会对大锤的成长更加有帮助。

  想到身上揣着一笔巨款,其实还是有些忐忑不安,摸了摸兜里的五六百块钱,这是昨天帮贺向东平扑灭超市大火后,他给予自己的酬谢。

  我顿时有了底气,便要打车去市公安局。

  这时大锤却抢先一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随手掏出一百块钱丢给司机,道:“立刻送我们去市公安局,钱不用找了,多余的算你小费好了!”

  我看的一阵肉痛,之前两人零零散散捡来的钱,也有三百块左右,这小子一口气拿出一百块坐车,真是败家子啊败家子……

  出租车司机是个络腮胡,体型也很威猛,却脸色白净清秀的好像女人,一副小受的模样,属于那种戴着金丝眼镜不像大学生,光着膀子不像流氓的杯具角色。

  他脸色不善的看着我们兄弟俩:“你们耍我啊,市公安局在市中心,离这里几十里路,这点钱就想打发我,还小费?”

  我咳嗽一声沉了沉嗓子,故作神秘的喝道:“快带我们去公安局,我是微服私访的便衣警察,刚刚捣毁了一个犯罪集团,这是他们的赃款,必须要第一时间送回局里去!”

  我只是稍微拉开了手提箱,露出其中的粉红色。但络腮胡惊鸿一瞥之下,却也深信不疑,毕竟我虽然面孔稚嫩,身高却足有1.75米,说是年轻的便衣警察倒也说得过去,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眼看络腮胡支支吾吾的要说什么,似乎想将我赶下车,我连忙道:“快走,犯罪分子追来了,他们肯定看到了你的出租车牌照,立刻送我去公安局还能保护你,否则必死无疑!”

  络腮胡惊得脸色大变,二话不说就发动了出租车,同时道:“警察同志你坐好,我曾经是业余赛车手,保证不会让犯罪分子追上!”

  我刚为自己和大锤拉好安全带,出租车便速度飙升,开的真像一辆赛车,发出疯狂的呼啸声,在大街上往来的车流中穿梭。

  “慢点,慢点开!”我后悔了,自己这是自讨苦吃啊,万一出了车祸……

  络腮胡自称业余赛车手,果然不是盖的,大清早正是上班时间,车道上拥挤一片,偏偏我们乘坐的出租车,每次都能在狭小的缝隙中穿梭而过,还游刃有余。

  我浑身直冒冷汗,四肢僵硬,眼睁睁的看着络腮胡逆向行驶,不停地闯红灯,在车流中穿梭。有一次,甚至从两辆卡车之间穿梭而过!而卡车与出租车之间的距离,小到了几厘米!

  “我为人民警察服务,不会开我罚单吧。”

  终于开到了市公安局,络腮胡一脸谄笑的下车,拉开后车门,殷切的将脸色苍白的我和大锤弟弟扶了下来。

  大锤一下车,便二话不说开始大吐特吐,痛苦的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强忍着腹中的翻江倒海,冲络腮胡道:“当然,不会开你罚单。”

  “哈哈。”络腮胡这下放心了,又说道:“我的安全……”

  我摆摆手,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局里马上组织人手,抓捕犯罪集团的漏网之鱼,你已经安全了。”

  “太好了。”络腮胡已经上了出租车,头伸出窗户,亲切的冲我摆手:“谢谢你啊,警察同志!”

  “你的车钱……”我心有歉意,络腮胡这家伙的罚单恐怕会开的狠了,当下便要付出车钱,甚至多掏一些作为补偿。

  “不用了,为人民警察服务!”

  出租车已经远去,犹自留下络腮胡正气浩然的声音。

  一个纯属路过,满脸雀斑的小警察,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而这个时候,我们兄弟两人已经提着手提箱,进入了公安局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