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天师?”

  我有些发呆,下意识的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

  “当然有,你的面前不就是。”疯道士冲我神秘一笑,接着慢悠悠的走到大殿门口,让正午的太阳光线直接照耀在他的身上。

  我只是稍微望了一眼,心底立时冒出一股寒气,疯道士站在阳光下,居然没有影子!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你不怕我?”疯道士看到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却并没有扭身逃窜,有些奇怪的问道。

  $‘更*9新!最$I快1上I酷5~匠c网@H

  我勉强笑了笑,我本就是心志还算坚定,拥有望气的能力后,更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常人所无法触及的另一面,除了初闻疯道士是鬼后的惊慌,便迅速镇定了下来,口中却道:“怕,怎么不怕。不过你似乎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

  “不错。”疯道士看着我,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又道:“我不会伤害你,因为我说的那位是我的好友。”

  疯道士在那里唏嘘不已,脸上满是缅怀之色,更加令我嘀咕不已,暗道居然是一个活了七百年的老鬼——不对,是死了七百年!

  疯道士道:“朱元璋那个王八蛋做尽恶事,杀气滔天,他的兄弟们给他打下江山后也一个个被他干掉,死在他手上的人多的数不清,时刻都有冤魂厉鬼找他麻烦,他当然怕的要死了。”

  “你的祖先,天纵奇才,曾经斩杀了一位龙虎山天师道的叛徒,通过他身上稀少的秘术,居然还原出了天师道的全部秘术,甚至加以补缺完善,引得天师道震动,当时的三十八代天师张天师亲自出手追杀他,反被击成重伤。”

  “那一战中你的祖先也身受重伤,但他不愧是天纵之资,又钻研医术,也获得了无上成就,一直潜伏在朱元璋身边,帮他捉鬼除妖,才让这王八蛋坐稳了江山。”

  我忍不住问道:“道长你先前说的记忆传承是什么?我那位祖先……和我隔了这多代,我能突然学会医术,莫非是因为记忆传承?”

  “不错。”

  疯道士点点头,道:“科学界一直争论的基因遗传你知道吧?你的祖先就是通过基因遗传,将他所学深藏在基因中,一代代的遗传。而他通过大衍神算推测到了,在七百年之后,他的记忆传承才会在子孙后代中开启,也就是你的身上。我受他所托,一直隐藏在他的子孙后代——也就是你的历代祖先周围,等着你开启记忆传承,如今总算是等到了!”

  “啊?”

  我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一个死了六七百年的老鬼,夸夸其谈的和你谈科学,说基因遗传……这,这简直是扯淡啊!

  “怎么,莫非你不相信科学?”疯道士嘴角带着笑意,语重心长的道。

  和疯道士一番交谈,我解开了许多心中的疑惑,很快就过去了一两个小时,我这才猛然惊觉,母亲可是等着自己求药呢!

  最后我离去之际,疯道士道:“你的祖先一生学究天人,涉猎甚广,最为精擅的乃是医术,风水堪舆,捉鬼之术这三者。我已经为你开启了医术的记忆传承,其他两者也会逐步开启,你会逐渐接受掌握他所有的能力,希望你能善用自己的能力。”

  我心中吃惊,自己的望气能力,似乎并不属于风水堪舆和捉鬼之术,难道祖上并没有向疯道士提及这个望气的能力?还是疯道士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不知道?

  不过无论如何,疯道士对自己没有恶意这一点,我是肯定的。

  我心中尚有许多疑惑,比如疯道士身为鬼魂,怎么可以曝晒在阳光下?难道传说有误,鬼是不怕阳光的?

  疯道士嘿嘿笑着将我送出五脏庙,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僧成道。”

  我狂晕,一阵无语,好奇怪的名字,不过配合疯道士身穿大红袈裟的打扮,还真是般配!

  揣着一包疯道士赠送的药材,我回到了家中,所幸母亲平安无事。

  我熟练的打开药包,开始为母亲熬药,每一份药材的数量,居然都拿捏的极准,比天平称量的还要精确。

  很快熬好了药,喂母亲服下,她的气色渐渐的好了许多。

  我现在精通医理,看到母亲的病症自然不会两眼抓瞎,知道这是风寒病的一种。常人每天早晨打开窗户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本来是无碍的,但若是体质差者,由于室内室外的温差不平衡,吸气时就可能埋下隐患,造成风寒病。

  眼看着熟睡中的母亲,身上缭绕的淡淡死气逐渐消散,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时,门外传来叮铃铃的自行车声。

  我立刻知道,是父亲回来了。

  父亲和母亲以前都是一家工厂的工人,不过工厂逐渐衰落下去,一番裁员下来,母亲被辞退了,只剩下父亲还留下工厂,每日挥洒汗水,挣来那一份微薄的工资。

  我连忙开门,抢着将父亲手中的自行车接过来,往家里推。

  这辆80年代的飞鸽牌自行车,几乎是我年龄的两倍,是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尽管经过数不清次数的修缮,还是渐渐要到了退休的年龄,光是推着自行车就嘎吱作响,更不要说骑在上面了。

  父亲每次骑车都不敢用力,骑车上斜坡前都要下来推着车上去,生怕一使劲车子就散架了。

  小心翼翼的放好自行车,我才转过身来面对威严的父亲。

  每次面对父亲,我都有一种如山般的压力。

  “昨晚没回家?”父亲沉声问道。

  我小心翼翼的道:“和朋友出去过生日去了。”

  “你一定要考上市二中。”父亲没有多说什么。

  父子两人之间的对话,沉闷的可怕,更像是机械式的一问一答。

  我明白父亲的期望,希望自己考上临水市最好的重点高中市二中,听说这所高中的升学率高的惊人,每年都要为北大清华中输送几名学子,下面的大学更是不计其数。

  到了二十一世纪,大学生几乎是多如狗一般,早就不太值钱了。

  但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孩子成为名牌大学的学生,然后成为家里的栋梁,仍旧是唯一的希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