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自己的母亲生病了,我不敢耽搁,攥了攥裤兜中的五六百块钱,又从厨房中提出两只猪蹄,便大步向五脏庙的方向走去。

  大锤很想跟去,不过被我给拒绝了。

  因为我担心一旦母亲有什么不测,关键时刻有他在也能拨打120.

  在泥泞的道路上行走着,不时踩到一些烂泥,溅到裤腿上,但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走了五六分钟,迎来一段上坡路,泥水在这里无法停留,道路倒是不太泥泞,顿时加快了步伐。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五脏庙的轮廓,甚至其中一座三层宝塔,显示出这里曾经是和尚庙的事实。

  据说在明清时期,包括五脏庙在内的棚户区,是这个城市的富人区,官府都设立在这里。而到了现代,这里却成了穷人聚居地,不得不说是一个绝大的讽刺。

  五脏庙的门口上方,悬挂着一口破破烂烂的牌匾,上书三个大字——五脏庙。

  这块牌匾,还是棚户区的居民们,感激疯道士为大家做出的贡献,一起花钱制作出来的,请棚户区一位懂得毛笔字的德高望重的老人书写而成。

  “道长,道长你在吗?”虽然心急母亲的病症,但我还是没有失了礼数,在破旧的木门前大声喊道。

  “进来!”一道飘渺宏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似洪钟大吕响起,悠远而深沉,听不出源头,颇有些高人风范,若是信道或信佛的人听见了,只怕要当做是神仙在说话,纳头便拜。

  我进门时,却是看到了挂在屋檐下隐蔽位置的一座小音箱,只当做没看见。

  进了庙门,直入大殿中,一个穿着一身油腻腻红色袈裟的老道士,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正在蒲团上背对着我而坐,头顶上发髻散乱,尽管腰背挺得笔直,还是有些破坏他的高人形象。

  “道长你好,我是来……”我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便要开门见山,为自己母亲求药。

  同时,他手中捆绑好的两只猪蹄,也是一大杀器——听说这道士喜欢吃肉啊。

  “嘿嘿,你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不过啊,我等了你很久了!”道士忽然转过身,满是油污的脸上挂着神秘的笑意,冲着我嘿嘿直笑。

  我大吃一惊,莫非这道士真的清楚了自己的来意?他说等自己很久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不要吃惊,快来坐下,我有话对你说。对了,你来找我干什么?”这道士不愧疯子之名,摇头晃脑的招呼我坐下。

  我听得好笑,这道士先前还说清楚了自己的来意,转过头来又问,果然疯疯癫癫。

  不过我并未有轻视之意,有能力的人总是会得到人们尊重的,这疯道士一手医术鬼神莫测,尽管人有些不靠谱,但自己母亲还等着他救治呢。

  “我想为我母亲求药。”我左瞅右瞅,在空荡荡的大殿中,硬是找不到第二个蒲团,只好直接盘膝坐在地上,正对着疯道士道。

  “求药?找我?”

  却不想,我此话一出口,疯道士满脸都是诡异之色,忽然哈哈大笑道:“你的祖先医术远胜于我,你还找我做什么?”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听得我摸不着头脑,耐着性子道:“我的祖先会医术吗?可我不会啊!”

  酷u}匠网6&唯I一!正)版\,)其…@他V都g“是盗qR版

  “你会!你肯定会!”

  疯道士语气肯定无比,我都有些被感染了,却听疯道士道:“你的祖先可是做过朱元璋的贴身御医的人,你说他会不会医术?他会,你也会!”

  我瞪大了眼睛。

  朱元璋?这哪跟哪啊?

  我心想朱元璋……好像是位农民起义军领袖,好像是六七百年前的人物吧!

  疯道士看出了我的不解,大笑一声:“不要惊讶,我口中所说你的祖先,是七百多年前的人物,你当然没听说过他了。”

  我郁闷,好吧,就算我有个七百年前的祖先他会医术,但不代表我也会啊!

  疯道士也不解释,随手从袈裟中掏出一本发黄的书籍,抛向我道:“这是你祖先的遗物,现在还给你好了,把这本书看一遍,保证你什么病都能治。”

  我下意识的接过这本书,心中纳闷,什么书看一遍就能治任何病?但口中却是说道:“看这本书干什么,我都看了几千遍了!”

  话一出口我就变了脸色,我可以确认,自己从未看过这本书,甚至拿到手上还没与几秒钟,都没有来得及翻开书页——但偏偏,我有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仿佛这本书被自己翻了几千遍,其中的所有医学知识都了然于胸。

  疯道士哈哈大笑,从背后摸出一只娃哈哈矿泉水瓶子,其中充斥着黑色的液体,将之丢给我,他口中道:“立刻告诉我,这瓶药汁中的所有药材成分!”

  “这怎么可能?!”我刚刚扭开瓶盖,就闻到了刺鼻的中药气味,口中却是不由自主的道:“金银花,乌头,硫磺,狼毒,砒霜,贝母,半夏,白及……”

  我一口气报出了上百种药材,然后又补充道:“这瓶药汁怎么回事,其中许多药材的药性是相反的,不但会抵消药效,甚至服用后会危害人体健康,引发诸多不良后果,比如……”

  说完之后,我自己都呆住了。

  “现在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吧。”疯道士笑眯眯的看着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脑海中的疑问太多了,包括自己的那位祖先,突然掌握的神奇医术,还有这个疯道士的情况。

  我忽然想起,自己进入大殿后疯道士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等你很久了’,我没来由的打了个寒噤。

  “你之所以能够掌握医术,是你的祖先留下的记忆传承。”疯道士慢悠悠的道:“这家伙明面上的身份,是朱元璋的贴身御医,而真实的身份则是……”

  “则是?”我问道。

  疯道士慢悠悠的卖着关子,笑眯眯的看着我,待到我快不耐烦之时,才说道:“他真实的身份,是朱元璋那个王八蛋聘用的捉鬼天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