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求药

  棚户区中的路并不好走,到处坑坑洼洼,尤其是前几天下过大雨,并没有铺设水泥的道路,已经变得泥泞不堪,街道两旁的排水管中的乌黑色烂淤泥,散发出滔天恶臭。

  到处是苍蝇飞舞。

  在这种地方生存,对于富人而言,自然需要莫大的勇气。

  但我早就习惯了。

  裤兜中攥着的钱,给予了我力量,身体似乎都轻快了不少,几分钟的时间,就走到了家门前。

  我的家,由几间破破烂烂的平房组成,现在时值秋日,院中的两颗老槐树上,不时掉落下来一些枯黄的落叶。稍远处的桑树上则是叶片金黄,为这个家增加了几分独特的景致。

  “大锤,你又要去上网吧玩?还不给我站住!”

  我远在家门对面的街道上,就看到自己10岁的弟弟王大锤背着书包,鬼鬼祟祟的走出家门,脚步落地声很轻,显然是不想让屋内的父母知道。

  俗话说长兄如父,我一板起脸来,大锤还是很怕的,畏畏缩缩的嘟囔道:“我是去上课……”

  “还敢撒谎,今天是星期天,你上哪门子课去!”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弟弟比我小六岁,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也许是由于太骄纵的原因,小小年纪就迷上了上网,动辄往网吧跑,父母省吃俭用,给他用来买面包、牛奶补充营养的费用,都被他攒下来偷偷去上网了。

  家中父母很少对弟弟打骂,只说要我这个做哥哥的起到表率作用,这令我郁闷不已,大锤却是屡教不改,经常往网吧跑。

  “回来了,大成?”屋内的母亲听到动静,掀开门帘问道。

  我点点头,开口解释自己彻夜未归的原因,道:“妈,我昨天和同学……”

  “不用说了,妈相信你!”母亲摇了摇头,打断我的话。

  我心中升腾起暖意,毫无保留的信任!这就是自己的家人啊。

  “你长得丑,身上又没有钱,坏人是不会打你注意的,不用妈操心!”

  我忍不住要吐血,这果然是亲妈啊!

  “给我回来!”一边顺手拽住又想往网吧跑的大成,我一边看向母亲,忽然皱起了眉头,道:“妈,你身体不舒服?”

  我可以看到,母亲的身体上缠绕着一缕淡淡的黑气——我辨识出来了,这是死气。

  死气,一般是死人和将死之人身上才会出现,一些老年人就经常死气缠身。

  不过,得病的人也会缠绕一些死气,只是十分淡薄罢了。

  我看到母亲身上的死气虽然稀薄,却凝而不散,显然是有疾病在身,令我担心不已。

  “嗯,我这几天有些头痛,多休息下就好了。”母亲皱了皱眉,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转而说道:“大成,你还没吃饭吧?妈去给你做饭!”

  “我去做就好了,妈你去休息吧。”我将母亲扶到里屋的床上躺下。

  我确实有些饿了,一边心不在焉的准备做饭,同时思索着母亲得病的事情——不知道利用自己的望气能力,是否可以治好母亲的病呢?

  我正做着饭,大锤忽然惊惶的闯进厨房,小脸煞白,嘴唇都在哆嗦:“哥,你快去看看妈,她……她晕过去了!”

  大锤这小子虽然贪玩,倒还是很孝顺的,知道母亲病了,便不再出去玩,坐在床边陪着母亲说话,说着说着却发现母亲声音越来越微弱,昏迷了过去。

  这可把我吓得不轻,父亲去工厂上班未归,母亲病倒,家里的主心骨,似乎只剩下哥哥我了。

  我正揭开锅盖煮面条,闻言二话不说丢掉锅盖,闯进了母亲房中。

  “大锤,别瞎喊,妈没事,你哥还没吃饭呢。”母亲微弱的声音传来。

  “妈,我带你去医院!”我心急如焚,又有些落泪的冲动,母亲这个时候还关心自己,连忙就要用家中唯一的座机电话打120.

  “别胡乱花钱,去五脏庙的道长那里,给妈求一些药来就行了……”母亲微弱的阻止道。

  “找那位道长?”我皱起眉头,有些迟疑。

  母亲口中的那位道长,我是知道的。

  )M酷匠网fM正q版首发

  棚户区深处有一座寺庙,那里原先叫什么‘小法门寺’,之后逐渐破落,和尚全跑光了,然后来了个疯子道士,占据了寺庙,改名叫做‘五脏庙’。

  五脏是指心,肝,脾,肺,肾,古人吃饭时开玩笑,就说祭五脏庙。

  疯子道士给寺庙起名五脏庙,倒也算别出心裁了。

  本来那座破庙也没人去,这个疯道士占了也没人说什么,在之后的一次事件中,五脏庙才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那是一个大阴天,某个倒霉的小偷好死不死的选中了棚户区踩点,到处偷东西却找不到值钱的,气的破口大骂,一时火气太大,和被偷的某家户主撞了个面,二话不说一刀子捅了上去。

  捅了人,小偷才着了慌。

  他倒也良知未泯,屁滚尿流的跑出户主家,到处找人求救。

  当时的棚户区更加破烂,道路烂的不成样子,救护车根本开不进来,而被捅伤的户主眼看就要咽气了,没人敢搬动他。

  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疯子道士从五脏庙跑出来了。

  只见他随手从胸口一掏,摸出一颗黑不溜秋的丹丸——很让人怀疑是不是他身上的黑泥污垢捏成的。疯道士将丹丸捏成粉末,倒在了伤者的伤口处。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短短十几秒钟,伤口不再流血,甚至伤口开始收敛,密密麻麻的肉芽生长出来。

  眼看伤者生命无虞,人们才七手八脚的将我抬出了棚户区,送上了等候在外的救护车,总算是保住了一条性命。

  自那之后,棚户区的穷人只要是得了病,就去找疯道士医治。

  他也真有一手绝活,不管什么病,大病小病,通通能治!而且收的价钱极低,有时候提上一两斤猪肉,就能治好大医院的主任专家治不好的疑难杂症。

  我的记忆中,小时候我调皮,从家里的平房顶上摔下来,头破血流,就是母亲踉踉跄跄的将我抱到了五脏庙,疯道士不知用什么手法治好的。

  一想起疯道士的能力,我凭空多了几分信心,加上母亲现在清醒着,似乎没什么大碍,便同意去五脏庙一趟,找那疯道士给母亲求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