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开酒店后,抬头望望天空,发现太阳当空,已经接近中午,心急着回家向父母报平安,忙往家里走去。

  这家鼎盛大酒店离我家里并不远,走路只需要二十多分钟——至于打车?对于我来说太奢侈了,我记得上一次乘坐出租车,好像是弟弟大锤高烧昏迷,一家人才打出租到了医院。

  一路行走间,我暗呼见鬼!

  我眼中的世界,发生了非常奇妙的变化,每个行人的头顶,都浮现出各色的光彩,一些不同颜色的气流在行人身体上进进出出,甚至一些建筑物,也爆发出不同的光芒。

  我揉了不下十次眼睛,终于确定自己不是看错,这些光彩确实存在。

  而见鬼的是,我一看到这些光彩,居然立刻明白其所代表的含义!

  比如我看到大街对面,一个染着黄头发,鼻孔朝天,流里流气的小混混非主流,身上缠绕着一层淡薄的灰色气流,我立刻明白,这小子是霉气缠身,等下要吃个不大不小的苦头。

  我正想着呢,那非主流哎呦一声,摔倒在地,是踩到了一块香蕉皮,整个人非常华丽的扑街,脸朝下,狠狠的‘拍’在了地上。

  “哎呦喂!”小混混非主流发出鬼哭狼嚎似的叫声,爬起来之后,鼻孔几乎摔扁了,鲜血不要钱的往外汹涌。

  我看的目瞪口呆。

  “我艹,你看什么看!”非主流摔倒在地,哎呦了半天也没人扶,路过者皆是有些畏惧的远远绕开,偏偏我站在马路对面,‘饶有兴致’的看着小混混,嘴角似乎还噙着一丝笑意,一下就惹恼了非主流。

  他将满手的鼻血在胸口胡乱一抹,气势汹汹的站起来,就要闯过马路,拿我兴师问罪。

  “你小心点。”我连忙提醒,我可是看到了非主流身上,还有一层淡淡的霉气缠绕,显然这小子的罪还没完呢!

  偏偏非主流误会了我的好心,以为我怕他了,甚至将我的‘你小心点’误认为是种威胁,更加气势汹汹的闯马路,却忽然听到耳边一声尖锐的喇叭声,顿时看到一辆雄纠纠气昂昂的红色拉土卡车,比他更加气势汹汹的撞了过来。

  “哎呦,我的妈!”小混混吓得魂飞魄散,头脑一片空白,近乎大小便失禁。

  好在他命不该绝,危急时刻醒转过来,急中生智纵身一扑,华丽丽的扑出了两米远,与拉土车擦肩而过。

  但非主流小混混还来不及高兴,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便眼前一黑,噗通——钻到井眼里去了。

  大街上的地下水道中,传出了小混混鬼哭狼嚎的怒吼声:“哪个混蛋把井盖偷走了?”

  “好了,这下你的霉气散尽了。”我耸耸肩,离开了原地。

  我表面上十分淡定,心中却是波澜起伏,十分的不平静。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看到的各色气流,以及其所代表的含义,都是真的了。

  这代表着什么,我并不清楚,只是我知道,自己的人生恐怕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了……

  ……

  我走了十来分钟,便来到了棚户区,也就是我所在的临水市的东城区,号称穷人聚居地的棚户区。这里也是我家的所在位置。

  一来到棚户区,我便看到棚户区外围,一家小型超市中,不停地闪烁出红光。

  没有任何原理,我就是知道红光代表了火灾。但看看红光的规模,以及超市并未冒出烟气,显然还来得及阻止,当下进入超市中,对着唯一的收银员,也就是超市的老板,一位中年大叔说道:“贺大叔,这几日天气干燥,你可要多加防范火灾隐患啊。”

  大叔名为贺向东,家里也居住在棚户区,不过相比一群苦哈哈穷人,他绝对算得上是‘富人’了,对于我倒也有过几面之缘,说道:“你是王家的大成吧,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这超市的防火措施做得很好,怎么可能着火呢?”

  “大叔,小心无大错,要不我陪你检查检查?”

  我郁闷了,我不可能言之凿凿的肯定火灾必定会发生,否则之后怎么解释?于是我多了个心眼,自己能看到各色气流,以及其所代表的含义的能力,并不宜告诉他人,甚至是自己的亲人也不可能,因为我无法确定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

  贺向东将信将疑,但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带着我在超市内到处搜索了一番,并未看到火灾隐患,不由得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大叔,仓库里面还没看呢。”我倒是对自己的能力有足够的信心,我曾经看到过卡车拉来许多货物商品,将其存入超市后面的仓库。

  f,酷7匠Q网Km正“版首发f

  “真是胡闹啊……”贺向东嘀咕着,暗自埋怨自己发疯,居然陪着一个未成年人乱来。

  但打开仓库之后,扑鼻而至的烟气和仓库中隐约的火光,令贺向东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脸色大变,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此时仓库中摆放的满满的货品,是他开办超市十年来。攒下所有钱买下的商品,打算狠狠赚一笔。

  但如果火灾真的发生,这些货品付之一炬,贺向东简直连跳河自杀的心思都有了!

  仓库中堆满了货物,氧气并不是很足,闪烁出火光的位置本来燃烧的很缓慢,但一打开仓库,新鲜空气扑入,立刻加剧燃烧,火光闪烁了几下,就膨胀了数倍!

  “还愣着干什么,快救火!”我大喝道。

  贺向东是关心则乱,面临火光整个人都呆滞了,傻傻的站着,将救火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直到我出声,才恍然回过神来。

  “救火啊!街坊邻居们帮忙救火啊!”贺向东疯狂咆哮起来。

  两人冲出了仓库,到处寻找水源灭火,好在超市对面的一家人,准备在房前加盖一间厨房,运来了大量水泥,还有一根长达百米的水管。

  当下,水管被拉入了超市仓库,大力浇灌之下,刚刚旺盛起来的大火,迅速被扑灭。

  警车和消防车于十几分钟后先后赶到。

  经过调查,原来是仓库顶棚漏雨,一些雨水聚积在覆盖货品的塑料薄膜上,形成了一个简单的凸透镜,太阳光照射下引发了火灾。

  “谢谢,谢谢你!”贺向东攥着我的双手,一阵疯狂摇摆,好像面见国家领导人一样,面上的感激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嘶~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贺向东是四十多岁的成年人,手劲非同小可,这一握之下,疼的我龇牙咧嘴。

  好在贺向东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误,尴尬的松开手,挠了挠后脑勺,脸上仍是一片激动,多亏了我提醒,火灾尚未酿就之前,就被扑灭了,损失的货物商品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这些钱,你拿着!”

  贺向东是生意人,表达感谢的方法最直接,掏出钱包,攥出一大把零钱,也不看是多少,就塞到了我手里。接着又咬咬牙,摸出了五张崭新的人民币,塞到我掌心,扭过头去,一脸肉痛之色。

  “呵呵,贺叔叔再见。”

  我并没有推辞,坦然收下了这些钱,若非我提醒的及时,一旦火灾出现,贺老板恐怕真要追悔莫及去自杀了,收下这些钱我问心无愧。

  回家的途中,我心中难以平静,手伸在兜里攥着的一大把钱,似乎是握着力量。

  人有钱,底气足,这也是拥有力量的一种体现吧!

  俗话还说三分钱难倒英雄汉呢,没有钱,哪来的底气?哪来的力量?

  我发现,利用自己这种观察神秘气流的能力,想要赚钱,似乎真的不难?甚至权力,也有可能拥有?

  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在16岁少年的心底滋生。

  我明白自己一夜之间获得了观察神秘气流变化的能力,其实自己双瞳的能力觉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