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岁生日

  我是一个天生双瞳的人,据说在古老的神话传说中,天生双瞳者皆是一个时代的主角,横空出世屹立于时代的巅峰,每一个都会名留青史,万古流传。

  虽然我是一个纯种屌丝,但是从来没有对命运觉得不满,我觉得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对我的一种磨练,我终有一天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

  在五岁那年,我便发现了自己与其我人的不同,每次一照镜子,总是可以看到双眼中一闪即逝的金光——那是一对黑色瞳孔下隐藏着的一对金瞳。

  我叫王大成,王霸之气的王,就凭这个姓和我的天生双瞳,我觉得我的主角光环已经大成了。出生在一个平凡又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工人,靠着一份微薄的薪水养家糊口,艰难的将我养到了六岁。而到这年,弟弟王大锤的出生,无疑又给这个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生活变得更加贫苦。

  也许是应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吧!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懂得坚强自立,尽可能的帮助父母做一些家务,来缓解双亲的劳顿。

  我坚信认真努力的人总有一天会得到上天眷顾的,但是什么时候眷顾,谁也不知道,这也是人生的惊险和精彩之处吧!

  唐朝诗仙李白曾经说过‘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对于这句话,乐观的强者只会更加乐观自信,自强不息,迎难而上;悲观的弱者则会认为这是自我安慰,抱怨自己‘命’不好,萎靡不振,感叹人情冷暖,抱怨社会的残酷。

  在我的心里,无需抱怨上天不公,既然没有良好的出身,那么便咬紧牙关努力拼搏吧,如果连拼一拼都不敢,如何去与那些官二代,富二代竞争呢?

  ……

  16岁生日这天之后,我平静的生活悄然发生改变。

  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胸闷无比,头更是疼的厉害,阵阵晕眩。我不禁苦笑起来:“醉酒真是可怕……”

  闭眼休息了两三分钟,重新睁开眼睛,这次天旋地转的感觉倒是没有了,我转头四顾一打量,发现自己并未在家中,似乎是躺在一家旅馆的床上。

  而且这家旅馆相当的豪华,应该是一家大酒店的客房中。

  这个时候我顿时想起,昨天可不是我一个人的生日,我的好朋友林楠兰也是昨天过生日,两人很早便约好一起过生日的。林楠兰拉着我去喝酒,最后我拗不过她,便同意了。不过两三瓶啤酒下肚,第一次喝酒的我便醉的一塌糊涂,迷迷糊糊之间,也不知道怎么躺在了旅馆的床上。

  想起林楠兰,我立时觉情况可能不对,扭头一看,果然发现林楠兰横在自己身边的床上,睡得正香。我不禁一阵心跳加速。

  一个美貌少女横在自己身侧,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中自是难免有几分遐想甚至期待,期待两人之间发生些什么。但目光飞快一扫之下,才发现我们两个人衣着完好,昨晚显然并未发生某些少儿不宜的场面。

  这时,似乎是我易的动静惊动了林楠兰,她翻了个身,面朝我,一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洁白手臂伸了过来,一阵乱摸乱抓后,停在了我的胸膛上。感受到这里的温暖后,林楠兰更是靠近了几分,几乎将身体埋进了我的怀里。

  温软如玉,美人在怀!

  林楠兰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抱着我,彼此间的距离甚至不到几厘米。我可以清晰的闻到林楠兰的发香,看到她长长的睫毛,如弯月一般的眼睛,小巧挺直的鼻子,微微翘起显得有些骄傲的红润双唇,皮肤则是健康的白里透红颜色。

  而此时此刻,作为一个16岁的青春少年,强烈的生理反应已经让我血脉喷张了,我隐隐感觉,自己似乎‘顶’在林楠兰身上了。

  更加令我尴尬的是,当我看到林楠兰那张熟悉的脸后,不但没有令我欲火高涨,反而迅速的消退了下去。

  林楠兰可谓是我的青梅竹马,两个人同年同月同日生,自从小学四年级到如今的初中三年级,都是同桌。不过我们之间并未有恋情的关系,或许有些暧昧,却是超越了恋情的一种感情,纯粹是亲密的好朋友。

  这是由于,林楠兰是一个百合,也就是说她是位女同,喜欢的不是英俊男生,而是是美貌的女子……

  林楠兰的朋友有很多,而我居然是她最好的朋友——也许是因为,我接近她并不是因为她有钱吧。

  林楠兰的父亲林士甲是标准的21世纪成功人士,身家数千万,名下创办了好几家公司,听说最近更是将几家公司卖给了一家巨无霸的跨国集团,代价是我进入了这家集团的决策高层。我夸下豪言壮语,要在十年之内,将这家跨国集团变成自己名下的产业!

  从小林士甲就是我的偶像,立志长大后要成为这样一个大商人。

  优渥的家境,造就了林楠兰的大小姐脾气,性格大大咧咧又有些疯疯癫癫,虽然是学校里有名的美女,却让接近她的男生吃足了苦头,也不知道怎么就和我看对眼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吧,错综复杂,林楠兰是我的‘兄弟’,而我则是她的‘闺蜜’,两人间无话不谈。

  我以前还曾经迷茫过,自己是不是喜欢林楠兰?但现在躺在酒店的床上,我彻底否定了这种可能,面对自己的兄弟,我居然软了下去,尽管她肤白貌美、酥胸撩人……

  我试着摸了自己下面一把,这会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啊?

  “楠兰,楠兰,快醒醒!”我从床上爬起来,摇了摇林楠兰的肩膀,眼看着她双目睫毛轻轻颤动,显然是快要清醒的征兆。

  “啊,睡得真好。”林楠兰摇摇晃晃的坐起身,脸上犹带着一丝刚刚睡醒的迷糊之色。

  她打了个哈欠,看到我之后居然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丝毫不介意和我同床共枕的事实。她好像一只小懒猫弓着腰,再张开双臂舒展身子,顿时曲线毕露,纤细的小腰,修长的双腿,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美好身材暴露无疑,不由得让我多看了几眼。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不会让我忽略这个基友是女性的事实。

  “早点回家去吧,免得让叔叔担心。”我拍了拍林楠兰的肩膀,语气很温和。

  有时候我也搞不懂自己这位好朋友,说她迷糊又粗线条吧,那么多打她主意的男生吃足了苦头,从未占到过什么便宜,但和自己相处在一起却那么随便,难道就不怕自己‘吃’了她?或者自己那么值得信赖?甚至自己长着一张好人脸?

  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我有些悲哀的想着。

  “哎呀,大成你就这么自恋,大清早起来照个镜子没完没了?”林楠兰惊讶的看着我。

  “哦,我在想事情。”我这才发现,自己对面果然摆着一张一人高的穿衣镜,我站在镜子前摸着下巴,确实颇有些搔首弄姿的嫌疑,连忙打了个哈哈,尴尬的挪开。

  林楠兰也不跟我客气,站在穿衣镜前开始梳妆打扮。

  “你不走么?难道要看我脱衣服?”林楠兰忽然扭头,大胆的冲我抛了个媚眼,好像有些挑逗的意味。

  我昨夜是第一次喝酒,醉得不省人事,林楠兰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我拖到床上,身上的衣服自然是没有脱了。林楠兰自己却穿着一身睡衣。现在到了清晨还穿着睡衣,显然不合适。

  “嗯嗯,我马上走。”我哈哈一笑,心中轻松无比。确定了自己对林楠兰的好感只涉及朋友的感情,并无男女之间的非分之想,解开了长久萦绕在我心头的困扰,好像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颇为放松。

  林楠兰到底是要嫁人的,既然我和她之间只能保持朋友的关系,那么有些时候确实得回避开,以免尴尬。

  只是想到日后,和林楠兰同床做梦的并不是自己,看着她在梳妆台前打扮的也不会是自己,我心中又有些淡淡的失落……也许,这就是男人的通病吧!

  走出房间之前,我再次提醒道:“早点回家啊,别让你爸担心。”同时,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昨天只说和朋友出去过生日,可没说要彻夜不归,顿时有些急着回家。

  林楠兰面上犹带倦容,星眸半睁半闭,懒洋洋的道:“我爸才不会担心我呢,我一直在公司忙工作,哪有时间理我呀?”

  u最$新#g章节(上;酷ly匠网R

  我立刻无言以对,林楠兰的父亲林士甲确实是工作狂人,虽然非常疼爱女儿,却很少顾家。这也许是我身为成功者必不可少的优点或缺点吧!

  林楠兰又俏皮一笑,嘻嘻哈哈的补充道:“再说我爸要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保证放心。”

  我这一下真的无语了,尽管确实能感受到林士甲对我的好感,还是十分不解这位心目中的偶像成功人士,怎么会对我这个穷小子青睐有加——还这么放心。

  万一有个什么擦枪走火的,吃亏的可是他女儿啊!

  看着林楠兰,我怔了一怔,忽然脱口而出道:“你今天有破财之灾,记得要小心啊。”

  “你说什么?”林楠兰迷惑道。

  “没什么。”我其实也有些不解,我只是看到一缕缕的金光不停地钻出林楠兰的身体,近乎本能的开口,说出了一句自己也不懂的话。

  但我没有多想,只道是自己醉酒的症状没有消失,看花了眼。当下和林楠兰告别,离开了酒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0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