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楞很快就从公司弄到了一个亿,他知道他曾经说过的话,现在已经不能用了,因为千金变了,他不能相信她了,但是他又不得不假装相信她,因为他一如既往的爱她。

  千金本来想一个人去美国的,但是她怕自己走后,崇暮冰又会在万楞身上浪费时间,于是她要求万楞跟自己一起去美国。

  “千金,我现在走不开呀,公司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万楞总是觉得千金似乎有着某一种阴谋,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

  “不是有八大家族吗?不是还有展自强吗?你在担心什么?”千金的口气不是很好,万楞却总是忍受着这样子的千金,他希望用自己的真诚来感化千金。

  “千金、、、、“好了万楞,如果你不想跟我一起走,那么我就此分手,以后也不用再联系了,反正你也不爱我了!”千金的话说的很绝。

  万楞答应跟千金一起去,千金把跟万楞一起去美国的事告诉了崇暮冰,她希望崇暮冰能从此忘掉万楞。

  “千金,一定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吗?”崇暮冰很是舍不得。

  “冰,我会时常给你发电子邮件的!”

  “千金,那让我跟你一起吧!”

  “冰,别这样,我答应你会很快回来的,好不好?”

  “千金,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崇暮冰的眼睛红红的,在这座城市里,她唯一的亲人和唯一在乎的人都要离开自己,她怎么受得了。

  千金抱住崇暮冰,说:“这样吧,我尽快完成自己的事情,我答应你,在你27岁生日的时候我们美国见面,好不好?”

  崇暮冰知道她是劝不动千金的,只好含着冷点点头。

  千金走的时候,拜托过艾爱慕要帮忙照顾崇暮冰的,所以在他们走后,艾爱慕经常过来陪崇暮冰。刚开始崇暮冰是拒绝的,时间久了,她也开始慢慢接受艾爱慕对自己的好,只是始终放不下万楞。

  崇暮冰在千金走后没多久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信件,她以为是千金写给自己的,所以都没有看收件人的姓名就拆开了。

  崇暮冰看完后愣住了,这是一封寄给千金的信,而寄件人则是美国著名的“美华设备机构”,信的大概内容是指千金已经成功完成了游乐设施的学习。这不得不让崇暮冰联想到了万阿雾的死,崇暮冰不得已翻看了千金所有的资料文件,在过去的一年多,千金的确在偷学游乐设施的所有书籍,一个吓人的想法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了。

  崇暮冰给千金发了一个电子邮件:“千金,我是冰,我发现了一件很重要事,可能在邮件里说不清楚,如果你看到了,请马上打电话跟我联系!”

  崇暮冰不能在邮件上留下有关千金的罪行,所以她只能让千金给自己打电话,没多久千金的电话就来了。

  “冰,是我,千金,发生什么事了?”千金在电话里的口气比较平淡,因为她似乎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就是那封她临走前没有收到的信,她猜可能崇暮冰已经看到了。

  “千金,我很想你!”

  “我也是,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千金,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还记得万楞的母亲万阿雾是怎么死的吗?”

  x&看正)I版章F?节I上…酷匠6X网z

  “在游乐场死的!”

  “她是在游乐场玩某个游戏的时候,被抛出去摔死的!”

  “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起这个?”千金的心跳的很快,但语气尽量保持着淡定,如果崇暮冰面对着千金,也许一眼就看穿了,可是在电话里,只听声音,崇暮冰并不能完全肯定,她一直告诉自己,这也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千金,我无意中看了你的信,我以为是你写给我的,所以、、、、“没关系的冰,我不怪你!”

  “我知道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你一直在研究关于游乐设备这种大型的机器,所以、、、、“所以你怀疑是我杀死了万阿雾,对吗?”千金有些生气的说。

  “千金,不是的,我、、、、、“冰,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没错,万阿雾的死的确是我安排的,如果你想告发我,我是不会怪你的!”千金不想对崇暮冰隐瞒什么了,因为这个秘密压在自己的心底太痛苦了,她宁愿拿出来与之“分享”。

  听到千金肯定的回答,崇暮冰手中的电话掉了。千金“喂”了好多声都没有反应,最后才把电话挂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把千金吓到了。

  千金知道肯定是万楞,因为除了万楞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

  “你来了!”千金没有跟万楞住在一起,对他的态度也依然很冷。

  “怕你没吃饭,特意给你带了一些!”万楞把手中提着的饭盒递给了千金。

  千金没有接,淡漠的说:“放在桌上吧,有空我会吃的!”

  “千金,你到底在忙些什么呢?”

  “我的事你不要过问,可以吗?”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跟你一起来美国?”万楞死死的看着千金,想从她的眼神里读懂些什么。

  “你后悔了?”千金的眼神没有任何波澜,有的只是无情的空洞。

  “我不后悔,我只想用我的真心来温暖你这颗冰冷的心,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能原谅我?”万楞是那么的真诚,但是千金的心却丝毫没有被溶解。

  “要你死!”这是千金内心里想说的,但是她不能说,她不能就这样让万楞死了,她要让他在她的部署里毫无征兆死去。

  “原谅你?我为什么要原谅你?你做错什么了吗?”千金故意的,这反而让万楞更加难受。

  “没什么,我说错话了,你忙吧,我先走了!”万楞黯然的离开了,他虽然身在美国,但是也不忘联系国内的业务,他想也许只有工作才能暂时的麻痹自己。

  千金还在想崇暮冰的事,她知道崇暮冰是不会告发自己的。她给崇暮冰回了一个电子邮件:“冰,我知道你会怪我,你会怪我无情,怪我心太狠,但是,你不会明白我的,也许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你也不用明白,我只希望你能相信我,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