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穿着婚纱逃离了这个教堂,她并不伤心,因为她根本不爱展自强,只是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万楞看着千金孤单的美丽背影,他不能去,因为司徒希死了,作为她的知音朋友,他应该留下来陪她。

  “千金,跟我回家吧!”崇暮冰拉住了千金。

  千金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对着崇暮冰一笑,说:“我想一个人,你先回去吧!”

  “千金!”

  “好了,别再说了!”

  崇暮冰知道,千金决定的事谁都阻止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千金离开在自己的视线里。

  千金褪下婚纱,她想,这也许是一个好的结局,她就剩下最后一步了,需要的只是钱而已。

  展自强一直沉浸在思念司徒希的悲痛中,他答应了司徒希临终前的要求,放了焦途亮,他整日不眠不休的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万楞来过好几次,展自强就像当初失去千金的万楞一样,魂不守舍。

  “一个多星期了,你都不向千金交代些什么吗?”万楞再次打扰展自强。

  展自强没有心情跟他讨论这些,就把他逐出家门了。

  “展自强!”万楞大喊,却没有反应。

  崇暮冰刚好也来了,看到万楞,打了声招呼。

  “你也来了!”崇暮冰说。

  “他现在不想见任何人,你先回去吧!”

  “我是来找你们展家还债的!”崇暮冰说,然后用劲的一脚踹开了展自强房间的门。

  展自强和万楞都吓到了,看到是崇暮冰,展自强没有说什么,不然是别人恐怕他就要发火了。

  “展自强,你们展家欠我的,就想这样不了了之吗?”崇暮冰拽起了展自强。

  展自强想甩开崇暮冰,但似乎力气还不够。

  “我怎么欠你了?”

  “不是你,是你们展家上一代的人和现在一代的人!”

  “什么意思?”

  崇暮冰把当初的那封信打开了给展自强看,说:“还记得这封信吧?”

  “嗯!”展自强有气无力的说。

  “老一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你要作何补偿?”崇暮冰紧紧的盯着展自强双眼。

  展自强有点儿从悲痛中醒过来了,他用力的推开了崇暮冰,然后拿过信仔细的看,并没有看出些什么,只是看到落款人的名字是“崇钰蓝”,他有些惊讶了。

  “看到落款人的名字吧?‘崇钰蓝’对不对?”

  “崇钰蓝是?、、、、“没错,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我一直没跟你说,是因为我觉得你们并没有亏待过我的父亲,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这么对千金,就是对我的巨大残忍,我无法容忍!”

  在场的万楞也是惊讶的不得了,这件事他从来不知道,也没有想到崇暮冰居然会跟自己的家有这样的关系。

  “你想怎么样?”展自强算是替他的父亲找到了救命恩人的女儿了,所以他不能恩将仇报。

  “你必须跟千金完婚!”崇暮冰说。

  “不行!”万楞和展自强异口同声的说。

  崇暮冰看看万楞又看看展自强,不屑的一笑,说:“你们还真是亲兄弟呢!”

  “崇暮冰,司徒希刚刚去世,你这样做未免、、、、“住嘴!万楞!你理解千金的伤吗?你不懂,作为亲人的我,必须为她做点什么!”

  “对不起崇暮冰,这个我真的没有办法答应你!”展自强说。

  千金气喘吁吁的赶过来了,崇暮冰把她的事情都告诉千金了,也说要替千金讨回公道,千金拦都拦不住,崇暮冰就走了。

  “冰,你不要瞎闹了!”千金喘着气对崇暮冰说。

  “千金,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难过吗?我才不能允许展家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你,如果不是我的爸爸三番两次的救了他们的爸爸,哪里会有他展自强和万楞的今天,他们兄弟俩都对不起你了,我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崇暮冰盯着他们俩恨恨的说。

  千金看了一眼展自强,说:“他无需再娶我,因为、、、、因为我也不爱他了!”

  “怎么会?”崇暮冰不相信的眼神看着千金。

  千金为了不让崇暮冰再对万楞有任何想法,她只能说出让崇暮冰伤心难过的话。

  “对不起自强,对不起冰!”千金看了看展自强,又看了看崇暮冰,最后视线落在了万楞的身上,说:“因为我心里始终放不下的是万楞,我做不到真的跟展自强结婚,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欺骗自己的感情了!”

  万楞高兴的笑了,他等千金说这样的话都等了那么久,今天终于证实了自己的坚持是没有错的。千金的话一说,崇暮冰的整颗心都凉了,她多么不希望是这样的,可最终还是这样的,注定她没资格。

  “对不起冰,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万楞,尤其是最近,你们走的太近了,我不能让这个男人占据你的心,他不配!我不会让他活得太久,你不要怪我!”千金在心里默默的忏悔。

  “千金,你说的是真的吗?”万楞看着千金。

  千金似乎又恢复了以往天真的笑容,对万楞点点头。崇暮冰拿走了展自强手中的信,然后就离开了。

  崇暮冰走后,千金马上就变了脸色,她那伪装出的笑容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万楞,你跟我来!”千金冰冷的态度,让万楞的心又恢复到了正常的难受。

  “我需要一笔钱!”千金直白的对万楞说。

  “你要多少?”

  “一个亿!”千金一开口,万楞就愣住了,这个数目对万楞来说太大了。

  “这个数目太大了,我、、、、“你只需要告诉我行不行,就可以了!”

  “千金,可以的,但是,你能告诉我你要这么多钱来干什么呢?”万楞知道,这也许是他欠她的,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给她。

  “你忘了你说过的吗?”千金盯着万楞,万楞不理解的样子让千金很生气。

  “你说过不管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一如既往的相信我,此生绝不怀疑,是这样的吗?”千金把当初在大三的时候,万楞对她说的话念给了他听。

  万楞点点头,他怎么会忘记自己对千金说过的话呢?

  “是的!”

  (酷匠V$网t|永Yh久免费!看●小zi说/:

  “那么,你尽管相信我就好了,钱要尽快,因为我现在就需要!”千金对万楞说完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