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龙县的事情结束以后,他们也都回海城了。展自强也正式广发请柬,确定了婚礼的日期。

  “自强,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千金依偎在展自强的怀里,感激的说,其实正如万楞所说,她并不爱展自强,嫁给他无非是想得到某些帮助。

  展自强一心想娶千金,真的要到这一天,他却又有些疑惑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真心想要的,他觉得自己在亏欠一个人。

  司徒希受到请柬的时候,她的心彻底的碎了,一直坚强、孤傲的她终于掉下了眼泪,她坚韧了那么多年的泪,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她难过、撕心裂肺般的痛。

  “别喝了!”酒吧里,司徒希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但似乎一点儿要醉的感觉也没有,拿走司徒希杯子的是焦途亮,这个很少出现的人。

  “是你?”看清了焦途亮的样子,司徒希傻傻的笑着。

  “你就那么爱展自强吗?”

  “不爱他难道爱你啊?”

  “你以为就只有连贝勒一个人喜欢你吗?我也喜欢你,可是你、、、、“够了焦途亮,别在我面前提连贝勒了,你一点儿都比不上他!”司徒希夺过酒杯,一口就灌进了肚子里。

  焦途亮把司徒希杯中又倒满了酒,然后夺过来自己喝掉了。

  {看“e正ii版S{章节上c‘酷1-匠|‘网w

  “司徒希,你太自我了,太强势了、杀手界所向披靡的‘毁灭’居然就是你?你这样厉害的女人,我都觉得有点高攀不起了!”焦途亮说的都是实话,不管他有多喜欢司徒希,但是他知道他控制不了这样的女人,即使是展自强也控制不了。

  司徒希笑了,她喜欢被人这样夸,她又喝了一杯。

  “没错,这就是我,所以没人喜欢、没人疼,我只能不停的强大自己的力量,我只能自己保护自己,我只能、、、、说着说着司徒希又难过的流着泪。

  这样娇弱的司徒希,焦途亮好想拥入怀里,他觉得要是司徒希没有那么强势、没有那么强大,他一定会把她放在手心里的。

  焦途亮想抱住司徒希,却被司徒希用劲的推开了,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把对自己好的人拒之于千里之外。

  “我们三个人一起长大,是最好的朋友,可我却爱上了最后来的展自强,一个背叛我们的人,我明明是恨他的、、、、明明是恨的,我恨不得杀了他、、、、这一晚他们聊了好多,第二天就是展自强和千金的婚礼了。

  “千金,你好美呀!”千金穿着婚纱,崇暮冰看的都陶醉了。

  千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勉强的笑了笑,不知不觉她想到了万楞,曾经答应她毕业后娶她的人,她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万楞,而如今,她恨透了这个人。

  “冰,我希望用不了多久,我也能看到你穿上婚纱的样子!”

  “千金,我还不想呢,我要看着你永远幸福下去!”

  “强龍”集团的展自强结婚,几乎各方的黑白道势力的人都来了,热闹非凡,未婚的女人们都羡慕死了。

  展自强有点焦躁,毕竟人生中的第一次。

  “你很紧张吗?”司徒希有点儿冷嘲热讽。

  “希,你怎么在这?”

  “你不是一向叫我‘司徒希’的吗?”

  “今天是我大婚,我知道、、、、“嘘!别说,不管你想说什么,我都不想听,我只想好好看你最后一次!”司徒希盯着展自强,一夜未睡、还流了一夜的泪,现在的眼睛很肿。

  展自强觉得司徒希的话有些什么不好的征兆,他紧张的看着司徒希,说:“为什么这么说?”

  “放心,我不会为了你自我了断,我只是不想再待在有关于你的世界!”

  “你要走了吗?”

  “我要走,谁都留不住!做好你的新郎吧!”司徒希不能再多看展自强了,因为看到他,她就会忍不住的心痛。

  婚礼很快就开始了,挽着千金进教堂的不是别人,就是崇暮冰,因为现在的千金就剩下这唯一一个亲人了,她只信奈她,所以让在场的人都窃窃私语。

  就在千金快要走近展自强身边的时候,一个快速的身影来到了展自强面前,一把雪亮的匕首就要插进展自强的心口,没有丝毫的犹豫。但是动作再快的他,也不如司徒希,司徒希时时刻刻不在关注着展自强,她的眼里只有他。

  匕首插进去的时候,焦途亮才看清眼前的人并不是展自强而是司徒希。

  展自强有片刻间朦了,他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来的太快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徒希已经躺在他面前的血泊里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敢想象居然会有人来刺杀展自强,这简直不要命了。

  “这是我最后唯一能为你做的,不要怪亮,原谅他,他永远都是我的亲人!”展自强把司徒希拥在怀里,他的声音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崇暮冰和千金难过的没去打扰,因为她们都知道司徒希最爱的是展自强。

  “希!司徒希,求你,求你不要离开!”焦途亮摘下面罩,拉着司徒希的手,却被展自强用力的推开了。

  “你不配!”展自强大声的怒道,然后就出现了很多黑衣人把焦途亮带走了,焦途亮反抗着,他不能扔下司徒希。

  司徒希摇着头,似乎在求展自强不要为难焦途亮,她不仅是身体受伤,连心都伤的不再完整。司徒希难过的闭上了双眼,不再挣开了,焦途亮怕杀不了展自强,在匕首上涂了剧毒,所以司徒希连多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展自强抱着司徒希的身体大声的痛苦,他一直不清楚自己对司徒希的感情,他不是不爱,他是不敢,直到司徒希的离去他才明白自己对司徒希是有爱的,只是这份爱明白的太晚,再也回不来了。

  婚礼变成了葬礼,展自强整个人都陷入了悲痛,千金没有跟他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因为她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他对司徒希的爱,再留下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千金!”崇暮冰追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